学术观点

以计算机网络的视角审视游戏独特的传播魅力 ——communication一词的两种翻译

作者| 熊硕 华中科技大学 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讲师 游戏学博士 从古自今,围绕着如何高效地传递这一话题,人类一直在不懈地探索科学并试图解释其中的原理。理工科出身的我对于克劳德·E·香农的理解,一直认为他是信息论之父,以及我们游戏人工智能领域,直到我工作后接触了传播学,才惊讶地发现香农的名字也出现在人文社科的书籍当中。 香农和另一位信息学者瓦伦·韦弗在他们《The Mathematical Th

为何互联网需要学会遗忘?

最近,因为自己的「黑历史」被扒而遭遇网络暴力的人越来越多了。无论明星还是普通人,无论博取流量还是为爱发声,似乎都难逃群众们目光雪亮的检视。当下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不算数,算数的是你三年、五年前做过的事、说过的话。   始终如一、言行一致确实是良好品德体现,但到了互联网时代却有些变味甚至让人产生不安。   除了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朋友圈三日可见之外,微博作为广场式社交工具也上

11000个网友,在过去三年里一起养了一盆花

互联网诞生之初就激发了人类对其乌托邦式的想象。人们似乎终于能够进入科幻小说中所描绘的世界,脱离身体桎梏和渠道限制,让自己的思想自由地流入网络,传向四面八方,同时和无数的他人连接,参与各种虚拟的线上活动。   但现实却十分骨感,在当今的许多场景下互联网似乎印证了勒庞在《乌合之众》中的预言——网民缺乏理性,是松散的个体,容易被情感操纵,盲目且容易陷入极端。   然而,并非所

从《陈情令》看「爆款」古装剧新思路

作者 | 陈孟 腾讯研究院研究员   今年夏天,古装剧《陈情令》掀起了一场风靡海内外的追剧热潮,成为现象级的「爆款」剧作。截至目前,该剧的豆瓣评分破8,超过60万人评分,成为豆瓣历史上评分人数最多的电视剧;在国外评分网站MyDramaList上名列所有亚洲剧评分第一名,单日播放量超过两亿,创下今年网剧播放量新纪录。从优良口碑、「出海」成绩和收官后持续蔓延的热度来看,《陈情令》无疑

​智能时代需要「向善」的技术伦理观

作者 | 司晓 腾讯研究院院长 本文首发于2019年8月14日《学习时报》   随着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智能时代的大幕正在拉开,无处不在的数据和算法正在催生一种新型的人工智能驱动的经济和社会形式。人工智能能够成为一股「向善」的力量,持续造福于人类和人类社会,但也带来了隐私保护、虚假信息、算法歧视、网络安全等伦理与社会影响,引发了对新技术如何带来个人和社会福祉最大化的广

杀毒软件「消亡史」

对于很对80、90年代的孩子来说,瑞星的小狮子就是他们童年时对计算机最深刻的印象。 2017年,网上还传出了「去掉杀毒与防火墙功能」的桌面小狮子供大家怀念往日时光。 如今上网的人们恐怕大多数都不会记得那只在电脑右下角模仿各种动作的狮子了。众多免费的杀毒软件让曾经的杀毒软件洗牌,但随着近些年技术的变革,似乎杀毒软件无论免费与否都已不再是装机的必备软件之一。 那是什么推动的时代前进,让曾经每

AI在婚恋领域是怎么起作用的?

背景 众所周知,日本社会老龄化十分严重,而众多年轻一代别说生育了,连结婚谈恋爱的动力都没有,这一状况让日本各界苦恼不已。   2018年12月起,日本政府针对20-40岁、有结婚愿望的3980位未婚男女进行了问卷调查,并通过日媒,于今年1月8日公布了这份关于日本人结婚倾向的调查结果。调查显示,只有27%的人认为“结婚是理所当然的”,回答“可以不结婚”的占68%,认为“即使结婚,也可

腾讯首席探索官:地球再造,迎接2050年100亿人口 | 详解FEW系列(一)

作者 | 网大为 腾讯首席探索官   我们生活在一个令人振奋又充满挑战的时代。信息从世界任何一个角落流向我们的上网设备,无论是想法构思还是当务之急,都以光速闪过我们的屏幕,各种社会问题、娱乐选择和新鲜体验都在希望得到我们的注意力。这些由技术时代推动而来的机会和刺激,常常与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上班、养家、赚钱过日子等更为平凡的责任并列摆放在一起。   一边是挣钱养家满足日常所

人工智能为什么一定要有身体?

人类是一种具备丰沛想象力的生物,无论是对自我还是他者,对过去还是未来,皆是如此。当面对“人工智能”这种新事物时,人类的这一点特性体现得尤为明显。   早在希腊神话中,诸如“黄金机器人”这样的智能机器就已经出现。传说火神赫准斯托斯为了招待上帝,通过金属加工和手工工艺铸造了24个铜三脚架,它们能够凭借金色的轮子自我驱动、四处走动,这便是人工智能最早的雏形。   而在今天,人

AI也需要做梦吗?

所有人都会做梦。人在睡眠的时候,脑细胞同样也进入了休息和放松的状态,但有一部分脑细胞并没有完全休息,一些微弱的刺激就会引发它们的活动,从而让人们进入梦境。   在大多数情况下,梦是使人愉快的。当我们睡觉时,我们记忆中的视觉和音频碎片结合成无意义的片段和全新的故事。松散的回忆瞬间融合了生动、形象的场景,在梦中我们会与已知人物形成的角色进行互动。   做梦并不是睡眠的副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