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数字竞争力

后疫情时代的人力共享与未来就业新探索 | 数字化转型线上策略会第2期

2020年3月12日,由腾讯研究院发起的数字化转型线上策略会第2期召开,本期主题聚焦于“后疫情时代的人力共享与未来就业新探索”,会议邀请产业界、学术界和研究机构的八位嘉宾,围绕这一主题展开深入探讨,分享“灵活就业和共享用工”领域新的经验与研究成果,对于后疫情时代及数字经济时代的未来就业新探索进行思想碰撞。 新冠疫情以来,企业之间互助的共享用工成为热议话题。餐饮、旅游等线下行业暂时歇业,大量闲置员

腾讯研究院司晓:新基建下产业互联网发展新图景|企鹅经济学

作者 | 司   晓   腾讯研究院院长 作者 | 吴绪亮  腾讯研究院首席经济学顾问   【编者按】针对当前热议的新型基础设施建设问题,腾讯研究院司晓院长和吴绪亮博士于2020年3月19日在《财经》撰文,从理论视角对新基建的范畴划定、政府与市场的作用、新基建与数字经济以及产业互联网的关系等等问题进行分析。他们研究认为: 其一,判断新基建范畴划定的简单方法,就是看其是否能更加

远程办公,会是现代公司的终局吗?

2020年初,一场疫情冲淡了所有人对春的喜悦。几乎没有哪个行业或哪家公司能够独善其身。 但唯有“线上办公”这一赛道,是疫情十足的受益者。上亿用户涌入了他们平时不怎么用的办公App,通过之前并不熟悉的远程在线办公来完成自己的工作。 这些工具及其背后的公司、组织与人员的坚持是可贵的,正是因为他们才使得疫情期间的许多社会与商业运作能够顺利运转。 如果我们将线上办公的应用阶段化为三个阶段,那

“新基建”: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干?

作者 | 闫德利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对“新基建”(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中央谋篇布局已久。2018年12月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自此一年多时间内,中央先后有8次重要会议对“新基建”进行了强调。尤其最近三个月就有4次之多,如附表所示。国家高规格频繁表态“新基建”,我们不禁要问:“新基建”是什么?为什么重

发力“新基建”是实现多重战略目标的关键之举

作者 | 马源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研究员   近日以来,国家加快推进新型基础设施建设(“新基建”)的举措在社会上引起高度关注。“新基建”的重点是以5G、工业互联网、数据中心、物联网等为代表的新一代信息基础设施,以及利用数字技术对传统“铁公机”基础设施的数字化智能化改造。发力“新基建”是立足当前,应对疫情冲击、促消费、稳增长的有效手段,更是面向长远,构筑数字经济创新发展之

以强化政策协同保障“新基建”高质量发展

作者 | 王   磊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市场与价格研究所副研究员            吴绪亮 腾讯研究院首席经济学顾问   近来,“新基建”在产业界和资本市场的关注度陡然升温,被视为对冲当前经济下行压力、构筑科技创新和产业升级之基、支撑经济体系现代化的关键领域。国家加快“新基建”推进步伐,有其现实需要和战略逻辑,但有效推进“新基建”高质量发展,需要统筹解决好战略如何有效统筹、资金如何有

远程办公能否成为长期趋势?

作者 | 徐思彦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郜若璇 腾讯研究院助理研究员    主要观点: l  中国远程办公的缺位,并非由于技术上的差距。远程办公SaaS系统部署不足一定程度上反应出企业决策者对远程办公认知程度不够。 l  以职业经理人为中心的企业文化,思考的更多是如何对劳动力实行更有力的管理。而远程办公为代表形式的相对

互联网本质的经济学洞察 | 腾研读书

作者 | 刘金松 一场突然而至的疫情,让互联网与社区治理、在线医疗、远程办公等多种场景的融合进一步加速。消费互联网繁荣之下,数字化依然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 互联网在过去20年的发展,一方面满足了人们在消费领域的众多痛点,催生了大批新模式、新平台、新产业。但另一方面,互联网本身所具有的高成长性、规模效应、强竞争性等特质,也在不断改变着我们对已有观念的认知。 从经济学视角,该如何看待互联网高速成

如何理解“新基建”的意义?

作者 | 田杰棠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创新发展部副部长、研究员 自中央多次提及之后,“新基建”已经成为社会关注热点,资本市场以及各大证券公司更是视之为宏观经济疲软大背景下的一颗“救命稻草”。这当然有“忽悠”的成分在里面,但是对于新经济、新动能而言,还是有着不可忽视的重要意义。   一、关于“新基建”的三重解读   理解“新基建”,首先要知道它的具体指向是什么。目前来

审视“基因编辑”:社会文化的技术隐喻

编者按:技术平民化趋势降低了技术应用的门槛,但同样带来许多问题。2019年基因编辑技术引发的广泛争论,让我们认识到技术滥用的风险。我们对基因编辑的担忧和恐惧,一方面是因为技术本身的不成熟与危险性,也是因为整个社会对基因问题的态度尚处于一个模糊地带。如本文作者所说,当我们在讨论技术伦理的时候,所涉及的并不仅仅是技术本身。技术被打上了社会文化的烙印,也只有将其放进社会文化的语境中才能理解。 这是“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