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前沿

互联网前沿40

互联网+制造是以互联网为核心的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制造业的深度融合所形成的产业和应用生态,大数据及云计算平台是实现产业应用的重要基础,基于大数据及云计算平台可以对海量制造业数据价值进行挖掘,实现生产智能决策、业务模式创新、资源优化配置和产业生态培育。 互联网+制造平台是跨制造产业、信息通信产业等的信息交汇与聚合枢纽,是互联网+制造的核心环节,也是当前制造业和信息通信产业各路巨头战略布局的重要方向,众

作者: 2017-09-19
数字教养指南: 如何成为合格的数字时代父母


数字原住民:在互联网时代,网络和数字媒体成为儿童成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互联网及其催生的产品和服务,深刻影响了人类社会的方方面面,交流和交往不断在线化。生活或者出生在其中的儿童和未成年人亦不可避免地受到影响。《数字原住民》(Born Digital: Understanding the First Generation of Digital Natives)一书提出,今天的儿童和未成年人已经是数字原住民,网络和数字媒体的使用与他们的成长息息相关。作为网络原住民,他们在以新的方式思考、互动、学习和交往。他们被称为划屏者,在积极参与娱乐和信息的分发。在一些重要的事物上,年轻人成为了权威,从工作场所到交易,从教室到卧室,从投票站到总统办公室,年轻人在改变一切。
  《第八次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调查报告》显示,自2011年以来,我国未成年人互联网接触率持续保持在90%以上,而且首次触网年龄呈低龄化趋势,56.4%的未成年人首次接触互联网是在10岁以前,互联网继续向低龄人群渗透。不可否认,互联网对未成年人的积极影响是多方面的,网络和数字媒体已然成为了儿童成长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在另一个层面,儿童在网络世界中还面临着一些问题,诸如网络色情和暴力、网络欺凌、网络欺诈、不良上网行为和习惯、网络游戏过度使用等问题影响儿童身心发展。在这样的背景下,世界各国都注重儿童网络保护,不同程度地建立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制度,从立法、行政监管、行业自律等多角度出发,全数字父母:交往的数字化和网络化呼吁家庭教养2.0(数字教养)
  但在儿童网络保护上,父母的作用和角色却被忽略了。事实上,对于儿童的网络和数字媒体使用,父母是最直接的,也是最重要的调停者(mediator),而非政府、学校、互联网企业等其他主体。在儿童网络和数字媒体使用习惯的塑造上,父母发挥着核心作用。但前提是父母需要成为合格的数字父母(digital parent)。研究表明,父母确实影响儿童的身心成长。另一项研究表明,父母对孩子提问和活动的反应显著影响父母子女依恋关系,而这在数字媒体的使用过程中指导着儿童的感知、情绪、思考和期待。更进一步,认知能力、伦理价值、防卫能力、情绪情感等儿童在某个发展阶段的特征是多种因素以复杂方式作用的结果,最重要的六个因素包括:(1)先天的生理模式即所谓的脾性;(2)父母教养和人格;(3)参加的学校的质量;(4)与同辈的关系;(5)在家庭的排序;(6)以及童年晚期和青少年早期度过的历史时期。这些研究足以表明好的数字教养在儿童数字成长中的重大意义。
  父母有责任积极参与到未成年人的教育当中,而这理所应当包括对未成年人上网行为和习惯的管教和引导。父母教养未成年子女的关注焦点需要从线下向线上转变,更加重视家庭教养2.0即所谓的数字教养(digital parenting)。这一方面是因为儿童的成长和发展已经日益离不开网络,另一方面是因为家庭生活日益媒体化,电脑、平板、手机等各种交互式设备占据了大量的家庭生活时间。
  然而现实是,很多父母缺乏对其未成年子女进行数字教养的意识,或者不知道如何做好数字父母。譬如,笔者此前曾在网上看到一个广为流传的小视频,在其中,当把智能手机一给那个小孩,他立即就不哭了;当把智能手机从其手中夺走,他立马就放声大哭。手机越来越多地被作为让儿童“闭嘴”、冷静下来或者占用其注意力的一个“封口玩具”。此外,网络和数字媒体的弥漫带来了共同在场(co-presence)问题,彼此虽然处在同一物理空间,但却忙着各自的网络交往。父母和未成年子女独自使用数字媒体的时间变多了,他们之间进行交流的时间变少了,他们之间的“品质时间”也就成了稀罕。但是家庭交流和家庭环境是十分重要的,因此需要父母参与,需要父母和孩子共同学习(co-learning)。共同学习对于网络和数字媒体的使用尤其重要,因为孩子作为数字原住民,比作为数字移民的父母更加熟悉网络。
数字父母调停、干预未成年子女网络和数字媒体使用的几种方式
  所谓数字父母,是指在其日常活动中使用一个或者多个数字媒体应用/设备,尤其是在子女教养中。如前所述,在未成年子女的网络和数字媒体使用过程中,父母是最直接、最重要的调停者和干预者。数字父母的调停、干预作用受多种因素影响,包括数字技术的实践,比如可负担性、对技术好处和陷阱的知识。
  研究表明,对于未成年子女的网络和数字媒体使用,数字父母通常采取以下三种调停方式之一。其一,限制性调停,涉及对内容的规则和禁止,比如禁止浏览、访问某些内容。其二,指导性调停,意味着父母建议并指导什么可以看,什么不可以看。其三,共同浏览,父母和未成年子女一起体验数字媒体,这被年龄较大的未成年人认为是直升机式的教养,直升机父母由此得名。
  父母调停的方式因性别、父母/儿童年龄、受教育程度而异。比如,在媒体使用方面,母亲比父亲更多采取调停措施。再比如,研究表明,在游戏使用方面,男孩和年龄较小的青少年相比女孩和年龄较大的青少年受到更多的限制和控制。然而,另一项研究表明,就一般互联网使用而言,父母调停更多针对年龄较小的子女和女孩,而非年龄较大的子女和男孩。父母调停的需要随着未成年子女年龄的增长而减弱,年龄较大的儿童的父母相比年龄较小的儿童的父母更少采取调停措施。此外,受教育程度显著影响父母调停的方式,受教育程度较低的父母更多为其未成年子女的互联网使用设定更多的内容限制。更进一步,具有更多计算机或者互联网技能的父母更加意识到数字媒体的安全问题,常常在电脑和其他设备上下载安全和保护软件,确保未成年人的安全。
  归结起来,在数字教养中,父母不是单纯在家庭中限制儿童的网络和数字媒体使用,而是担当中间人,帮助儿童数字文化(digital culture)的在线呈现和言谈。这意味着父母在其未成年子女网络和数字媒体使用过程中需要给予适当的指导和引导,帮助塑造儿童的数字文化和数字公民形象。父母中间人的角色,在定位“当然”这一概念时,处理意识形态这一紧张关系:交互式设备的触摸屏或者未成年子女的数字敏捷(digital dexterity)。
需要对儿童和未成年人进行数字教养的方法论和指引
  如前所述,父母对其子女的教养不能继续停留在线下模式,需要向家庭教养2.0转变,加强数字教养。在这一方面,美国、欧盟等国家的行业组织发挥了重大作用。比如,美国的非营利机构家庭网上安全机构(Family Online Safety Institute)通过研究报告、父母指引、指南文件等多种方式帮助父母做好合格的数字家长(Digital Parents)。
  (一)培养数字教养技能
  加强对技术和网络活动的了解对于在数字时代为儿童提供指引是非常重要的,美国家庭网上安全机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并创建了“怎样成为好的数字父母”项目,旨在引导父母和其他监护人能够自信地和孩子一起浏览网络,加强父母对儿童在网络上可能遇到的危险、伤害和收获的理解,并提供减轻此种危害的方法,以便父母和孩子都能收获数字科技带来的好处。该机构为父母提供了一份指引——《做好数字教养的七个步骤》,具体如下:
  第一,加强与孩子的沟通。在沟通时要心平气和,要注意尽早沟通、经常沟通,同时要心态开放,有针对性地进行沟通。多站在孩子的角度思考出现的问题,了解孩子的问题并思考问题的原因,不要一味以命令者的口吻,而应当在充分了解问题的前提下正确地引导孩子。
  第二,父母需要进行自我教育。对于自己不理解的事物要上网搜索,探索APP、游戏和网站,探索关于如何做好数字教养的建议和资源。在对技术和网络没有比较客观的理解的情况下,一味地拒绝或禁止是非常不可取的。父母需要开放心态,跟上时代的步伐。事物的发展往往具有两面性,只有充分认识到其中的利弊才能发挥出技术的优势,并预防技术带来的负面影响。当然这个了解的过程是循序渐进的过程。网络中有非常丰富的资源,父母可以在网络中求助,加深对技术的了解,获得关于数字家教的建议和资源。
  第三,利用家长控制。在操作系统、搜索引擎和游戏中激活安全设置,利用孩子手机、平板、游戏机上的家长控制工具,监测孩子的网络使用行为及其屏幕使用时间。通过技术手段对孩子网络使用情况进行监测是非常好的方式,确保父母享有控制权,即使在父母不在孩子身边的情况下也能进行实时监测和控制。父母应学会使用家长控制工具,有效控制孩子使用网络的时间,预防过度使用网络对孩子身心的伤害。
  第四,制定基本规则,并做出制裁。签署家庭安全协议,为孩子使用网络和科技产品设定时间和地点限制,必要时做出制裁;与孩子协商确定使用网络的时间和地点限制并签署协议,制定相关惩罚措施,以此为孩子设定行为规范。这既能够让孩子学会遵守行为规范,培育孩子的规范意识,又能够为家庭网络安全培育良好的环境。
  第五,加好友并关注,但不要追踪。在社交媒体上添加孩子为好友,尊重他们的网络空间、不要过度干预,鼓励孩子培养良好的数字形象和数字公民身份。添加孩子社交账号为好友可以很好地关注孩子的生活动态,进一步拉近亲子之间的距离,同时要尊重孩子的个人空间,不要让孩子感觉到太大压力;鼓励孩子注重在网络中树立良好的数字形象,让他们在发动态之前思考呈现出来的是否是希望大家看到的自己的形象;告知他们社交媒体在今后就业及学术深造中可能具有的影响力,要注意正当行为,因为社交网络活动在未来可能作为个人的背景资料,在就业或学术深造中成为评判个人的依据。
  第六,探索、共享并庆祝。与你孩子一起上网、共同探索其网络世界,善于利用新的沟通工具,向孩子学习并乐在其中。人们的社会生活比之前更忙,父母和孩子之间的“品质时间”成了稀罕。因此需要父母参与,和孩子共同学习。共同学习对于数字媒体的使用尤其重要,因为孩子作为数字原住民,比作为数字移民的父母更熟悉网络。与孩子一起探索网络世界,分享各自的心得和收获,度过有质量的亲子时光,家长可以在这一过程中向孩子学习并以自己的生活经验进行引导,这是促进彼此交流的好方法。
  第七,做好数字模范。父母需要控制自己的不良上网习惯,知道何时该下线,向孩子显示如何在网上协作和创造。父母的行为对孩子行为有着示范作用和指引作用,父母应树立自身的积极数字形象,删除个人数字媒体中自己不喜欢的状态,多发表、传递正能量的状态,比如社区中发生的好人好事、对朋友的赞扬等等;同时合理安排自己的网络时间,向孩子展示如何利用网络中的工具进行创造,启发孩子的创造能力和实践能力。
  (二)学会预防并教导儿童应对网络欺凌
  作为一个自由开放的平台,网络世界的匿名性和隐蔽性使人们感觉不受约束,尤其是考虑到网民素质的良莠不齐,人们在社交媒体中很可能会遭遇到一些无礼的谩骂和威胁,这对于心智尚未完全成熟的青少年是非常有负面影响的。有鉴于此,欧洲娱乐分级委员会(ESRB)以及终结网络欺凌委员会(ETCB)对于网络中出现的不正当行为提供了相关建议措施,为父母了解并预防青少年遭受网络欺凌提供了指引。
  欧洲娱乐分级委员会(ESRB)在其家长资源中心对父母提供的指南中指出,面对这样的情形时,家长应当教导孩子如何抵制网络中的不当行为以及网络欺凌。比如,告知孩子在网络中遇到粗俗语言攻击时应及时告知父母,父母可以向后台或网络服务提供者进行投诉,同时确保提供尽可能多的信息和证据;家长也应注意关注孩子的行为,可以通过观察小孩的行为知道孩子是否可能遭受到网络欺凌,比如电脑使用的变化,焦虑或抑郁,不愿去上学或社交,若是出现类似警示信号时,应及时与小孩沟通并进行开导,促进问题的解决。
  终结网络欺凌委员会(ETCB)是旨在打击现代先进技术中网络欺凌行为的非营利组织,在其官网中提供了应对网络欺凌的丰富的方法和案例,其中包括指引家长预防网络欺凌的建议。
  首先,家长应尽早开始对小孩进行网络安全教育,并在沟通时保持耐心。毕竟小孩从蹒跚学步时便看到父母使用各种电子设备,因此当孩子一开始使用电脑、手机或任何移动设备时,父母就可以跟他们讨论关于网络行为、安全的问题。沟通时要保持诚实、开放的环境,给予支持和积极的态度。孩子都希望父母能帮助指导他们,学会倾听并考虑孩子的感受会使沟通更加顺畅。研究表明当孩子想获得重要信息时最依赖他们的父母,因此良好的沟通是保护孩子上网安全的最好方式之一。抓住每一个能和孩子讨论网络问题的机会来开启这一话题,而不是等待孩子开始这一话题,比如青少年上网或观看手机电视节目时可以讨论在类似的情况下应当做什么或不应当做什么;看到关于网络诈骗或网络欺凌的新闻故事时也可以开始讨论自己的经验和期望。沟通时保持耐心,大多数孩子需要听到重复、少量的信息时才会记得。
  其次,为父母提供关于孩子使用社交媒体的建议。检查孩子的网友名单,可以将孩子的网友名单限制在熟人范围内。研究发现攻击者通常不会假装成小孩或青少年,大多数是陌生成年人,青少年应毫不犹豫封锁他们。父母应鼓励孩子如果感到被人威胁或者因为网络上的东西感到不舒服时要及时告知自己,这时可以将问题报告警察或者社交网站,大多数网站都有用户举报辱骂、可疑或不当行为的链接。同时,父母还应鼓励孩子帮助阻止网络欺凌,如果看到其他遇到网络欺凌的小伙伴,可以试着通过不参与及告知欺凌者停止这种行为进行阻止,还可以通过将网络欺凌行为向网站举报进行阻止。
  最后,父母应教导孩子网络礼节。教导孩子在网络中保持礼貌和生活中保持礼貌同等重要,发消息时应注意“请”“谢谢”等基本的消息用语,同时要注意语气,在网上使用所有的大写字母,长行的感叹号,或者粗大的字体相当于大喊大叫,而大多数人不喜欢咆哮。
  (三)教导儿童在网络中学会保护个人隐私
  儿童在很小的时候便开始接触联网设备,其个人隐私和安全是非常值得重视的问题,对保护儿童个人安全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欧洲娱乐分级委员会(ESRB)在其家长资源中心提供了在线和手机隐私的相关建议,主要内容为:
  首先,告知孩子不要分享任何个人信息。确保孩子知道不会告诉任何人他们的真实姓名、密码、金融数据、生日、家庭住址、电话号码、学校或父母工作单位。告知孩子在注册游戏网站或手机软件时要谨慎提供信息和许可,考虑信息将用于什么用途,将被分享给谁,提供的信息是否是必要的,如果有任何疑问可以咨询游戏隐私政策以获取这些答案。
  其次,总是输入正确的孩子出生日期。因为输入错误的出生日期可能导致开发商或网站运营商设计的封锁搜集儿童个人信息和不适当广告投放的安全措施失效。
  再次,使用设备设置和控制工具保护相关隐私信息。比如,禁止站内购买或者通过设置密码限制购买APP,关掉定位设置,限制网络访问或数据使用等等。
  最后,当玩在线游戏或者在社交网络发布消息时确保孩子理解怎么安全地分享他们和他们的朋友的照片、视频和评论。
儿童数字成长需要各方共同努力
  技术的发展往往有利有弊,数字时代的儿童比之前的儿童更早接触互联网和数字媒体。这些新技术在丰富儿童的学习、生活,扩展儿童视野的同时,也带来诸多问题。而且,儿童首次接触网络的年龄越来越趋于幼龄化,父母作为最直接的、第一位的调停者和教导者,需要负担起自身的责任,加强数字教养,培养儿童的数字素养。从以上国外的相关经验我们可以获取以下几点重要启示:
  第一,父母首先应做到的便是要了解技术、了解孩子,接受网络文化差异,避免强制同化。如今数字生活成为儿童生活的一部分,父母除了了解他们现实的生活之外,还需要了解他们的网络生活、数字轨迹,密切关注他们的网络动态,并与孩子多沟通,多从孩子的角度考虑问题,搭建亲密沟通的桥梁才会便于发现问题并解决问题。
  第二,约定规则,签署家庭数字和移动媒体协议(family digital and mobile media agreement)。多与孩子进行协商,互相说出自己的想法并进行讨论,增进彼此的理解,同时能够树立规则意识,对孩子使用网络的时间和地点进行限制,可以规定孩子在家使用电脑时必须有成年人在旁边,确保上网安全。同时通过设置家长控制工具监测孩子网络使用时间和行为。
  第三,重新认识“共同学习”的重大价值。一些父母并未意识到做好数字父母的重大意义,因此在一些场合往往将手机当作封口玩具,带来共同在场即“身心异处”的问题。但实际上,网络世界远比现实世界复杂、多变,危险和威胁是无处不在而又隐秘的,未成年人尤其是年龄较小的儿童很难在其中做到游刃有余。因此强烈建议父母在网络世界中给予孩子更多有质量的陪伴,在共同学习的过程中,帮助儿童形成良好的数字文化。
  第四,做好数字模范。如前所述,父母质量对儿童身心成长影响甚大。因此,父母在网络世界应为孩子树立模范,培养良好的网络习惯,合理安排网络时间。数字时代的数字父母的示范作用更加重要,在一个充满诱惑和技术变革的时代,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其指引对孩子的身心发展非常重要,树立积极的数字形象,孩子便也能从中学习和成长。
  第五,保护孩子网络安全,包括保护个人隐私和避免访问有害内容以及免受网络欺凌等等。教导孩子隐私的重要性,以及如何在网络中保护个人隐私,可以在网络中了解相关数字媒体服务的隐私政策,帮助孩子安全上网;同时教导孩子在面对网络欺凌时大胆告知父母,并可以将之报告给网络平台,注意孩子可能遭受网络欺凌的信号,及时发现问题并促进问题解决。
  此外,笔者曾在《儿童使用手机影响研究:好处、坏处及未知方面》一文中提出儿童使用手机、平台等交互式设备的五项指南,也具有很强的指导意义。这些指南包括:(1)手机、平板等交互式设备可以为教育小孩提供机会,但父母应当决定什么技术和内容最适合他们的小孩,为其小孩使用手机设定规则,并回避移动设备上的暴力;(2)应当建议适合于不同年龄的教育性内容;(3)鼓励父母自己首先尝试游戏、APP等,与小孩一起玩,并在事后询问其效果;(4)强烈建议父母和小孩一起使用交互式媒体,而非让小孩独自使用;(5)预留必要的家庭时光,或者实行必要的“手机斋戒”。
  最后,数字父母是其孩子数字生活的积极伙伴,必须为未成年子女的互联网使用树立典范。除了教授孩子互联网技能,数字父母还需要在上网安全、数字公民等方面给予孩子指导。第44任美国总统奥巴马曾呼吁,父母有责任积极参与到孩子的教育当中,在数字网络时代,所有父母都能够成为合格的数字父母是至关重要的,而这需要政府、社会、家庭的共同努力,以便完成这一过渡,确保儿童数字成长。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