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前沿

互联网前沿39

从最早的基于规则的(rule-based)的专家法律系统(将法律专家的法律知识、经验等以规则的形式转变成为计算机语言),到以深度学习、机器学习、大数据等为支撑的自主系统,人工智能对法律以及法律行业的更深更广的影响才刚刚开始。

作者:lilian 2017-07-30
假如你离开了微信,谁最紧张?

      赵钱英  中山大学传播学硕士

近日,腾讯研究院S-Tech发布了《社交网络斋戒实验报告》,报告里有一个有趣的结论:人们一段时间不用微信后,弱关系大量削减,对强关系的影响不大,亲密关系略受影响。

为什么会这样?为了更好地解释这种现象,我先虚构一个故事:

自从微信火了之后,唐僧师徒四人也变成了“微信控”。这天,玉帝给师徒四人安排了工作,他们却消极怠工,于是决定:明天起四人必须停用微信一年。

于是乎……群里瞬间炸开了锅。

 

从群聊中可以看出,离开微信后,对于师徒四人之间的关系影响不大,对于女儿国国王、悟空的客户、八戒的妹子们、沙僧的群友却有所影响,这是为何?

      为何紧张?“关系”意味着“社会资本”

在中国的人情社会中,“关系”往往意味着“人脉”,也就是一个人所拥有的“社会资本”。微信作为一个社交平台,既具有远离空虚寂寞冷,拥抱安全感、存在感、归属感等“情感属性”,也具备信息传播、人脉拓展、工作交流等“工具属性”,这都是由微信中的关系所带来的“社会资本”。

“社会资本”概念最早由汉尼芬于1916年提出,用以说明社会资本对教育和社群社会的重要性。20世纪80年代,布尔迪厄把社会资本和个人的社会关系网络联系起来,并与经济资本、文化资本并列。

普特南将社会资本分为两类:粘合性社会资本有利于加强成员内部特定的互惠规则,连接性社会资本可以更好地连接外部资产以产生更广泛的互惠规则。

而格兰诺维特基于互动频率、感情强度、亲密程度和互惠交换四个方面把人们之间的关系划分为强关系和弱关系,强关系意味着内部的粘合性社会资本,弱关系则有利于培育向外的连接性社会资本,在市场经济中弱关系对人们找工作起到了重要作用。

国内学者基于中国的情境,用“互动频率”和“感情强度”两个维度区分强弱关系。在我们的人际圈中,家人、恋人、挚友等互动频率高、感情浓厚的关系自然是“强关系”,而旅行中偶遇的某个帅哥或美女、从微信群加的某个好友等泛泛之交则为“弱关系”。

悟空、八戒、沙僧、女儿国国王之所以会紧张,其实是因为“离开微信”影响了他们在社会中的“关系”,从而动到了他们的“社会资本”。

      谁会紧张?要看感情深浅

随着社交网络的风靡,强弱关系理论又被引申到社交产品的话语体系和产品逻辑中,不同的社交产品也以此形成了区隔定位,我大致分为几种类型:豆瓣、知乎、陌陌等社交平台主要以弱关系为主,微博以弱关系为主、强关系为辅,而QQ、微信则以强关系为主、弱关系为辅。

从强弱关系的角度,结合微信的两种属性,就能理解师徒四人离开微信之后的种种变化了——师徒四人属于强关系,对于强关系而言,微信的“情感属性”大于“工具属性”,在情感特别浓厚的前提下,工具属性反而会弱化,换用电话联系也能交流情感。

强关系依然会较为稳定,因此,强关系群体不会紧张。就像和你和爸妈或恋人、闺蜜,如果大家无法用微信联系,却仍然可以在平日里煲电话粥、聚在一起唠嗑。

相反,对于弱关系来说,微信的“工具属性”大于“情感属性”。这类关系对工具的依赖性非常强,但是缺乏情感的流动。一旦微信缺失,附着上面的人际关系也将随之遭受冲击,弱关系可能会更弱,甚至变成“没关系”,如八戒的迷妹们、沙僧的群友们。

举个例子,对于一些关系一般的同事和同学,我们通常会选择群聊、朋友圈互动等方式来维系若即若离的关系,拨打电话除非是有急事,不然只会是“尬聊”。而且,现在一些老乡群、校友群中,很多人只是你的群友,甚至不是你的线上微信好友,线下很多聚会信息也通常发在群里,一旦离开了微信,什么老乡情、校友情也就切断了。

 

      弱关系是否紧张?取决于你的“地位”

那么,为什么女儿国国王、悟空的客户这类弱关系会紧张,而八戒的妹子们、沙僧的群友这类弱关系却不以为意呢?

首先,弱关系群体是否紧张与其对“工具属性”的依赖度有关。微信是一个社交平台,具有“社交属性”。同时,在人际关系的基础上,微信还具有信息流动等“信息属性”和工作沟通等“商务属性”。故事里的悟空离开微信后,他和客户都很紧张,这是因为微信对他来说不仅是一个通讯工具,更是一个工作沟通的平台,商务属性逐渐强化。

更重要的一点是,在社交平台里,你的弱关系是否紧张与对于社交属性的依赖程度有关,这取决于你在弱关系中所处的地位。离开微信之后,在弱关系中处于弱势地位的人比处于优势地位的人要紧张。因为如果你处于“优势地位”,那么是你的“弱关系”会更依赖于微信来维系与你的关系;反之则不然。处于弱势地位还是优势地位,一般与你所处的社会阶层有关。

举个例子,你想要进某公司工作,一不小心又和公司的CEO成为了微信好友,那么这位CEO对于你而言是重要的连接性社会资本。试想,你离开微信之后,他会紧张吗?不会。但是他离开微信后,你会紧张吗?毋庸置疑。

当你老板找你有事,在群里@你了,你却没有回复,后果会怎么样?如果你是一个房地产中介,你的客户在微信咨询你,你不回复,又将怎么样?当然,商务属性也有一些替代性平台,只是,建立在人际关系之上的微信会更方便、快捷、高效。

“信息属性”角度来讲,在信息流动平台里,强关系主要是同质性信息的流动,而弱关系则是异质性信息传播的平台。你的弱关系的异质性越大,你获取的信息越多元,从而有利于连接性社会资本的培育。因而,如果对于你的弱关系而言,你是一个重要的信息传播者,当你离开微信后他可能会紧张;反之,你也许会像蒸汽一样,悄无声息地消失于空气中。

来源:WeDig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