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 告

数字环境下欧盟版权法的三大挑战与应对

作者|  张今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博导,中国法学会知识产权研究会副秘书长 田小军 腾讯研究院版权研究中心秘书长、高级研究员   摘要   数字化环境下传统出版机构控制其版权内容数字化传播的能力严重不足,面临着向互联网企业发放版权许可和获取报酬的困难,以及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带来的冲击。改革中的欧盟《数字化单一市场著作权指令》,增加了“版权过滤”“链接税”“文本与

论比较广告的法律规制

作者 | 王喆 摘要 由于目前《广告法》及相关法律法规缺乏对比较广告的概念、认定、豁免原则等内容的统一规范,对于何种比较行为属于商业性的比较广告、哪些比较广告属于合法行为等,各界未形成一致意见,导致在司法和执法环节存在较多相互冲突的裁判。分析相关问题,需要回归到比较广告立法保护消费者利益、维护广告市场竞争秩序的原旨,又要分析比较广告在行业实践中的具体表现,同时应充分认识到比较广告的正向价值,优

2019年5月全球互联网法律政策趋势洞察|附报告下载

  本期推荐 OECD和G20采纳首个由政府签署的AI原则,呼吁以敏捷灵活的治理方式推动人工智能发展   国内政策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数据安全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保障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安全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儿童个人信息网络保护规定(征求意见稿)》,以加强儿童个人信息保护  

人工智能时代下的“烦恼”:美国国会听证会探讨“深度伪造(deepfake)”风险及对策

近日,一段关于扎克伯格的恶搞视频在Instagram上流传。该视频中,扎克伯格的面部表情极其僵硬,声音与本人的相比差距很大。事实上,这是以色列一家科技公司利用人工智能(AI)换脸技术合成而来,这一技术也被称为“深度伪造”(deepfake)。更遭受争议的deepfake例子例如最近走红网络的一键生成裸照软件DeepNude,只要输入一张完整的女性图片就可自动生成相应的裸照,由于广泛传播而造成了预料

互联网广告二跳法律责任的“问、解、答”

2018年3月,央视财经频道播出《“今日头条”广告里的“二跳”玄机》[1],称今日头条广告发布利用二次跳转分层发布违规广告引诱消费者步入圈套。 6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八部委发布《2018网络市场监管专项行动(网剑行动)方案》[2]的通知,决定在5-11月联合开展网剑行动,要求加强对虚假违法广告的打击力度(参见《2018年中国广告治理法律政策的“白黑灰”》)。 11月,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

《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8)》:7423亿元背后的行业概览

摘要:4月26日,国家版权局网络版权产业研究基地在京发布《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发展报告(2018)》,对2018年中国网络版权产业的重要特征与发展趋势进行了分析和解读。   2018年中国网络版权产业市场规模达7423亿元,同比增长16.6%。数据分析显示,2006年至今,中国网络版权产业连续十余年保持高速

世界政府首脑峰会召开,腾讯参与全球AI治理圆桌论坛

第七届世界政府峰会2月10-12日在阿联酋迪拜开幕,今年峰会的主题是“增进70亿人的生活”。此次峰会吸引了4000多名与会者,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OECD经合组织秘书长安赫尔古里亚、IMF主席克里斯蒂娜·拉加德、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特使/科技部部长王志刚等来自150多个国家的世界领导人、国际组织代表、思想家和专家参加了此次峰会。 联合国常务副秘书长阿米娜·默罕默

网游中“钱”是“数字货币”吗?网游虚拟货币监管研究

网游虚拟货币的功能、种类随网游玩法的丰富而日渐多样,其背后的法律问题也越来越复杂。一方面,游戏内的货币类道具和游戏外的虚拟货币表现形式多样,监管制度还没来得及做系统化地回应。另一方面,因为涉及禁止赌博、出版管理、金融监管、消费者保护等多个制度,相应规定主要分散在各规范性文件中,缺乏更高位阶的立法规定来协调一致,理论研究层面也还未形成系统有效的成果,缺乏完善的理论指导。为此,经梳理发现了两大问题和三

解读首例小程序案的四大重点

2月27日,杭州互联网法院对首个小程序侵权案件(以下也称“本案”)作出一审判决,判决认为,腾讯公司对小程序开发者提供的是网页页面的架构与接入服务,其性质类似自动接入、自动传输服务,应不适用“通知删除”规则,驳回原告对腾讯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 本案作为涉及小程序引起了多方关注和讨论,在此,笔者将为大家解读判决书中的四大重点,一文为你读懂判决书,更懂小程序。   重点一:从技术原理认定

连美国大法官都不阅读隐私协议,“知情同意”原则如何落地?

如果针对每个互联网页面,计算“点击率”与“完整阅读率”的差值,再从高到低排序,隐私协议页面必然是第一名的有力竞争者:每一天,几乎每位网民都会点开一个或多个隐私协议页面。接下来,他们通常会视这份凝聚许多专业人士心血的文本为无物,直奔底下的“同意”按钮。连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罗伯茨大法官,都坦言自己不会阅读平常遇到的隐私协议[1]。  这一点为隐私保护带来了很大的挑战。在隐私保护这一话题上,学者与从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