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艳华:竞争的精髓与数字经济的分析工具

|学术观点 作者:lilian 2017-12-21

                      

          张艳华  Global Economics Group董事总经理

非常感谢德高望重的黄勇老师的精彩介绍,我主要想跟大家介绍一下这本论文集的背景。上个星期我在纽约见到了Tirole教授,他去纽约一个最主要目的是为了推荐他的另一本新书。我们知道Tirole教授是一位多产的教授,我们这个论文集把他之前发表的一些知名的论文汇集成册并译成了中文。他最近新出了这本书,也是把他之前的学术思想和针对一系列问题的思考进行汇集,这本新书的书名叫《Economics for the Common Good》。

    Tirole教授是一位非常多产、研究方向涉及多个领域的知名学者。Tirole教授在其涉及的领域基本上都是集大成者,他把该领域所有正在研究的问题和值得研究的问题都总结得非常清晰透彻。对Tirole教授的研究思想,我想把它归纳成这样一条主线——“市场与政府共存和各自的角色”。我们知道他的研究领域包括了数字革命与数字经济、创新与知识产权、竞争政策与规制、行为经济学、心理学、公司金融、劳动力市场和环境政策,他所研究的主题涉及到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实他所要解决的是一个古老的经济学问题——无形的手和有形的手之间的关系。我们市场是一只无形的手,政府是一只有形的手,无形的手的缺陷可以由有形的手来校正的。我们看到完全竞争的市场环境下,信息是完全对称的,企业之间会通过充分竞争将价格打压到最低,以至于无法获得超额的利润。但是现实当中,我们发现经济主体之间的关系非常复杂,同时信息又存在着不对称性,还有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这些因素使得政府介入变得有必要,以来纠正各种市场失灵的现象,同时可以减少对于创新干预和对创新带来的不利的影响。

    另一方面来看,政府有的时候也是不完善的,或者说它不能够完全行使其职能,没有一个完全完美的政府,这个时候需要找到市场和政府之间能够达成的一种平衡。

    Tirole教授的研究就要解决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竞争到底是什么?或竞争的精髓是什么?他直接回答就是:竞争是服务社会的一种工具。如何来实现呢,这里有三种表现形式:

    第一,竞争所能带来的最大好处就是使我们消费者可以享受到很低的价格。一个市场上如果存在垄断者或者是卡特尔的话,他们便可以提高价格或者他们有动力提高价格,以导致消费者减少消费,福利发生损失。同时具有市场垄断地位的企业,不论是追逐利润的私有企业,还是希望提高收入以支付高生产成本的公有企业,都有动机来提高价格或者是降低质量。竞争对手的存在对这个市场产生一定约束,对价格产生一个下行压力,以减少消费者受损。这是第一种表现形式。

    第二种表现形式,竞争不仅体现在一个低价格,竞争还体现在促使企业提高生产效率和推动创新,即推出新技术和新商业模式。生产效率的提高主要有两个方面的表现形式,一是由竞争推动现有的商业模式效率提高;二是破坏性的创新带来的这种新旧企业之间的更迭。

    第三种表现形式是对寻租的打击,即免费竞争的好处在于免费。当存在竞争的时候,企业不能从政府规制当中获得垄断租金,相应的,如果没有垄断租金存在,企业就不会花费大量资源进行寻租的行为,这些寻租行为往往给社会带来巨大的成本。

    Tirole教授还有一个重大贡献就是为数字经济的分析提供了一个工具。数字化是21世纪经济和社会变革的核心,数字经济产生了很多问题,我们如何把现有的理论模型套用到新型产业模式和经济模式下,这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问题。分析数字经济的一个基础是Tirole教授创立和提出的双边市场理论。迄今为止,全球前5大公司,像Apple、Microsoft、谷歌、Facebook、Amazon,它们都是双边平台型的企业。我们对平台竞争政策的研究已经由“从0到1”的阶段发展到了“从1到N”的阶段。在反垄断政策和实践中,我们已经达成一定共识,传统经济学分析方法已经无法适应双边平台竞争行为的需要。正是由于平台的多样性和其商业模式的差异性,我们对平台行为也应该是根据个案来进行分析。我们要针对一个特定时点、一个特定商业模式和一个特定行为进行具体分析。这个时候Tirole教授提出来的分析原则和工具,就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基础,我们在此基础上进行延伸和扩展,对平台领域的竞争问题才能理解的更深入和更透彻。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