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立余:点化、零时空的时代和世界

|学术观点 作者:lilian 2017-12-21

韩立余

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专家咨询组成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

  我发言的题目“点化、零时空的时代和世界”实际上是对Tirole双边市场的读后感。点化是一个动词,即零时空,把时间和空间缩小了一点,没有我们平时的人生长短,也没有物理意义的长和宽。引发我这个想法的是互联网数据问题、客户基础问题、市场形态的问题。这里表达了三重意思,即数字技术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现在的经营市场出现一些新的特点;这些新的特点为反垄断执法提出新的挑战。
  思考第一个问题时我想到苏轼的一首词。
  《和子由渑池怀旧》
  人生到处知何似, 应似飞鸿踏雪泥。
  泥上偶然留指爪,鸿飞那复计东西。
  老僧已死成新塔,坏壁无由见旧题。
  往日崎岖还记否,路长人困蹇驴嘶。
  说到双边市场,以前我们每个行为都是零散的,没有人给我们计算数据,但是我们现在有手机,可以定位,可以记录,通过手机和互联网我们的过去、现在甚至未来都被技术所掌握。
  刚才大家提到客户基础,为什么有那么多客户,还是这个技术原因。数字技术发展到现在,我们现在是留痕的,这个痕是我自己的生活,但是我对这个痕没有权利,我自己没有版权,那有其他所有权吗?我今天走了一圈,被别人记录下来,传统意义还是所有权,版权很难支持,最多算是隐私。不管怎么样,我留下了我的痕迹,其他人帮我存了一下痕迹。比如说手机可以通过记录分析判断哪是你的家。比如我上网查了一本书,它把其他相关的同时传过来了,说这本书你可能感兴趣。我感觉用起来非常方便,就使用了这个,可能还共享了。
  最后当然可能是销售了,我想说通过刚才苏轼的例子,通过我们平时用手机的例子,我的人生时间的长度和我的活动的地理上的广度被浓缩到一点,都可以被调取。这些记录已经浓缩到一点了,这就是我说的点化,无论是时间还是空间都浓缩到一点了。
  浓缩到一点之后,我们平时见到的或者是说的(比如说地球是平的,或者是一个立体的)这时候就不一定正确了。就个人来说形成了我的一个大数据,比如说我用苹果手机,我的声音、指纹、活动的足迹、我花钱,它全掌握了,进而形成了某些人或者是更多人的大数据。最后可能把这些大数据集中到一点,这点是什么呢?可能是云端或者是商家,也可能是现在用的苹果,也可能是其他,它们获得了巨大的客户群信息。
  最早的集市时间是固定的,日期是固定的,位置也是固定的,可能有实际管理人但没有经营人。买方和卖方都是自由进出的,这是我们传统市场。这个时候我们看到时间上和地点上实际都是有局限性的,后来我们发展到城市农贸市场,每天都开,但是可能时间是和位置是固定的,也是没有经营人有管理人。卖方是固定的,这个时候已经朝着Tirole双边理论有些发展了,卖方也交费,买方自由进入。后来出现城市的超市、大的卖场或租赁柜台,每天开放,有固定时间固定的位置,有经营人。卖方固定且交费,买方自由进入。
  往下发展新的技术来了,证券交易所也是一个市场,经营人就变成了证券交易所,有固定的交易席位。买卖双方是固定的,而且是交费的,原来是物理意义上,现在变成了一个空间意义上的。
  发展到现在说到网络平台了,现在网上市场不受日期、时间或位置限制,有了经营人,经营人是我们说的阿里、京东、亚马逊等等,没有固定席位,买卖双方不固定,出现双边特征。卖方交费买方自由进入,这就是现在的情况。
  价格结构由原来不收费或者是双方收费到现在单方收费。市场时间和空间又集中到一点去,然后就像这本书说的新的商业模式就形成了。
  我刚才说的这些情况正契合了Tirole对双边市场的定义,在本书104页,他说保持总价格不变的前提下,当平台能通过市场一边征收更高价格,而对市场另一边征收更低价格来影响交易总量时,这个市场就是双边市场。我们以前的农村集市肯定不是双边市场,只有慢慢向一边收费时候才算。传统的一边收费时还不具备这说的点化的技术特征。到了时间和空间压缩到一点时,它才可能出现我们现在说的情况。
  最后一点是对反垄断执法的挑战。首先对相关市场的界定就变了。以前的相关市场包括商品市场和地理市场,至少有一个自然意义上的物理空间在,而且指的是同类商品在同一地域竞争。双边市场中,实际上说“二选一”时,市场集中于平台一点,商家在竞争,而非商品在竞争。商家来自各地,一个平台就是一个市场,通过控制,点与点间竞争,即刚才大家说的平台竞争,这是它的一个市场的特点。由于这个市场特点,商品和地理位置发生了变化,竞争对象发生了变化,对传统三类垄断行为的认识就出现挑战。
  横向/纵向的区分弱化,换句话说它的作用被削弱了。另外网络平台之间竞争即使不是经营同种商品的,我们按照传统思维认为它的反垄断影响可能比较弱,但是现在不一定,因为这形成了一个点,又掌握了我刚才所说的那么多的客户基础和我们消费者的信息,所以可能形成更大数据更大平台,从而有可能滥用支配地位。
  以前经营一个农贸市场或大超市,可以决定是不是满足这个超市标准让它进来或者不让它进来,这是原来地理上的意义,那个时候认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可能性稍微小一点,因为有很多大超市,它们之间相互是竞争的。现在集中到一个网络平台上去,我们发现单方提价、单方关闭都是它的力量体现,跟原来情况不太一样了。通过Tirole关于双边市场定义跟大家分享一下我的读后感,谢谢大家。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