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给埃隆·马斯克带来了什么?

|业界动态 作者:腾讯研究院 2023-09-21

9月13日,全新版埃隆·马斯克传记《Elon Musk》在全球发售,又在科技媒体圈引起不小的轰动。当代人们对于埃隆·马斯克的狂热似乎永远不会衰减,此前市面上已经有许多关于马斯克的传记,在时间跨度上已经超过10年,此次全新版的传记又有何特别之处,能够再次引得人们的热烈讨论?在新书发布当天,我们第一时间对新书进行了翻阅和解读。

此次全新版传记由《乔布斯传》执笔人、美国当代知名传记作家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撰写。作者花了整整两年时间,对马斯克进行了形影不离的“贴身”采访:通过公司会议、工厂走访,和马斯克本人、亲友、对手、同事等交流,揭露了关于马斯克的成长经历以及背后驱动他不断前行的动力。

在通读之后,最大的感触在于这本书花费了大量笔墨叙述电子游戏对于马斯克的影响,作者通过马斯克对电子游戏的热爱,展示出了他最真实的一面:他的紧张、他的专注、他的血性、他的顽强、他的老谋深算,无不倾注其中。在游戏中流连几个小时,既可以帮助他发泄情绪(或积蓄能量),也能够磨炼他的战术技能和商业战略思维。

因此,我们尝试将马斯克与游戏紧密相关的经历抽离出来,放在他生命长河中加以审视,发现电子游戏在马斯克不同人生成长阶段都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从外部视角看,今天马斯克在科技商业领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是名副其实的商业领袖;而如果从马斯克的游戏经历来看,会发现他的梦想与追梦之旅始终与游戏高度相关。

 

少年时期马斯克的“游戏太空梦”

艾萨克森通过一系列故事和案例向人们传达了一个观点:电子游戏对于少年马斯克的成长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帮助他建立对技术与太空的,强大而稳固的渴望与执着。一方面,电子游戏将马斯克领入了计算机编程的世界,激发了马斯克对于计算机科学的兴趣。在2019年E3展会上,马斯克曾公开表示:“我对科技产生兴趣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电子游戏。如果不是为了游戏,我可能不会开始编程,也不会对电脑技术这么感兴趣。”[1]在马斯克看来,游戏是让孩子们对科技产生兴趣的一种强大牵引力,它在促进青少年了解前沿科技方面的连锁反应,比人们意识到的要大得多。

另一方面,电子游戏还为少年马斯克的“太空梦”提供了一个虚拟的承载空间,这一梦想激励着马斯克创立了太空探索科技公司SpaceX,并一直延续至今。书中提到,少年时代的马斯克通过游戏对计算机产生浓厚兴趣之后,年仅13岁便通过自学掌握了计算机编程,并开发了一个名为Blastar的游戏,后以500美元的价格卖给了当时的《PC and Office Technology》杂志,赚取了人生的第一桶金。 

少年马斯克的“太空梦”也正是从Blastar游戏开始。Blastar是一款和《太空侵略者》(1978年)类似的太空战斗类游戏,游戏规则和设计都很简单,玩家扮演太空飞行员,孤身一人执行“摧毁携带致命氢弹和状态光束机的外星货船”的任务,玩家只需要用方向键和空格键即可操控太空飞船进行移动和射击。虽然这个游戏在今天看来十分的简单,甚至有些索然无味,但我们已经能够看到早在40年前的少年马斯克的脑海中,就已经种下了探索太空的梦想。而游戏提供了一个虚拟世界,令他始终得以寄托那些最初的梦想。

马斯克开发的太空对战游戏《Blastar》(左)街机游戏《太空侵略者》(右)

可以想象,如果没有电子游戏,马斯克或许永远也不会了解计算机编程,而他的太空梦想也很有可能不会一直延续下来。在某种程度上,是游戏给了马斯克继续做梦的动力。

 

大学时代马斯克的“游戏化”思维

通过游戏获得的第一桶金,激发了马斯克对于游戏更为浓厚的兴趣。一方面,大学时期的马斯克开始在游戏制作公司实习,通过游戏赚钱并开始考虑自己制作游戏。另一方面,通过玩即时策略类游戏,也让马斯克具备了初步的资源管理、供应链管理、战术思维等技能,为后续马斯克成功的创业创新奠定了基础。

书中写到,在加拿大皇后大学读书期间,马斯克开始迷恋上《文明》《魔兽争霸:兽人与人类》《外交》等优秀的策略类游戏,常常和好友法鲁克废寝忘食地打游戏。在这类游戏中,玩家往往需要在竞争中轮流采取行动,其中就运用到了巧妙的策略、资源管理和战略思维。在当时皇后大学的一堂课上,教授让学生们使用策略类游戏来模拟企业的发展过程(玩家可以决定产品价格、广告费用、投入研究的利润等变量)。马斯克利用在游戏中训练出的战术技能和战略思维,对模拟过程进行逆向分析和研究,使他总能取得最终的胜利。

以上观点看似不切实际,但是我们通过研究发现,已经有许多国外的研究者表明,人们在游戏中学到或展现出的特质,的确能够应用于现实之中,并帮助他们在工作和生活中取得更好的结果。[2] 现在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研究游戏化思维,并逐渐应用于教育学习等领域。

 

创新企业家马斯克的“游戏人生”

在1995大学本科毕业之后,马斯克原本计划进入斯坦福大学并攻读博士学位,但仅仅上了2天课,他便退学和自己的兄弟成立了Zip2公司,开启了自己的创业生涯。从一开始,马斯克就是一位要求很高的管理者。在 Zip2 以及之后的每一家公司,他每天大部分时间都在不懈地驱使自己,从不休假。他唯一的爱好就是休息一下,玩玩激烈的电子游戏。

书中向我们传达了这样一个鲜明的观点:游戏已经不仅仅是闲暇时打发时间的娱乐消遣,而是已经深深融入马斯克的生活之中。马斯克总能从不同类型的优秀游戏作品中获得启发和灵感,并将之应用于企业的创新发展之中。书中提到的一些马斯克从游戏中获取灵感的案例:

来自科幻游戏的设计灵感。在最初设计特斯拉皮卡(Tesla Cybertruck)时,马斯克不希望即将推出的设计造型过于保守。 “让我们大胆一点,”他说。 “让我们给人们带来惊喜。”因此,每当设计团队给出一张较为传统的设计图纸时,马斯克都会指着游戏《光环》、当时即将推出的游戏《赛博朋克 2077》预告片或雷德利·斯科特的电影《银翼杀手》中的汽车,并告诉其设计团队“我希望未来看起来像未来”,鼓励其设计团队向最先进的游戏进行学习。

特斯拉皮卡(Tesla Cybertruck)(左)《赛博朋克2077》游戏中的汽车(右)

来自策略类游戏的处世之道。在2021年马斯克参观特斯拉柏林工厂时,他完全沉浸在一款名为《The Battle of Polytopia》(低模之战)的策略类游戏中[3],并因此推迟了参观以及与当地经理的会议。在被作者艾萨克森问道“对这个游戏的热情说明了什么?”时,马斯克回答:“可以说我就是为战争而生的。” 而在马斯克的弟弟金巴尔(Kimbal James Musk )看来,马斯克通过Polytopia游戏让自己时刻保持着清新的头脑和战略性思维,例如:

破除对失败的恐惧。 “在游戏中你会失败,”马斯克说。 “最开始会痛五十次。但当你习惯了失败后,你就会以更少的情绪去打每一场比赛。”你会更加无所畏惧,承担更多的风险。

优化每一个决策。“就像在Polytopia游戏中一样,你的人生只能经历一定数量的转折,”马斯克说。 “如果我们在工作中做出较多错误决策,我们将永远无法到达火星。”

时刻保持战斗状态。在策略类游戏中,在达到最终目标之前玩家必须时刻保持在战斗状态,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什么马斯克总是能够不断地进行创新,不知疲倦的向着未来发起一次次冲刺。

在书中,马斯克向作者解释了为什么他认为特斯拉有望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并每年赚取 1 万亿美元的利润,但他的声音里没有任何庆祝或满意的意思。当被问到为什么依旧不满足于现状时,马斯克回答道,“我想我一直想把我的筹码推回到牌桌上,或者玩更高级别的游戏,我不会安于现状”他说, “我不擅长坐下来。”

我们认为,或许在真正实现“火星移民”计划之前,马斯克都无法停止前进的脚步。

《The Battle of Polytopia》 游戏界面

来自游戏机制的管理创新。在研发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时,马斯克将配备特斯拉全自动驾驶的汽车“在没有人类干预的情况下能够行驶的里程数”作为衡量该系统的关键性指标。他鼓励研发团队将游戏化的方式呈现自动驾驶系统的训练结果,其目标是尽可能增加AI系统驾驶汽车的里程数,减少人类的干预。马斯克解释道 “就像没有奖励机制的游戏会很无聊,研发人员也需要一定的激励机制,如果把每次自动驾驶训练的进度以游戏化的方式展现,那么研发团队每天看到后都将获得巨大动力。”

在马斯克自少年时期到现在的游戏经历中,我们不难发现,游戏已经成为了马斯克人生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果能够重新以一个“玩家”的身份去看待马斯克,或许就能更好地理解马斯克为什么始终走在创新的前沿,并对未来充满着好奇心和热情,拥有着敏锐的眼光和判断,在达成目标之前永远不会停止前进的脚步……

从少年时代的游戏太空梦,到大学时代的游戏化思维,再到如今基于游戏灵感与体验的创新,游戏在马斯克人生成长的不同阶段都发挥着重要影响。从更加宏观层面看,游戏的巨大影响力也并不局限于马斯克本人,而是覆盖到了整个互联网行业的科技人才群体。互联网行业的引领者屡屡在游戏领域产生,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苹果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都曾是游戏开发者、Meta创始人扎克伯格曾自述因受游戏启发而学习编程。

如今,埃隆·马斯克管理着六家公司——特斯拉、SpaceX及其星链部门、推特、The Boring Company、Neuralink和X.AI,我们也很高兴地看到,那个马斯克在少年时期种下的“太空梦”,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

参考资料来源:
[1] CNBC. Elon Musk says playing video games is how he and ‘many of the best software engineers’ got into programming. 
https://www.cnbc.com/2019/06/28/elon-musk-talks-about-how-video-games-got-him-hooked-on-programming.html
[2]Lu, L., Shen, C., & Williams, D. (2014). Friending your way up the ladder:Connecting massive multiplayer online game behaviors with offline leadership.Computers in Human Behavior, 35, 54-60.
[3]《低模之战》(The Battle of Polytopia)是瑞典游戏开发商Midjiwan AB打造的一款像素风格的回合制策略冒险类游戏。

 

作者:

王枢 腾讯研究院博士后

黄诗宜 腾讯互娱商业分析经理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65

进入2024年,我们很难预测人类下一个时代究竟会进入哪个状态。但我们明确地感知到,当下,我们已经身在AI所助推的相变之中。

2024-07-02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