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松:生存在科幻的时代

|科技向善 作者:腾讯研究院 2022-01-21

2022 年 1 月 11-14 日,腾讯研究院、腾讯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联合主办的“ 腾讯科技向善创新周 召开。 科幻作家韩松 在大会上发表了题为《生存在科幻的时代》主题演讲。
以下为演讲全文:
大家好,我是科幻作家韩松。  
我想从科幻角度谈谈对世界的看法。 可能不正确,因为科幻常常被认为是一种哄小孩睡觉的玩具。 不过现在关注科幻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比如有房地产商说要把小区建成科幻样式,有人说要在城市交通卡上加入科幻元素,做石材生意的老板也找到科幻作家帮忙搞展览设计,中考试卷中也出现了科幻命题。 一些企业家乃至政府干部都说自己是科幻迷,北京正在把钢铁厂改造成科幻产业园区,敦煌市刚刚在佛像下面举办了科幻节,南京也忙着为古都打造科幻电影的名片。
再比如,今天大家牺牲宝贵时间来听我讲科幻,这也是以前没有过的。 当然在我看来,这些跟现实中找不到新的题材有一定关系,元宇宙就是如此。
不过也可能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现实正变得越来越科幻。 很多科幻小说描写的,都在现实里发生。 比如你回家喊一声就有机器人来为你扫地,到酒店就有机器人迎上来为你服务,它甚至还会安抚你的旅途情绪。 你用手机就可以导航到一个遥远陌生的地方,你的孩子坐在家里就能收看航天员在太空中上物理课。
再比如一夜之间我们就生活在一个由口罩组成的世界上,要不停做核酸,每个人都被当作潜在的病人。 十年前我曾经在科幻小说《医院》中写道 “不止是我们的城市变成了医院,整个地球都变成了医院。 ”“如果有一天我们不管在做什么,都被当作病人看待,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这一幕好像正在成为现实。
过去一年,还有许多匪夷所思的事情发生。 比如一个省会城市的地铁会发洪水淹死人,跑一场马拉松会冷死一群人。 十几亿人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无人机直播大象进城,几百万人遇到平生第一次拉闸限电,还有人一个晚上的网络直播就卖出上百亿元商品。 电竞则似乎在取代体育赛事和影视节目成为一个新物种。  
所以有时我会觉得好像是生活在未来世界,本来应该在明天发生的事情提前在今晚来临。
为什么会这样? 有人向科幻找答案。 科幻 19 世纪诞生在科技革命和工业革命的首发国英国。 它被称作科技时代的神话,关注的正是人类的未来。 它对应了一个新的地质时代,就是“人类世”,人类成了影响地球历史进程的主要因素,而不再是大自然。 人类在改变未来的轨迹,未来不再是通过旧的路径渐次到来。 人类正造成生态破坏和生物灭绝,而人类自身灭绝的可能性也在增大。 基于对原子能、亚粒子结构、生物遗传密码的掌握,过去一百年人类第一次创造出了能毁灭自己也毁灭地球的技术手段。  
出于对未来的担忧,人类找到一种新手段就是科幻,来思考自己的命运。 顾名思议,科幻包括了科学,代表逻辑理性; 包括了幻想,代表了想象力; 另外它是用艺术形式比如小说和电影来表现的,而不是公式和论文,代表了感性,但是搞艺术的人常常是疯子。 因此科幻隐喻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理性和感性、正常和疯狂、现实与未来交织最激烈的时代。 我们这个时代的特征就是科幻,科技成了第一现实,同时充满前所有未有的幻觉感,乃至幻灭感。
在这样一个新时代,需要关注科幻的逻辑。 这是因为,在科技和未来成为关键词时,仅仅关注武侠的逻辑已经不够,那是农耕时代的主题。
科幻有几个逻辑:
一是创造新概念。 我们现代生活中的发明创造最早都来自科幻概念。 科幻预言了手机、互联网、人工智能和自动驾驶汽车。 元宇宙这个概念最早是科幻小说提出来的。 后人类的概念也来自科幻,它指的是人和机器的对接,或者生物工程改造人。 手机已经事实上成了一个新的人体器官,跟眼睛气管肝脏一样一刻也离不开。 基因科技改造人的身体,让人长寿,甚至成为超人。 在相对论、量子力学基础上衍生出的新概念,成了引领或塑造未来的工具。
面对科幻一般的现实,可能需要建立两个实验室,一个是技术实验室,另一个是思想实验室。 我认为这也是科技向善的内容。 善,就是在剧变发生时,能进行独立思考,提出人无我有的新概念。  
二是创造新奇观。 旧的奇观,可能是珠峰的云彩,北极的极光。 但新奇观是人造的。 比如比人脑快亿万倍的金属机器,在跟灰尘一样大的地方集成几十亿个晶体管,还有音速几十倍的空天飞行器,代替星空的星链,月球火星上的基地。
更厉害的奇观是一种叫做梦境的东西,科幻从一开始比赛的就是造梦的本事。鲁迅在把科幻介绍入中国时说,是梦想的不同在决定未来的不同。 这意味着对想象力提出了更高要求。 爱因斯坦说的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如今变得更现实。
我们去城里和农村小学上课,发现在城乡青少年之间出现了梦想的落差,而不仅是知识的落差。 能否创造出新的奇观,取决于拥有什么样的神奇梦想,也就是取决于对未来的定义权和话语权。 对“什么是明天的人类”这个问题的回答将决定一切。 如何在下一代人身上培养好奇心、游戏心和想象力,让他们脑洞大开,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重要,这是创新的秘诀,也是更大的善意。  
三是创造新世界。 科幻创造了四个新世界:
一个是时间自由的世界,在那里时间可以加速或者压缩,甚至可以进行时间旅行。 技术还能直接在神经系统中创造一种感觉,让人觉得一小时像是活了几个世纪,经历许多次人生。  
二是空间自由的世界。 我们有能力去到遥远的星际空间,也可以创造出纳米级别的新空间,或者改造传统的人类空间,比如设想把城市折叠起来,让不同阶层的人居住,或者拆分普朗克空间,把过多的人口移民过去。  
三是数字自由的世界,即人在虚拟空间里可以随意腾挪,人的数字化身无所不能,拥有新生命。  
四是意志自由的世界,也就是技术使大脑的潜能得到释放,自我意识获得解放,人的精神世界得到前所未有的丰富。
所有的科幻都在这四个新世界里发生,所有的创造发明也都是这四个新世界化出的碎片,本质是寻求四种自由,同时创造出新的审美。 英国科幻作家克拉克说,去外太空干什么? 并不仅仅是地外行星上挖几个矿,最根本还是去看看宇宙有多美,从而激发我们的生存欲望和潜能。 最好的产品是艺术的,比如乔布斯的苹果手机,然后才是技术。 善的前提是美。 所以拥有架空构建世界的能力很重要。 据说有的企业已经有了一个新职业或新岗位叫做世界观构建师。 但问题是,在这四个世界之外,我们有没有可能创造出第五个新世界? 它到底是什么? 目前还没有答案和线索。  
新概念、新奇观、新世界,是正在到来的乌托邦。 资本、技术、产品、流量,都在涌向这三个方向。 我们之所以每天寝食难安,就是希望拼命在现实中找到新概念、新奇观和新世界的蛛丝马迹,并把它们迅速抢先变现。
但科幻的时代还有另外的逻辑:
一是延迟性。 凡是科幻预言的,大都会成为现实,这是科幻与魔幻的区别,但是出现的时间往往比预言的要晚。 比如科幻预言 21 世纪初人类实现太阳系航行自由,但这一刻并没有到来。 科幻预言我们将生活在一个遍布智能机器人的世界,看上去也还有距离。 科幻早就描写过物联网、3D 打印和飞行汽车,这些也都没有如期来临或无法达到预期效果。 可以预料肉身的存活而不是虚拟生存仍,将是我们有生之年的头号问题。 普通人对基础必备物资而不是高精尖技术的需求还在增加。 因此要对梦想保持谨慎,说得越热闹的就越要小心。 有时候不做,或者慢做,同样是一种善意。  
二是不确定性。 科幻描述的未来世界是不确定的,也是不稳定的,像《侏罗纪公园》那样,受制于混沌效应和非线性法则。 一个小小的零部件出问题就会颠覆整台大机器。 科幻描写了未来具有无穷可能性,任何事情不能想当然它一定就如此。 科幻作家更喜欢保持一种思考习惯,就是设想如果这样,那会怎样,去考虑最极端情况。 为什么科幻总是会描写一些科学怪人? 因为新事物诞生时,首先会产生一批傻子、骗子和疯子。 大部分疯子会破产,会被关起来,或者会自杀,少数疯子坚持到最后才会成赢家。  
三是不完整性。 科幻描写了极其丰富多彩的未来世界,同时暴露出巨大的匮乏。 比如以为有了大数据就仿佛一切尽在掌握,这是低估了宇宙的复杂性。 如同《银河系漫游指南》这个科幻小说里,超级计算机算出来的宇宙答案,是一个谁也理解不了的神秘的“四十二”。 我们面对的未知远大于已知。 我们将长期在巨大的信息不对称下生存,同时有可能是谁拥有信息越多谁越危险,因为别人会把他当成威胁。 科幻中连神级文明都不可能单独拥有控制宇宙的完整生产链,因此不是试图创造和掌控一切,而是要设法在环境、他人和某种不可言说的力量之间保持平衡并建立信任链。 这需要更大的善意,尽可能减少敌意。  
四是脆弱性。 正如科幻小说《三体》描写的,没有什么是强大的,你随时会被替换、会被消失、会被蒸发。 意想不到的东西可以攻破貌似强大的城堡。 一个病毒就能改变所有习惯。 科幻很早就预言了智能汽车的脆弱性,最近在演习中,黑客可以很容易侵入智能汽车的自动操纵系统,取代驾驶员和乘客,这给如何定义交通事故提出了难题。 今后所有智能机器相关领域都会遇到同样问题,从无人机到医疗设备。 新的生存环境是机器越来越像人,而人越来越像机器。 所谓善意,就是保持谦卑,处处小心。  
五是短暂性。 一方面是长生不老看似到来,同时很多事物的生命周期好像越来越短,从完美人设的明星,到大型的科技或地产企业,从一项技术,到一个行业,乃至文明,无不如此。 就像科幻作家何夕在《异域》里描写的,一切进入快进模式,在产生新事物的同时产生怪物,技术最需要对抗的是朝不保夕。 料理好后事有时比创造新事物更要紧。 元宇宙更像一个罗马,在那里永生是妄想。 取代元宇宙的东西在元宇宙到来之际就已经在蕴酿中。  
我觉得,延迟性、不确定性、不完整性、脆弱性、短暂性构成科幻时代的特征。 所谓善意,就是对时代的剧变有所准备。 《神经浪游者》也就是《黑客帝国》的鼻祖、科幻作家威廉·吉布森说,未来已经到来,只是尚未流行。 现在可以修改为,未来已经到来,正在风靡一时。  
几千年来,人们今天的生活是由昨天发生了什么决定的,考虑当下要做什么事,就要去读《史记》和《资治通鉴》。 但情况变化了。 今天是由明天决定的。 洞察未来才能掌控现在。 这里我告诉大家一个消息,就在刚刚的 12 月底,中国的成都市连续击败法国的尼斯、美国的孟菲斯和加拿大的温伯尼,赢得第 81 届世界科幻大会的主办权。 这是创办于 1939 年的世界科幻大会第二次来到亚洲,上次是 2007 年在日本。 这将是地球上最有想象力的人们首次汇聚在中国,一起探讨科技时代人类的前途命运。 有外国人说,要了解中国的未来,就要了解中国的科幻,也才能知道世界的未来。  
但我同时觉得,这方面也在出现困难,因为最近以来现实变得更加科幻了,并且开始超出科幻的预言。 这值得注意。 新冠挑战的实际上是人类的想象力。 我怀疑未来可能成了一种独立的生命,它不按人类的安排发生,而是以自己的方式加速入侵现实,并从根本上修改乃至颠覆现实。 同样科技也是一种独立的生命,它在摆脱人类的操控,获得了自主演化的能力。  
科技是用来改变未来的,但未来可能并不希望被改变。 某种情况上讲,我们今后能否生存下去,取决于科技与未来这两大力量之间能否彼此怀有善意。 这考验着人类的智慧和运气。  
最后祝大家新年梦想成真。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