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价值创新,共创才能做成事

|科技向善 作者:腾讯研究院 2022-01-21

2022 年 1 月 11-14 日,腾讯研究院、腾讯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联合主办的“ 腾讯科技向善创新周 召开。 最后一天的科技向善之夜,举办了一场题为“企业价值之路”的圆桌对话。
对话嘉宾:

陈菊红   腾讯公司副总裁、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负责人

吕振亚   中国新闻周刊社长、中国慈善家社长

朱恒源   清华大学经济和管理学院教授

李    刚   腾讯研究院副院长(主持人)

 

李刚: 大家晚上好,欢迎来到科技向善之夜“企业社会价值之路”的对话现场。 今晚我们有幸请到了三位重量级嘉宾,一起来探讨在新时代,企业应该扮演什么样的社会角色,以及如何才能扮演好这样的角色。
企业社会责任 CSR 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在《商人的社会责任》一书中,该书由美国人哈罗德·鲍温在 1953 年写就。 当时美国社会正面临着劳工薪资失调和工业污染导致的环保问题。
目前,有很多企业在积极践行和探索企业社会责任的可能性。 腾讯早在 2007 年就成立了企业公益慈善基金会,紧接着便推出了连接慈善和公益事业的互助平台,举办了 99 公益日等慈善活动。 在 2021 年,腾讯又成立了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简称 SSV。

请问三位听到这个词后的第一印象是什么呢? 请用一句话描述。

陈菊红(腾讯公司副总裁、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负责人)

陈菊红: 对腾讯这样一家秉持着“用户为本、科技向善”公司来说,我首先深感责任重大,推动社会的可持续价值创新对腾讯而言,一直是一个充满挑战而又具有不凡意义的事情。
吕振亚: 因为科技向善早就成为了腾讯基因的一部分,所以当腾讯提出这样一个升级企业社会责任的举措后,我觉得这是一个顺势而为的必然之举。 在了解 SSV 的内涵后,我觉得腾讯早已跳出了简单的工作迭代升级,而是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战略,对腾讯来说可以说是一次重新出发。
朱恒源: 我希望 SSV 在以腾讯公司内部一个组织体系的方式,去践行可持续的企业社会价值创新的同时,可以扩大其公益范围,将商业创新和社会价值结合起来,发展出一些可供借鉴的通行模式。 我更期待未来腾讯能更好地践行应有的企业责任。

 

李刚: SSV 的成立极大提高了腾讯人的整体荣誉感,并且 SSV 投入了 1000 亿用于系统性地探索科技向善和助力社会共同富裕这件事已经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反响。 请问菊红,SSV 今年做了哪些有益的探索,目前的进展怎么样了?
陈菊红: 可持续社会价值事业部 今年在社会价值可持续发展、科研探索和腾讯公益平台未来发展升级三个方面做了积极的探索。
首先,腾讯第一个价值 500 亿元社会价值可持续创新计划中,就谈到了乡村振兴、碳中和和公共应急等问题。 面对乡村振兴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性工程,腾讯选取的破题角度是“人才振兴”,尝试以“人才振兴”破题“乡村振兴”。 以大家都比较了解的“耕耘者计划”为例,腾讯会和农业农村部以及其他社会力量一起去合作,通过探索如何提升乡村治理骨干和产业发展带头人自身的能力,让其带动乡村实现产业兴旺和乡亲们的共同富裕,并在这些带头人之间形成一个良好的互相学习、互相竞争的氛围。 腾讯会在其中利用自身的技术优势介入和参与这个探索过程,并发挥应有的作用。 除此之外,像碳中和和公共应急等领域都是沿着这样一个路径去探索: 即让一个架构好的想法和新的实践模式同时运行,运转一段时间后再看看是什么样的结果。
其次,对于腾讯公益平台,腾讯的主要目标是打通捐赠者和受益人以及整个链条各方的信任,让其能自主持续的发展,腾讯在其中可以通过提供技术解决方案,统筹各方力量去解决问题的方式参与进来。 在这个过程当中,无论是技术还是思路方法的创新,都是腾讯一直关注的点。

 

李刚: 吕老师,您认为 SSV 与传统慈善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吕振亚: SSV 与传统慈善最大的不同在于,腾讯将以自身科技和互联网的属性加持,重新诠释了做慈善的新思路和新战略,加快了传统慈善模式的全面升级。 目前,传统公益慈善行业的数字化基础是比较薄弱的,腾讯的入局,能为其提供新技术和新模式的助力,从而为传统慈善进行数字赋能,扩大该行业的运行效率和社会参与度与影响力。

吕振亚(中国新闻周刊社长、中国慈善家社长)

李刚: 刚刚,菊红总从企业社会价值创新的角度,讲了一些腾讯 SSV 在不同领域探索时的一些方法与思路。 朱老师,对此,您觉得这其中有何现实意义?
朱恒源: 首先,新型数字化技术可以帮助企业更好地践行社会责任,推动社会全面创新与转型已经是一个公认的事实。 反过来,社会的发展与进步才能为企业创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从而帮助企业更好地发展与践行企业社会责任,这二者之间是一个良性互动的过程。
其次,腾讯 SSV 对公益慈善事业科技与资金的助力的经验,可以扩散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像教育的数字化技术应用等。 利用自身的技术与现有的社会结构去积极互动,在这个过程中,短期的商业价值只是一个附属品,而社会转型对产业价值的升级却是一个长期而持续的过程。

 

李刚: 请问菊红总,您作为站在 SSV 最前线的领导者,对 SSV 的未来怎么看? SSV 将来在哪些领域会有一些重大的突破?
陈菊红: 首先,在践行 SSV 与社会价值方面,需要我们身体力行,把我们的理念更多地和大家沟通和实践,SSV 发展的未来可以从一个直接的社会需求入手,在企业内外进行理论和实践互相检验的过程中,寻求社会价值创新的最大可能性。
其次,在对公益机构和组织进行数字化运营时,我们发现对社会的长期影响是这些公益机构的终极思考。 这些终极思考反过来使得公益机构在短期影响和成果方面的考量想的很多,腾讯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在投入、产出和计算方面的优势注入公益机构时,用公益的方法提升社会价值和商业价值,这是多方合理共建,互相借鉴互动的过程。
在 2022 年,我们期待带着这份助力公益的善心出发,在正确的道路上找到更多志同道合的伙伴,但光有善心还是不够的,相匹配的方法与落地实践让我们能听到、接触到来自科研、教育、农业等领域最现实和接地气的人和事,在这个过程中,找到他们最迫切的社会需求。

 

李刚: 我感觉这就像是一场静悄悄的商业革命,请问菊红总,SSV 有盈利压力、必须的投资计划等绩效压力吗?
陈菊红: 我们最大的压力和任务,是在公司交给我们一项任务后,它的终极思考方向是对的。 就像之前朱老师所说的那样,如果有一条其本身具有发展持续性,又在商业逻辑上跑得通,同时能实现社会价值的途径或方法,那就是最好的。
吕振亚: 我的理解是腾讯肯定不会用纯商业的考核体系去评价这个部门、这个项目,而是更多会考虑其带来的持续的社会价值,与对社会创新与变革的影响等方面。 腾讯作为开拓者,会在其中受益,因为我们要考虑到它本身的立足点已不再是一个商业项目,而是一个战略思维。

朱恒源: 这里我认为的商业手段,是一种如何更加有效和有效率的推进创新的手段,因此,从这个意义上来讲用商业的手段对部门进行绩效评判时,更多会从战略上考核你有没有提出一个有效有用的方式解决某个问题,而不是直接体现在利润收益上。

朱恒源 (清华大学经济和管理学院教授)

李刚 : 持续的社会价值创新需要一定的资金和企业规模来支撑,腾讯作为商业方面做的比较好的企业自然不在话下,那么对于一些规模较小、盈利水平较差的中小企业来说,社会价值创新对它们的意义又在什么地方呢?
吕振亚: 追求社会价值绝不是在盈利后再去做的事,而是需要在创立企业之初,就要将为社会价值做出贡献这一想法视为一种企业目标。 对于一些中小型企业,不必太过苛求其目标是否高远、覆盖面是否广泛,而是只需要在自己的领域尽力做到最好即可。 所以,从这个角度去理解,追求社会价值创新从来都不会因为企业类型、规模和盈利水平的不同而产生做与否的问题。
朱恒源: 首先,一个企业自身是具有商业属性和社会属性两种特质的,在不同的时间段,企业对这两种属性的侧重是不同的。
这两种不同的属性在企业的经营过程中是可以无缝衔接的,企业在商业阶段可能想的是如何把一个产品做好,如何请到更厉害的员工,创造出更高的利润和价值,在无形之中,这些基于商业属性考量的决策会为社会创造更多的劳动就业、促进某一领域的创新、提高人们的生活幸福水平,从而达成企业的社会属性。
所以,一个企业无论规模大小、贡献多少,哪怕是一个小餐馆,只要让顾客吃好饭,把食品安全做好,就都能在满足自身商业属性的同时创造持续的社会价值。
陈菊红: 朱老师说的很对,我认为在商业文明的过程中,商业伦理是很重要的一环。 腾讯一直以来坚持用户为本,企业的价值便是来自对用户的关照,企业向善的基因便是来源于此。

 

李刚 : 无法否认的是,一些问题是无法通过企业以商业的手段去解决的,为此,有人提出有些事情就是要交给公共服务或空间去解决。 那么 商业服务和公共服务二者之间是否存在一条泾渭分明的界限? 还是说这二者之间的界限其实是模糊的,我们两边都可以走?

李刚(腾讯研究院副院长)

陈菊红: 就像我之前所说的,在公共议题领域,商业方法、技术能力和向善的初心是要放在一起考量的,这也就是说在社会价值实现领域单靠一方的力量是不行的,它需要多方协助完成。
从我这 8 个月的实际感受来说,这真的是关起门来做不成的事情,不管是任何一方关起门来都做不成,所以它才会有痛点,它才有断点。
现实的情况是在一些领域,可能一些企业具有技术和经验的优势,那么它们可以作为主力军去加速该领域社会价值创新的进程,但它们始终只是参与者和促进者,而非主导者。
所以,在实现社会价值创新的路上,需要多方参与协同解决,我们可能在某些痛点上解决一些断点问题,其他的创新参与者会在合适的时机介入,继续跟进,最后由多方一同完成某一社会价值创新目标。
吕振亚: 站在社会综合治理的角度,去实现一个公益项目的价值最大化的时候,势必要涉及到多方力量的协同参与,这些“力量”在综合治理的范式下,是一个复合体,压根是不存在任何一方单方面完成所有任务目标的事情的。
其实很多公益项目的最终价值,或者说其最终想要实现的目标,就是集合社会多方面的力量,去探索出一个能解决类似问题的思维或方法。 最后从社会大局的层面再去考虑如何完成它、发展它,这个过程也是需要大家一起去探索的。
所以,不可能画一条线,它就是一个综合的生态系统治理体系。
就像刚才几位老师所说的那样,我们从行业的角度,会更期待未来整个社会环境,像法治环境、政策环境和社会思想环境都可以来一个创新式的大升级,从而为全社会的价值创新带来更新鲜的空气和土壤。

 

李刚: 今天我们的谈话题目从新商业文明与社会创新价值的关系和融合、到腾讯SSV的战略规划和实践、再到各领域践行商业创新与社会价值。 请三位老师分别做一个简短的总结。
朱恒源: 我希望企业在和社会互动,创造社会价值的过程中,一定要掌握适度的节奏和控制相应的范围,要尽量减少和现有的社会结构产生冲突。
吕振亚: 腾讯用科技创新的方法,助力公益追求更好的社会价值和社会的持续发展,这份初心是十分难得的。 从这一点来看,腾讯组建一个专门的事业群从事这项工作的做法可谓是具有长远的战略目光,我希望在将来,腾讯可以继续凭借自身的优势,帮助慈善公益领域的数字化发展,从而真正实现全社会大家一起来做公益的美好愿景,这是我最真切的期待。
陈菊红: 听了二位的发言,我的内心备受鼓舞。 我想说三个词: 向善、向上、向前。
“向善”是因为我们在为社会创造可持续发展价值的时候需要很多志同道合、和我们有着相同初衷的小伙伴一起来解决问题,我希望会有更多的朋友加入我们的行列。
“向上”是因为这种全社会的持续创新在之前并无先例,这就需要我们去积极地探索局面,和其他小伙伴基于共创的方式去推动社会的进步。 漫长的等待势必会等来鲜花绽放的到来,静待花开就是一个向上的过程。
“向前”是指我们在实现终局思考这一长期过程途中,难免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问题,可能会不断地有人加入和退出,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我们希望会有更多的企业或个人可以和我们一道一直坚持下来,静静等待鲜花绽放的美妙时刻。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