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城市数字化转型与大城市有何不同?|WeCity观察

|WeCity 作者:袁媛、徐一平 2021-09-03

 

​作者

袁    媛   腾讯研究院资深专家

徐一平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涂    双  腾讯WeCity副总经理

 

 

改革开放40多年以来,我国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17.8%提升到2020年底的63.89%,产业和人口持续向经济发展优势区域的大城市集中,快速的城镇化带来经济实力、科创实力大幅跃升的同时,城市体系中的大中小城市发展不平衡状况也日益凸显。
数字时代正在颠覆传统业务模式、打破地域空间边界、构建数实混合生活,也为中小城市带来新的转型发展机遇。

中小城市数字化转型现状

中小城市是城市体系中的重要部分,是大城市和乡镇农村的中间层次,是新时期推动我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载体,也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支点。

《中国中小城市发展报告 (2019) 》数据显示,截至 2018 年底,我国大陆中小城市数量 (狭义) 为2111 个 (包括地级市/地区/自治州/盟、县级市/县/旗/林区/特区,不包括相对独立发展的市辖区) ,直接影响和辐射的区域占我国国土面积的91.3%,总人口占我国总人口的73.7%。

据亿欧智库统计,截至2019年底,95%以上地级市、50%以上县级市提出智慧城市建设。

IDC数据显示,2020年3-5线城市在智慧城市方向的投资额为1038.4亿元人民币,占整体投资额比例的58.5%。

数据来源: IDC Government Insights 2020

而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测算,2020年中国区县级智慧城市建设投资规模为2856至14280亿元,约占全国总投资规模的30%。

数据来源: 前瞻产业研究院《 2020年中国及各省市智慧城市投资规模汇总及未来空间测算

虽然上述统计范围不尽相同,但均显示出中小城市正在成为城市数字化转型的重要战场。

目前,不同区域、不同经济水平的中小城市数字化水平存在很大差异。 东部中小城市数字化水平较高、推进较快,例如江苏省昆山市、张家港市等中小城市已经走过了10年左右的智慧城市建设历程,数字基础设施、数字经济、数字社会、数字政府均已具备良好基础; 中部的中小城市相对次之,西部、东北区域的中小城市数字化水平则差距更加明显,不少城市的数字化建设才刚刚起步。

例如根据赛迪顾问《2021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报告,百强县东部地区占65席,虽较2020年下降2席,但仍然具有绝对优势; 而在2020年时,百强县的不见面审批事项比例就已经可以比肩北京、上海这样的特大城市。

数据来源: 赛迪顾问

《2020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

 


中小城市数字化转型VS大城市数字化转型

对于中小城市而言,城市数字化转型旨在改善市民生活品质、发展特色数字经济、提升城市治理成效、增强城市环境 (建成环境+生态环境) 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为集聚在城市中的居民和企业提供智能化、精细化、主动性、高效能、全周期的生活服务、营商服务,支持实现人、产、城的良性融合发展。

与大城市相比,中小城市的数字化转型有8个方面不同。

 


不同中小城市的数字化转型路径思考

“十四五”时期,我国将优化城镇化布局,以城市群、都市圈为依托促进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联动、特色化发展,实施城市更新行动,推进2亿多农业转移人口的市民化,推动常住人口均等享有城镇基本公共服务,不断迈向共同富裕。

当前,我国不同区域、不同规模、不同层级的中小城市资源禀赋、功能定位和发展程度有很大差异。 面向未来,不同的中小城市如何落实国家政策和规划,立足自身需求和发展目标,因地制宜开展数字化转型?

第一,考虑产业/经济的特色

从城市数字化转型的内容来说,总体可分为服务、治理、产业/经济、基础设施四个方向。 对于中小城市而言,服务、治理、基础设施的数字化转型目标和内容是共性的,但在产业/经济数字化的差异较为明显。 上节表格的数字经济维度提到,中小城市在产业结构上较为单一、企业规模较小,各自特色产业的数字化是优先考虑内容。

例如2021年火爆全网的山东曹县,借助互联网营销平台,原创汉服销售额占到全国市场三分之一。

同在山东的莘县作为蔬菜大县,2020年开始走上农业数字化转型升级之路,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区块链等数字技术开始应用到田间地头,覆盖了种植、加工、物流、营销等全产业链环节; 甘肃省定西市的马铃薯在区块链溯源技术的加持下,每一个都有了一张“身份证”,实现了全程溯源。

昆山市2021年发布了《关于推进制造业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的若干措施》,53个智能化改造和数字化转型项目已经启动; 江门市同样立足本地区位优势和制造业基础,大力发展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

如下图所示意,不同的中小城市在开展产业/经济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可选择一个或多个特色细分产业组合推进。 例如,开封市正在积极打造千年古都数字文旅新名片; 宿州作为农业大市代表,在发力农业数字化的同时,也在创建“中国云都” (数字产业) ,通过两手并举来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

第二,考虑城市区位的差异

处于城市群、都市圈中的中小城市,与中心城市及周边中小城市抱团式的一体化、同城化发展将成为提高核心竞争力的重要方式。 因此,此类中小城市需要考虑借助新一代数字技术实现跨城市的交通、通信、算力等城市基础设施网络化、互通化,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资源的均等化、共享化,以及人口流动、生态环保等城市跨域治理的精细化、协同化。

例如,浙江省平湖市作为百强县,正在积极打造数字化改革的标杆城市,着力缩小与上海、杭州等地差距,全面接轨和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

除了城市群和都市圈的因素外,东、中、西、东北各区域的中小城市也将落实相关的国家发展战略,在发展目标上有所差异,因此相应的数字化转型切入点和路径也将有所差异。

例如,中部的湖南省石门县是国家主体功能区 (国家级重点生态功能区) 建设试点县,在2018年成功脱贫后,积极探索新石门的发展路径,目前正在大力推进县域治理数字化转型,以建立跨部门、跨层级的城乡融合现代化治理模式。

再如,处于西部的贵州省务川县在关停矿山、加强生态治理、筑牢生态安全屏障的同时,利用独特的仡佬族文化和生态优势,转型发展绿色经济,基于区块链、云计算等数字化能力,打造独特的县域旅游和生态农业。

城市数字化转型是塑造核心竞争力的关键举措。 对于中小城市而言,在数字化转型中不能简单照搬大城市的模式和路径,需要立足自身产业、经济、区位、人口等方面的特色和需求,找好切入点,优先将有限的资金投入急迫性、重要性更高的领域,关注投资性价比和所带来的价值,循序渐进,走出有限资源下的特色转型之路。

 

WeCity未来城市

WeCity未来城市是腾讯研究院旗下的城市研究集群,也是腾讯智慧产业的顶层设计概念。 我们依托于腾讯领先的前沿技术与丰富的产品实践,致力于在数字政务、城市治理、城市决策和产业互联等领域提供思想洞察和交流平台,为建设和关注未来城市的群体提供决策参考。 如果您对这个主题感兴趣,可以来稿或与我们沟通您的所思所想!

 

联系地址

tencentresearch@tencent.com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