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益数字化,破题正当时

|热点专题 作者:腾讯研究院 2021-07-06

​当前全球已经步入数字社会,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等数字技术,逐步深入社会生产和大众生活,不可逆转的数字化浪潮,已经成为当前社会的基本面。公益数字化是公益组织应时代之需,解决长期以来公益运作的痛点,以科技助力社会问题的解决和社会价值实现的新路径。
历经二十余年发展,公益数字化围绕着“
传播-捐赠-服务”呈现出四个阶段的螺旋式演进。站在2021年展望未来,公益数字化正在回归以社会价值为中心,步入“公益服务创新”内核,意味着公益数字化从散点式突破,逐步进入深水区,势必将成为公益各方思考下个十年发展的核心命题。

虽然公益数字化蓝图广阔,但当前发展任重道远,面临着有意愿但投入不足,资金、人才、供给等多重掣肘。围绕公益数字化的行业共建议题,2021年中国互联网公益峰会(公益数字化)平行分论坛上,与会嘉宾围绕公益数字化的行业现状、机构实践、传播与服务、价值回归等不同视角进行了深入分享和思想碰撞。

以下是腾讯研究院X腾讯基金会整理的7位嘉宾主题发言内容。

主持人

吕朝 恩派公益创始人

发言嘉宾(按姓氏拼音排序)

志刚 爱佑慈善基金会秘书长

郭润苗 灵析联合创始人兼CEO

孙怡 腾讯研究院研究中心副主任

周博云 微信战略研究中心总监

周健 北京感恩公益基金会发起人、公共政策与社会评论专栏作家

朱健刚 南开大学教授、广州公益慈善书院创始人

【亮点编摘】

l 公益数字化进程分为五个阶段:单一局部应用信息化;多部门实现信息化;全流程信息化打通,建立数字化系统;组织内外部打通,数据驱动业务;全面协同智能驱动的数字生态。

l 数字化的两个核心概念:对内,数字化能够沉淀可复用的核心数据资产;对外,可以高效率、低成本的提供即时性服务。

l 公益数字化能够推动公益行业发展质量的提升,包括提升公益组织的专业度,加强公益组织和人之间的信任感,加深公益组织的敏捷性,最终在科技向善引领下,实现可持续的社会价值创新。

l 沉浸式公益传播,需要具备四个要素,多维触达、瞬时双向、真实共情、有效反馈。

l 数字化对公益组织意味着是去中心化,是分权,是把公益的决策权交还给社会。给公益组织带来的是资源整合与分配机制的变化。

l 数字化会带来两个非常重要的变化,第一个变化是带来强大的技术赋能,但是第二个变化可能会带来草根组织的价值内卷。

丛志刚:

爱佑慈善基金会的公益数字化实践

爱佑将公益数字化进程分为五个阶段。第一阶段,单一局部应用信息化。第二阶段,多部门实现信息化,有专门的IT部门。第三阶段,全流程信息化打通,建立了数字化系统。第四阶段,组织内外部打通,数据驱动业务。第五阶段,形成全面协同智能驱动的数字生态。当前爱佑处于第三个阶段到第四个阶段的过渡中。

在做数字化之前,统一数据标准是一个必须要做的基础工作。比如说,爱佑做先天性心脏病的救助项目,大概涉及80多个病种,又跟几十家定点医院合作,但我们发现大家对每个病种的叫法都不太统一,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是无法开展数据工作的,所以统一标准就是前提。因为这项工作涉及整个机构,工作量也非常大,所以是个典型的一把手工程。爱佑是由理事长亲自牵头,所有部门主管参与推进落地,用了半年的时间才把它做完,最后形成了84类200多万条的数据字典。

对于一个慈善组织而言,资金管理是重中之重。这不仅涉及到财务系统,还有业务系统、捐赠人服务系统、行政办公系统等等。爱佑专门建立了资金管理系统,实现了各个系统资金的打通,使各种维度的资金口径一致,各种业务活动的数据也一目了然。比如我们的医疗救助项目在执行时会存在很多小额捐赠人组合起来救一个小朋友的情况,我们的系统就可以清晰地展示出这位小朋友是由哪些捐赠人共同救助的,也可以告诉每位捐赠人他们的捐款帮助了谁。

爱佑为捐赠人设立了捐赠人台账,每个月我们都会给捐赠人推送一个报告,详尽地列示捐赠人所有的捐赠款项和支出情况,包括每笔支出的明细、经脱敏后的受益人列表等。

在做儿童医疗项目时,我们发现捐赠人的需求是多样性的,比如指定一个病种或一个地区等,需求的组合也特别多,为此爱佑开发了智能匹配系统,根据患儿的个性化标签和捐赠人的需求偏好进行系统自动匹配。

爱佑资金轨迹的桑基图(隐私信息已脱敏)

除此之外,利用爱佑资金流向轨迹查询系统这张大网,爱佑的每笔善款收入和支出都清晰地对应起来,如上图所示,善款进入到哪个项目,又进入到哪些定点医院,定点医院又救助了哪些小朋友等等,都能非常清楚详细地展现出来。

三年前,爱佑区块链救助公示平台正式上线,从那时起,爱佑儿童医疗救助数据(隐私信息已处理)全部都上了区块链,供大家永久地监督和审核我们的工作。

 

迈向“公益数字化”的征程是漫长的,爱佑将继续和公益伙伴们一起努力,积极利用数字化技术和工具,创新公益项目并提升运营效率,更好地为社会创造价值。

郭润苗:

公益机构数字化转型最佳实践

数字化的流程分为四个大阶段:传统手工、信息化、数字化、智能化。根据灵析系统数据和调研统计,现在大约有93%机构处在半手工、半信息化的阶段。当前大部分机构还在信息化初级阶段,有一小部分机构完成了整个信息化的闭环。拥有完整的数字化模型,进入数字化的初期阶段,下一步能不能进入智能化阶段,还需要机构数据大量沉淀和行业数据的积累。

灵析服务行业机构多年,总结出数字化的两个核心概念:对内,数字化能够沉淀可复用的核心数据资产;对外,可以高效率、低成本的提供即时性的服务。

想实现整个机构信息化,或者未来数字化,每个机构都面临着志愿者、捐赠人、受益人、合作伙伴、企业、媒体、政府等各利益相关方的联络。每一个环节机构和用户沟通的时候都有相应的功能模块,包括但不限于活动、筹款、传播,表单等,各环节会沉淀大量数据。数据能沉淀多少,这个不同的系统之间的弹性非常大。

好的数据建设有三个标准,首先数据是一致性的,其次是实时的,最后是数据在线化。一致性是说同一个数据在不同的地方有完全相同的含义,实时就是说,数据随时更新并被查看。在线就是意味着数据随时可以被使用。有了这样的数据,可以使用项目看板做最基本的统计分析,也可用做未来的智能引擎和数据洞察的基础。

我们总结了机构做数字化的四个常用步骤。首先目标是提升流程效率、沉淀数据资产,其中核心是沉淀数据资产;第二从本着全部打通的思想,痛点切入,逐个突破;第三是坚持使用,并持续迭代优化,因为系统是用出来的,不是做出来的;第四是可以多系统结合,但要确保数据统一管理。最后,是通过灵析多年实践的经验给机构一些实践准则。从概念来说:数字化是手段,转型是目标,首先要以更好的客户服务为中心;二是坚持积累数据资产,坚持管理和产品迭代改进;三是重视流程制度和人员培训,塑造数字化成就感;四是不倡导过度追求先进高科技,寻找合适的就可以;第五是对服务商的建议,要赋予机构伴随工作自动化沉淀数据的能力。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很难成功,需要在工作里面随着工作把数据沉淀下来,最后达到数据化的成果。

 

孙怡:

解锁可持续社会价值创新,公益数字化报告解读

公益数字化是一个非常系统性、开放性,且有探索性的话题。在这次的研究中,我们调研270家公益组织,进行15场深度访谈。首先,想尝试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要做公益数字化?什么是公益数字化?什么不是公益数字化?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数字化不是目的而是手段。公益数字化的使用主体为公益组织和公益人,并通过数字化连接更广泛的社会力量,共同推动面向受助群体的社会问题解决和社会价值创造。公益数字化的载体为数字技术和工具,典型应用场景围绕公益组织的价值链开展,核心为公益组织面向受助者群体提供的数字化服务,及公益组织自身运作的数字化转型。数字化并不仅是工具和产品的简单应用,而是要实现从数据积累到价值创造的有效转化。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在整个数字化的发展浪潮中,我们需要保持理性。数字化可能会给公益行业带来很多改变,但是不变的是公益人的理念与担当,公益向善向爱的情怀不能改变。

对于公益数字化的现状可以用任重而道远来概括。首先是“矛盾性”:七成的公益组织负责人对数字化有迫切的需求,但66%的公益组织在数字化上的投入仅占总投资额的1%以下。

第二是应用层面:应用不均衡,需求未满足,数据没价值。当前,公益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