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数字经济的差距

|热点专题 作者:闫德利 2021-06-23
  

 

作者

闫德利   腾讯研究院资深专家

 

我国数字经济领先全球。 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认为,中国和美国共同领导着数字经济发展。 根据信通院数据,我国数字经济规模连续多年位居世界第二位。 然而与最高水平相比,我国在多个关键指标上仍存在较大差距,存在有待补齐的短板,主要体现在核心技术和理念塑造、产业互联网、国际化、人才和碳中和五个方面。

 

核心技术和理念塑造: 历史因素所致

 

数字技术起源于战争。 “二战”中,同盟国为满足快速计算需要,在艾伦·图灵(英)和冯·诺依曼(美)两位先驱的指导下开始研发电子计算机。 1943年,英国发明了第一台可编程的电子计算机——巨人计算机(Colossus Computer),以破译德军密码; 同年,美国为完成火炮弹道运算,开始研制可编程的通用计算机ENIAC。 三年后,该机器在宾夕法尼亚大学宣布诞生。

英美是数字技术先行者,20世纪几乎所有重要发明均诞生于两国,例如电子计算机、晶体管、集成电路、阿帕网、微处理器、移动电话、PC和万维网。 如下表所示。 携上世纪之余威,美国至今仍引领着核心技术的发展方向。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前沿技术准备度指数,美国、瑞士和英国分居前三位,我国仅居25位。 根据ICinsights数据(2021),全球前15名的半导体厂商中,美国有8家,中国仅有台积电和联发科2家,且均在台湾省。 我国是后发国家,数字技术创新已取得难能可贵的成绩,跟跑加快、并跑增多、领跑涌现。 但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在关键核心技术和生产工艺等方面仍存在较大差距。

表1 数字技术领域的重要发明

来源: 腾讯研究院,2021年6月。

与核心技术相关且类似的是理念塑造。 重要的数字理念往往是由美国人或美国企业首先提出,例如: 人工智能、共享经济、电子政务、电子商务、大数据、物联网、云计算、智慧城市和工业互联网等。 这些都是我国的重点工作。 如下表所示。 我国对世界理念的贡献还较少,仅有“互联网+”等少数几个。

表2 美国首先提出的重要数字理念

来源: 腾讯研究院,2021年6月。

 

产业互联网: 亟须迎头赶上的短板

 

在数字经济的大路上,美国是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双腿跑”,我国则是“单脚跳”——消费互联网一枝独秀,产业互联网刚刚起步。 这使我们的旅程异常艰辛,亟须补上产业互联网的短板。

在北美15大互联网公司中,Salesforce、Shopify、Square和Zoom四家属于产业互联网公司,微软、Amazon、PayPal、Adobe和Intuit五家兼具产业互联网属性,消费互联网和产业互联网的企业数量比较相当,如下表所示。 产业互联网的优势更能体现在细分领域,在各垂直行业(如医疗、零售、物流、餐饮等)和业务领域(如HR、IT管理、财务、CRM、协同管理等)都能孕育出若干专业小巨头,呈现出百花齐放、灿若星辰的市场格局。

表3 北美15大互联网公司

来源: 腾讯研究院,数据截至2021年6月2日。

云计算是产业互联网的基石,我国的云市场仍处于培育期。 根据IDC数据,2020年我国公有云市场规模为194亿美元,仅占全球的6.5%。 软件定义世界,SaaS引领未来。 我国SaaS市场规模仅占全球的2%(IDC,2019)。 相较于美国,我国SaaS“落后十年,十倍差距”。

 

国际化:我国多数互联网公司的业务仅限大陆地区

 

美国公司天然是国际化公司,面向全球提供服务。 美国企业平均有35.9% 的收入来自美国之外,其中科技行业国际收入占比最高,达55.86%(来源: Morningstar,2019年9月)。 五大科技公司中,苹果、Facebook和Alphabet三家的国际收入占比均超过一半,微软接近一半,亚马逊也有27%,如下图所示。 美国很多创业公司也是国际化公司,例如金融科技独角兽Spoton成立仅有4年,但业务已拓展到墨西哥和波兰两国。

图1 2020财年美国五大科技公司国际收入占比

备注: 亚马逊把收入分成北美、国际和AWS三个分部。 因此,亚马逊的国际收入未计入加拿大,也没有计入AWS的国际部分。

我国多数互联网公司主要服务华人市场,国际收入少到无须在财报中予以披露。 在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只有小米受益于中国制造,国际化业务取得了与美国巨头相当的成绩,2020年占比达到49.8%。 其他9家中,只有腾讯和阿里巴巴两家公布了国际收入情况,2020财年两家公司国际收入占总收入比重均为7%。

 

人才: 移民撑起美国数字经济半边天

 

美国高等教育发达,是一个多元化的移民国家。 移民更具冒险意识和创新精神,他们撑起了美国数字经济的“半边天”。 根据Kpcb数据(2019),在美国市值最高的25家科技公司中,有15家是第一代或第二代美国人创建或参与创建。 雅虎、eBay、Google、Facebook、PayPal、Zoom、Uber、Snowflake、Palantir、Slack等众多数字公司是由第一代移民创建(或联合创建),苹果公司创始人乔布斯是第二代移民,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的继父是古巴移民。 美国数字公司还聘请了众多外国人担任重要岗位,微软、Alphabet、Adobe、IBM等公司的CEO都是印度裔,他们在印度出生并读完本科。

华人也走向世界,在海外创立了众多优秀互联网公司。 Sea是其中的佼佼者,是东南亚市值最高的公司,其创始人李小冬在国内接受高等教育,公司核心领导团队以华人为主。 Zoom、DoorDash、Upstart Holdings、Opendoor、Wish、YouTube、雅虎等美国著名互联网公司都是由华人创建(联合创建),如下表所示。

表4 华人在海外创立的部分互联网公司

来源: 腾讯研究院,数据截至2021年6月7日

我国也聘请了很多外国专家,他们为建设中国作出了贡献。 但我国互联网公司中来自外籍的雇员数量还非常少,基本上是本土人才。 与美国“国际市场、国际人才”不同,我国是“国内市场、国内人才”。 在互联网的人才竞争中,我国处于明显劣势。

 

碳中和:多家欧美数字科技公司已实现碳中和

 

气候变化是人类面临的最重要问题。 《巴黎协定》(2015)提出“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低于2°C之内,并努力将气温升幅限制在工业化前水平以上1.5°C之内”。 近年互联网公司积极推进碳中和,大力倡导低碳减排,以加快实现该目标。

目前,欧洲五大互联网公司中已有2.5家实现碳中和: Adyen和Zalando均在2019年; 另外半家是Delivery Hero,其欧洲业务从2020年实现碳中和,并承诺2021年成为一家碳中和公司。 美国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已有5家实现100%可再生能源——谷歌、苹果、Netflix、Facebook和Intuit,另有4家把目标时间定在了2025年之前; 已有6家实现碳中和——谷歌、微软、Adobe、Intuit(全球运营)、Salesforce、Facebook(范围1和2)。 如下表所示。

表5 美国十大互联网公司碳中和情况

来源: 腾讯研究院,2021年6月

我国是全球第一排放大国,作出了“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的庄严承诺。 但目前来看,国民碳素养还有待提高,绿色环保理念尚未充分融入百姓的生活学习、企业的生产经营而成为一种习惯。 人们过度消费、铺张浪费的现象比较普遍,没有哪家企业实现碳中和,甚至鲜有企业对碳足迹做出清晰统计。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