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老化设计:理解、善待和接纳“老”,是每个人的必修课

|热点专题 作者:陆诗雨 2021-05-10

    

 

作者

陆诗雨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老年,是每个人所必经的生命阶段,也构成了社会中的一个显性群体。 截止到2019年末,全国有超过2.5亿老人,占全国总人口18.1%; 预计2050年,这一群体占比将增至总体的三分之一。 人口结构急遽变“老”,科技产品还在持续更“新”,老龄社会与数字社会已经相逢。

数字适老不仅是为了解决当下的老龄化进程问题,也是为每一个人的未来数字生活探路。

对于 这种“新”与“老”的反差,美国学者Prensky和Frye曾做此分类: 青年人是引领浪潮的“数字原住民”,中年人是亦步亦趋的“数字移民”,老年人则是被拒之门外的“数字难民”。 现实中,年轻一代对于老年人使用新科技的认知,也时而停留于漠不关心的调侃与未经调查的担忧,夹杂了多少标签化和刻板印象。

2020年11月国务院印发的《关于切实解决老年人运用智能技术困难的实施方案》,让全社会的注意力聚焦在这一熟悉而又陌生的群体,熟悉到他们就是我们最亲最爱的家人,但又陌生到,大部分人都未曾真正理解他们真实的需求与痛点。 本文从数字产品设计的角度,尝试浅析适老化设计中简单、易行的方法。

 

 

感官适老: 让衰老变得柔和

 

随着年龄的增长、身体机能的下降,老人在视觉、听觉、触觉上都会感受到自身的衰老,一些年轻时做起来轻而易举的事情,会变得无比困难。 这对大部分老人,尤其是初老老人,以及自我尊严感要求比较高的老人,是一种非常不好受的滋味。 数字产品能做的,只能是理解老人身体机能发生的变化,并作出一些适老的调整,让“衰老体验”变得更加柔和。

▌视觉

老年人在辨色、视力、视觉搜索能力上都会下降。 老年人的角膜、晶状体、玻璃体等屈光度的下降和瞳孔缩小,使进入眼内的光线量减少。 60岁的老年人光线能够进入视网膜的数量是20岁青年人的30%,70岁之后只有12%。

老年人辨别颜色的能力与年轻人相比平均低33%左右,但是针对不同色调老年人的判断能力有所不同。 比如,老年人对红、黄色系的辨识度普遍能超过蓝、绿色系; 换言之,老年人面对暖色调时的辨识能力要高于冷色调。

Design for Age提示:

  • 一些重要信息应尽量清晰,字体工整易读;

  • 避免在一些重要信息上使用蓝、绿色,尤其是对背景对比度低的情况下;

  • 视频类产品,如果是面向老人,一些重要信息需要延长停留时间。

▌听觉

老年人对声音的灵敏度会逐渐丧失,部份老年人因视觉受损或自身限制,对声音输入和输出都存在困难。 即便是一些过往熟悉的声音,即便是至亲,也会开始变得难以识别。

Design for Age提示:

  • 一些通过声音传达的数字服务,应该给予老年人有效的信息提示与反馈。

  • 一些重要的声音信息,应配上文字信息,缓解听觉障碍的难题;

  • 视频类产品,如果是面向老人,一些重要信息需要辅助字幕,并延长停留时间。

▌触觉

老年人指尖的触觉敏感度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降低,肢体灵活度和触觉敏感度下降。 在肌肉控制方面,老年人第一手骨背间肌随意收缩产生的精细动作的加速度存在波动,导致老年人手部精细动作控制的精确度下降。

Design for Age提示:

  • 尽量避免需要老年人手指外展、内收等对调用肌肉有要求的姿势;

  • 一些重要信息,可给予点触一些明显的反馈,如图标下陷、震动等;

  • 增大点触区域面积,增加相邻的互动元素之间的距离。

此外,一些国外研究还给出过比较明确的设计建议,比如两个互动元素之间至少相距2毫米,按钮至少对角达到9.6毫米,需要被鼠标点击的元素对角至少达到11毫米,但其实也还需要适配不同的屏幕大小和老人的实际需求。

 

   
  

情感适老: 让孤独多一扇窗口

 

孤独,恐怕是绝大部分老人生活中都很难避免的情绪。 尤其是迈入高龄,一些曾经的亲人、好友,甚至是伴侣逐渐离开人世,这种孤独感是年轻人极难体会的。

但是,即便我们没有感同身受的机会,也需要充分理解老人的情感处境,在情感上给予他们更多的慰藉与温暖。 比起感官上的适老设计,情感上的适老更不易把握,数字化能发挥的作用也会更有限。

在一则新近的对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镇所辖的6个行政村中405位老人进行的田野调查中,以K-均值的方法识别出老年人的五种社会网络类型,颇具参考意义。

老年人的社会网络类型对其精神健康有着显著的影响,限制型和家庭限制型网络的农村老年人的精神健康水平最低,家庭型网络老年人的精神健康水平低于朋友型网络,多样性网络的农村老年人精神健康水平最高。 数字化的社会互动可以更低的成本,更高效的连接帮助留守老人修复、充实社会网络。

Design for Age提示:

  • 促成老年人与更重要的人之间的小团体的连接,而不是一个巨大的、无差别的社交网络;

  • 鼓励亲人参与老人对数字产品的学习,比如腾讯应用宝的长辈关怀功能,可以让子女在异地也能一键帮助父母解决手机难题;

  • 对于老年人的孤独问题要保持敏感,回应需求。 比如散步打卡,包含主动承诺的关系,通过一些数字反馈,让个人与产品之间建立一些情感联系。

  
  

机能适老: 对老人充分信任

 

随着年龄的增长,老年人在感官能力逐渐衰退的同时,他们看待世界的视角和心态也会发生变化,这往往与身体机能衰退,情感连接松懈密切相关。 然而,这里我们想要提出一种略微有些“不合时宜”的观点——数字适老不必过分“面面俱到”,给老人一些耐心、机会和信任。

老人可能会学得慢一点,也如果方法得当,他们亦有可能缓步跟上,真正融入到数字社会中。

▌注意力

学术研究中观察到,老年人在注意力持续时间、坚持度和集中彻底度上表现优秀,有95%的老年人做事情能“有条不紊”。 但是老年人在执行多任务操作时,注意力会比年轻人更难集中。 当注意力难以集中却需要作出决策时,老年人对此前做过的决策更有安全感。

Design for Age提示:

  • 无须避免使用长文和深度内容;

  • 在显示重要信息时,可避免多任务划分老年人的注意力;

  • 对于一些常用决策,可以适当提高“快捷访问之前的选择”的逻辑优先级。

▌记忆力

记忆有很多种不同的类型,受衰老影响也不同。 比如内隐记忆(关于如何做某事的记忆)通常不受年龄影响,这说明所有年龄段的人都有能力学习新技能并在日后重复操作。 但是随着年龄渐长,其他种类的记忆很受影响,尤其是短期记忆和情节记忆。 虽然机制不明,但老年人通常很难运作他们的工作记忆,这意味着他们不容易理解新概念。 还有前瞻性记忆(关于未来要做某事的记忆)也很受影响。

老人如何处理这些记忆力衰退呢? 研究发现依然是纸笔为王,老年人几乎全部使用日历或者日记来辅助记忆,优秀的数字产品可以提供辅助的巨大潜力。

Design for Age提示:

  • 逐步介绍产品功能,防止老年人认知过载;

  • 对一些复杂操作,需要复习先前操作;

  • 为习惯性的重要事项,提供提醒和闹钟。

▌数字经验

由于大部分数字产品的设计者都是80后,甚至90后,很难具备“衰老经验”,也很难避免一些预设——认为一些操作、功能是所有人都懂的。 这对老年人来讲,是一种隐形的“数字鸿沟”。

Design for Age提示:

  • 不要对用户的知识储备做任何假定;

  • 注意某些功能是否假定用户是年轻人,比如一些车险订购单上让用户填写自己的第一辆车,但可能对老年人来讲是太遥远的记忆;

  • 一些比较高阶的建议,是鼓励用户通过一些自然行为来完成任务,如微信“摇一摇”、微博“吹一吹”功能都是比较典型的自然行为倾向设计。

 

结语

 

其实Design for Age也好,数字适老也罢,看似是一种对老年群体的社会关怀,但实际上所有人都将不可避免地走向衰老。 生命必然衰老,但科技进步的速度却不可能放慢。 如何理解老、对待老、接纳老,实则是所有人生命中必学的功课。 或许今朝我们所思索、所尝试的一切,在未来的某个时间里,又将与我们久别重逢。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