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斯克正在成为“全球带货第一人”

|科技向善 作者:腾讯研究院 2021-03-03

“科技向善月度观察”由腾讯研究院汇编,每月整理最新一月全网科技向善相关资讯、观点与实践产品,为科技向善的探索注入全新动力。


       一个机器人警察,正在纽约的街头游荡。

       这是纽约警方部署的机器狗,名为Digdog,由波士顿动力公司开发。
       Digdog尚处于测试阶段。它匹配了人工智能系统、照明灯、摄像头和传感器,能够实时拍摄视频,并能实现双向通讯。
       重达70磅的Digdog四肢灵活,最高行进速度为每小时5km,不仅能爬楼梯,还能承载重物。它目前的主要用途是,在真人警察进入危险区域之前,先近距离潜入侦查周围环境,提供可疑装置或潜在危险地点的图像,以此起到保护警察、拯救生命的作用。

       此前,波士顿动力因为缺乏变现模式而不得不三易其主。作为波士顿动力Spot机器狗的一种商业化尝试,虽然Digdog能够实现的任务还较为单一,功能也相对有限,但它的出现,无疑显示机器人们正在离开实验室。
       不过,这个世界准备好了吗?
       2月初,波士顿动力还发布了一支预告视频,展示了Spot机器狗的扩展机械臂功能。在视频中,多了一条手臂的机器狗,不仅能变身保姆,捡起随地乱丢的袜子、自主识别捡垃圾,还掌握了跳绳、操作开关和阀门的技能。

       但Spot愈发无所不能,人们就愈发担忧。特别是当机器狗与暴力行为联系在一起时,这种担忧就更加强烈。
       别忘了,波士顿动力公司的原始研究就源于美国国防部数千万美元的资助。
       人机关系始终是科技伦理系列问题中的核心命题。我们既不想让机器完全成为实现目的的工具,因为这无疑会丧失获得更大发展的可能性,但在人类中心主义根深蒂固的今时今日,我们更不能接受沦为机器的奴隶。
       随着现实中像Spot这样的新兴技术快速发展,人机关系议题也就愈发紧迫起来。
       毕竟,虽然我们现在还能淡定围观机器人们一起跳绳或完成团体舞步,但是可能在不久后的某一天,这些扭捏作态的机器人就会发展到我们笑不出来的地步。
       不过,我们倒也不必像埃隆·马斯克那么悲观。2014年,马斯克在麻省理工学院演讲时,称人工智能是人类最大的“生存威胁”,并将发展人工智能比作“召唤恶魔”。
       适度的警觉有所必要,但对技术的过度紧张实际上阻碍的是人类自身的发展。

       有可能连马斯克自己也忘记了当年宣扬的这套威胁论,毕竟他正在向成为“带货第一人”的路上狂奔。
       1月底,马斯克先是在Twitter的个人简介中添加了#比特币的标签,这一举动造成市场短时间暴涨,使比特币价格在一小时内上涨超6000美元,突破38000美元/枚。而后在2月1日,马斯克再次发声支持比特币:
       “比特币是一个好东西,我是支持者。我应该在8年前就买进比特币,这场盛宴我迟到了。”
       根据2月8日特斯拉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文件,吃瓜群众才知道,特斯拉已经购买了价值15亿美元的比特币,并将在不久后将接受比特币付款,这将使特斯拉成为第一家接受比特币支付的大型汽车制造商。
       而根据投行Wedbush估计,特斯拉在过去一个月已经通过比特币赚取了约10亿美元的收益。分析师Dan Ives认为,特斯拉投资比特币获得的收益可能比2020年卖电动车赚得还多。
       接着,马斯克如法炮制,在Twitter上发表道:“狗狗币被低估了”。
       狗狗币(Dogecoin)是与比特币类似的另一种虚拟货币,马斯克曾被称为“狗狗币CEO”,并将其选为自己最喜欢的加密货币。根据网民调查发现,马斯克很可能是360亿枚狗狗币的拥有者,相当于整个市场供应量的27%,价值约25亿美元。这也就能理解为什么他热衷于为狗狗币疯狂摇旗了。

        不过,也不乏有人质疑马斯克的做法。比如被称为“末日博士”的知名经济学家鲁比尼(Nouriel Roubini)就表示,马斯克在特斯拉投资比特币之前发布有关比特币的推文是一种市场操纵行为,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应该对此进行调查:
       “这是不负责任的,是市场操纵。证券交易委员会应该调查那些对市场有影响并操纵资产价格的人。这也是犯罪行为。”
       但无论如何,在各方力量的助推下,1月份比特币活跃地址数超 2230 万个,创历史新高。这里还是要提醒各位理性看待虚拟货币,投资需谨慎。毕竟前几日比特币就经历了大幅价格动荡,一度由5.8万美元跌至4.7万美元,跌幅超20%。
巧合的是,特斯拉的股价也出现了8.6%的下跌,这是该公司自去年9月以来的最大跌幅,市值缩水152亿美元。

        除了虚拟货币,近期马斯克最成功的带货案例当属Clubhouse。2月1日,马斯克出现在Clubhouse的一个房间中,分享了对火星计划、比特币、脑机接口的看法,还邀请Robinhood的创始人加入,聊了散户冲击华尔街的事件。这次分享吸引大批听众蜂拥而至,直接让Clubhouse遭遇短暂系统过载。这次分享,让这款语音社交软件在全世界范围内爆火。之后马斯克又跟坎爷Kanye West约谈,更是让Clubhouse服务器一度崩溃。

       无疑,Clubhouse代表着一种新的社交方式,它的火爆一方面是由于产品本身的优秀机制,也体现出互联网用户对高质量社交分享的渴望。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这或许是它的众多模仿者最应该明白的道理。
       新的形态,旧的问题,Clubhouse这种模式势必也会面临种种风险。此前,腾讯研究院发布的一篇文章和一期“二维无码”播客,分析了它火爆的原因以及在多个层面的可能性问题,尤其是在内容安全方面。而在前几天,Clubhouse确实也遭遇了音频泄漏的问题:
       一位身份不明的用户将 Clubhouse 的音频从“多个房间”传送到他们自己的第三方网站上。随后,Clubhouse 公司表示将永久禁止这一用户,并配备了新的安全措施以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出现。
       但也有研究人员认为,Clubhouse 平台可能永远无法兑现这样的承诺。
       说回马斯克,他的“宇宙WiFi”项目Starlink(星链计划)大计显然取得了比人们想象中更快的进展。
       继1月20日SpaceX成功发射2021年第一批星链卫星之后,2月4日,SpaceX的“猎鹰 9 号”火箭在肯尼迪航天中心 39A 发射台成功发射,将又一批 60 颗星链卫星送入太空。

       Starlink是SpaceX一项雄心勃勃的项目,该项目使用数千颗卫星构建互联网网络,旨在为地球上任何地方的消费者提供高速互联网。
       此前,SpaceX 公司向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提交了一份请愿书,里面详细介绍了星链计划的一些细节。该内容主要包括 Starlink 提供电话服务、对语音呼叫紧急备份,以及通过美国政府的 Lifeline 计划为低收入的人群提供更便宜的套餐等几个方面。
       Starlink大计看起来是十分必要的,尤其是在突然断网的情况下。毕竟就在1月底,美国东海岸数以千计的用户面临 Verizon 通信等宽带网络提供商出现的大范围互联网中断问题,同时影响了谷歌、亚马逊、Zoom 以及其他公司提供的在线服务。
       除此之外,Starlink也有助于解决网络资源分配不均的问题,在那些上网条件极为不便或者上网费用高昂的地区,这可能是实现网络普惠的一种较为有效的解决方案。

       自去年10月起,SpaceX便开始了 Starlink 的公众 Beta 版计划,服务价格为每月 99 美元,同时用户需要支付 499 美元购买接收设备(上图即为星链终端)。而在2月9日,SpaceX 已经悄悄在世界各地开放了星链互联网的预订计划,美国各地以及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其他国家已经陆续收到了确认函。
       根据2月初SpaceX 公司提交给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FCC)的文件中披露,其 Starlink 卫星互联网服务已经“在美国及美国以外地区拥有超过 10000 名用户”。
       谷歌公司此前也尝试过类似的项目,即利用巨大高空气球为世界偏远地区提供高速互联网。但是,由于无法找到一种可持续的商业模式和愿意合作的伙伴,谷歌于前些天宣布,将逐步关闭相关项目。
       而在马斯克强大的带货能力下,Starlink的表现如何?我们拭目以待。

       以上就是本期“科技向善月度观察”的全部内容。在接下来的时间,我们将继续为你带来与科技向善相关的更多内容,如果你有相关意见和思考,可以通过tencentresearch@tencent.com联系我们。

       整理/汇编: 腾讯研究院 策划中心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