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企业如何进行社会创新?

|产业经济 作者:陆诗雨 2021-03-02

     

       在中国社会科学院吕鹏研究员团队撰写的《寻找座头鲸:中国企业是如何进行社会创新的?》一书中,他们描绘了一幅企业社会创新的图景和案例。座头鲸,用以指代那些社会价值可以达到10亿美元的企业,它们致力于为解决社会问题提供创新产品和服务。从国内外科技企业进行社会创新的模式与路径来看,"企业社会创新"并非只诞生于大厂,数字科技赋能社会的道路千万,条条道路都始于对社会创新和科技向善的理解和践行。

当我们谈社会创新时,

我们在谈什么

       首先会想到的是企业践行社会责任。企业社会责任的概念最早于1924年由Oliver Sheldon提出。狭义上,CSR是指企业应该通过管理获取最大利益。这一观点认可了企业的经济作用对社会进步的影响。广义上,企业的社会责任不仅意味着企业的经济利益,更意味着平衡各方的利益。
       其次还可能会想到慈善或者公益。狭义上,公益指的是公共利益主体,包括个人或社会组织,以非政府性的形式,进行的非营利性和义务性的社会活动和行为。广义上,公益则包含一切涉及公共利益的行为。另外,公益与慈善常被混淆。公益代表对全社会的公益行为,慈善代表的则是对特定人群的具体行为。
       此外跟数字科技相关的社会创新,有时还与科技伦理有交叉。目前学界对科技伦理缺乏统一的定义。主要有两种理解,一是科技的伦理,指由科技的发展带来的伦理问题;二是关于科技的伦理,强调伦理道德应成为科技活动的前提。
       然而我所理解的社会创新,尤其是数字科技企业的社会创新,会比这些概念更加具体。简单来讲就是两点:一是实现技术为善,二是避免技术作恶。前者指向一些具体的“善品创新”,主动寻找科技可为善的领域和产品定位,以实现用户价值和  社会效益;后者指向“产品底线”和“问题解决”,从不作恶到企业主动解决科技可能引发的各种意外的社会问题。这两点都包含了无限创新的需求和机会。

大公司如何进行社会创新

       在科技向善的实践中,“善品创新”是无论大小公司都同等面对的重要挑战与机遇;但“产品底线”和“问题解决”却是大公司需要尤为关注的命题。大公司的产品业态已趋于成型和成熟,由于产品的用户渗透率极大,牵一发而动全身,因而,既有业务如何维持高底线,如何主动面对、解决产品引发的社会问题和冲击,乃至如何将解决方案转化为全新的业务机会,都是尤为重要的。
       在大公司的这种向善实践中,有两大领域的问题需要厘清:一是社会创新与商业的关系,二是社会创新的行动路径。
       第一点,社会创新与商业的关系。毫无疑问,社会创新能够开启新的商业机会。除此之外,从目前有限的实践案例中,我们还可见到另一种商业回报路径:即通过主动解决产品引发的社会问题,化解潜在的社会风险,帮助企业保持健康而长远的生命力。例如快手通过流量普惠策略,保持短视频生产者的多元繁荣;美团以青山计划,补偿外卖行业对环境和森林资源的消耗;微信从零搭建起反洗稿机制,以鼓励原创精神,反制流量逻辑对内容生态的冲击。
       可见,如果把时间线拉长,向善有助于企业发展,与商业逻辑是内在一致的。二者是一种共赢共生的关系,是通过最大化用户价值和社会效益,反哺企业进行可持续发展。然而,回到短期视角,保持高标准高底线,需要企业审慎、有节制地发展;主动解决社会问题,则意味着需将部分生产资源分配到不产生直接收益的工作之中。于是,在科技行业瞬息万变的竞争中,这种选择往往面临着激烈的外部竞争压力和各种“抄近道”的诱惑。这种短期压力直接映射到了大公司的KPI设  计里。企业的长远价值和短期KPI之间一直存在着张力,如何平衡?这将极大影响企业向善的落地效果。
       第二点,社会创新的行动路径。在腾讯研究院两年多来的梳理和实践中,已经初步探索了不少科技向善的行动路径。例如:
       个案借鉴:发现、剖析、传播好案例,精髓在于能够直接吸取成功的经验和方法,暂时绕开科技向善理论方法中尚未解决的矛盾点,用切实的产品方案,传播经验和鼓舞人心。
       微创新奖:在业务线中设立科技向善奖项,接受申请并严格评估,从荣誉和物质奖励两方面形成激励机制。这是在业务KPI之外设计的一个独立激励,在企业早期倡导科技向善时,保留了足够的自主性,重在理念引导,避免惩罚。
       文化升级:腾讯2019年11月将科技向善提升为公司级的愿景和使命。至此,科技向善开始正式引发全公司人员的广泛关注和认真思考:我们为何以及如何科技向善?讨论仍在广泛进行中。

       然而,科技向善的行动探索仍处在初期。我们尚未系统地搭建起一个完整的科技向善的行动框架。作为企业文化的科技向善、作为绩效指标的科技向善、作为伦理机制的科技向善等等,将对应截然不同的行动路径和潜在效果,对不同企业的适用性也不同。而其中的关系值得被厘清。
       在诸多可能的路径中,我们认为“机制”和“素养”尤其重要。一方面,好理念最终要转化为制度化的设计,才能保障产生可靠的效果。对一线从业者而言,KPI设计如同一根指挥棒,是决定核心业务方向的机制;在KPI之外独立设奖,则是偏向外围的机制,也可能流于边缘;国外一些科技公司设立的AI伦理委员会,又是另一种保障底线的向善机制。另一方面,“素养”尤指一线从业人员(产品经理、开发等)对科技产品可能引发的社会效应的认知和一种自觉意识,从而在产品开发中融入社会视角。科技公司的产品创新,最终还是要落到每一位一线从业者的行动中。如果“机制”是外在动力,“素养”就是内在动力,是主动关心技术的社会影响。“素养”也是一种能力,是能够运用社会视角和向善标准去优化产品。

小公司或初创企业

如何进行社会创新

       小公司,特别是在草创期的初创公司,它们在社会创新的实践中所面临的挑战与机遇,与大公司相比,既有相似之处,也有鲜明的优势和劣势。一方面,小公司市场定位相对专一,且内部不同层级间的沟通路径相对较短,能更灵活地适应 市场的需求和变化;另一方面,小公司的资金流动性相对较差,抗风险能力也相对较弱。尚在“生存线”上努力的小公司,若一味追求社会利益,则往往难负其重。但是,若是能找到合适的定位,在创立之初就能实现向善和商业发展的兼容,使善的逻辑与商业逻辑“无缝融合”,这是很多大公司难以做到,小公司却能发挥所长的可能路径。
       那么,小公司可以从哪些方面入手,寻找成为“座头鲸”的机遇呢?
       首先,可从新技术的本质出发,探索它能发挥的核心效益。比如数字化实现了低成本复制,互联网使得万物互联,移动通信提供实时便利,智能技术实现场景感知等等。追踪前沿技术的发展,结合未被满足的市场需求寻找商机的过程,也是探索新技术如何更好服务于人的过程。

       其次,可关注社会福祉未被覆盖的领域。比如现阶段的优质教育、医疗资源依旧稀缺,大众对优质公共资源有普惠的需求;再比如,虽然资讯工具与平台越来越多,但是信息的高效获取却仍未被解决;此外,随着城市化、老龄化的进程加快,大众需要高质量的人机互动来提供陪伴和情感支持,而现阶段的科技产品与服务却难以实现这一目标。关注社会性的问题,保持良好的社会意识,从社会福祉未被覆盖的领域切入,或可觅得好的商机。

什么样的社会环境

更容易孵化“座头鲸”

       首先来看政府与政策。政府以立法和执法作为核心的行动路径,同时担当引导角色,统一协调社会资源,推进企业社会责任的工作。比如进入新世纪以来,互联网掀起的社会变革,使世界各国针对涉及网络安全、数字鸿沟、人工智能等一系列新兴话题的科技公司,加大了约束力度。以欧盟为例,其从2015年起就在积极探索人工智能伦理与治理举措,并在2018年,与欧洲科学和新技术伦理小组合作,设立了一个面向利益相关方和专家——欧洲AI联盟的框架,更在2019年4月,先后发布了《可信AI伦理指南》和《算法责任与透明治理框架》两份重要文件,系欧盟人工智能战略提出的“建立适当的伦理和法律框架”要求的具体落实,为后续相关规则的制定提供了参考。
       其次来看行业协会。行业协会的一项重要功能就是将企业分散的、模糊不清的问题转化为明确的、一致的行动路径。举例来说,2016年9月,世界几大巨头科技公司共同宣布成立人工智能合作组织(PartnershiponAI),旨在推动AI研究的示范,促进公众理解AI,并为研究人员、合作企业提供可讨论和参与的开放式平台。行业内的多个企业合作,讨论技术的边界在哪里,才可以让科技更好地为人类服务。正如国外某互联网企业的AI实验室负责人所说:“通过与其它优秀的公司一起,朝消除AI研究中的社会分歧问题的方向努力,并分享各自的观点,能推动整个AI领域朝着更负责任的方向发展。”
       最后来看第三方独立机构。欧美国家的民间组织(主要是NGO)也是推动企业社会责任承担的主要力量。西方的NGO一方面通过“施压”,即通过社会运动等手段,给企业在履行社会责任方面施加压力;另一方面也为企业提供施展伦理责任的良好平台。举例来说,为了引起人们关注AI技术使用中的算法意识和偏见,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研究员乔伊·布兰维尼,创办了“算法正义联盟”。她通过编写代码,发表学术研究报告,将研究成果发给多家科技公司,在TED、美国国会、世界经济论坛等平台演讲,充分发声,试图呼吁科技公司在进行人工智能产品开发时,要更加深入地了解它们的局限与偏差。在我国,这样的独立第三方机构还比较少,但它们潜在的可作为空间值得期待。
       如今,越来越多的学者、科技企业,关注社会创新,并持续诞生了那么多的“座头鲸”的精彩案例,是让人十分欣喜的。然而,“座头鲸”并非只诞生于大公司,数字科技赋能社会的道路千万,条条道路都始于对社会创新和科技向善的全面不偏颇的理解、商业与向善融通的信念,以及跨越一切困难都要坚持走下去的勇气和行动力。
(本文转载自公众号“社计未来”,首发于《中华工商时报》)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