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航

|《互联网前沿》杂志 作者:Bruno Walt 2020-10-02

       乔治·陈坐在阳台上,百无聊赖地 把屋顶的太阳能电板升起降下,落在阳台上的影子就随着前进后退,有一束阳光照在脸上,他眯起眼睛。

       屋里女助理正在给客户登记,一个女人唠叨她的丈夫已经失踪三天。 这种案子很多,容易办,但酬金也少。他厌烦了她,或许只是躲起来清静几天,不用找,明天就会回来,继续忍 受这平淡的生活,又或者有了别的女人,已经下定决心,即使找到,也不会回来,然而这新的激情早晚也淹死在生活中。他 / 她们还是看不透。话说回来,又有几个人一辈子能活明白呢。

       终端响起提示音,阴影停住, 一个苍老的声音哽咽道:“陈,刚才来了好多警察砸门,还有联邦警察, 说我们家福山犯事了。你快过来...... 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你知道的,我儿子一直很老实......”

       陈跳起来,指令自己的车出库, 一边往外走,一边记起童年时光。小时候丹尼尔·福山是学霸,自己是学渣。不过并没有影响两个人的友谊。 人是怎么走到现在这一步的?

       驱车赶到福山家,门口聚了好些穿制服的,但是陈松了口气,福山的母亲看不出制服的区别,社区警察和自卫队围在门口,是自己人,和一小队 FBI 还有一个穿西装的,隐隐呈对峙之势,这边人还多些,虽然对手装备精良。

       几个街坊的阿姨正在安慰福山的母亲。陈停下车,给老人家打个招呼,大步走向对峙的前沿。穿西装的傲慢地质问:“你是社区代表?你们在阻碍联邦执法,我们有权力动用武力驱散。”陈冷笑怼回去:“三十年前的全国大疫,十八年前西海岸的森林大火,六年前洛城的骚乱,哪一次能指望上联邦?社区自治是基本法赋予的权利......”

       穿西装的脸泛白了,一时语塞, 穿制服的中警阶较高的一个,走上前, 挤出笑容,自我介绍姓史密斯,史密斯放低声量:“我们就不要说这些抽象的了,你看我也是个小人物,只是奉命行事。我知道你,是这片的著名侦探,在邻里非常有威望。你干这行,一定能理解我的工作,让我们换一种现实的交流方式。”

       陈的表情缓和下来,“福山有好几年没回家了,你们要找什么?” 对方眼神闪烁,“你们从小一起长大,他也从没联系过你?你知道他是做什么生意的吧?”陈不动声色:“他从能源公司出来以后,一直代理原来公司产的太阳能电板。”陈眼前浮现阳 台上的影子,就是在福山那里买的。

       对方笑笑,显然不相信陈不知道:“他也做黑牌电池生意,你不用顾虑,那种小作坊手工拼装的新能源,爆个炸什么的,不归我们管。西海岸的电子黑市,其它执法部门也睁一只眼, 闭一只眼。毕竟人民有需要。只是这次他玩大了......”

       史密斯探员卖个关子,停下来,但是陈没有接他的茬,他接着说:“陆军保障司令部有个中尉,财务上陷入一些麻烦,陆续把一批战斗机甲的核电池倒到黑市上,至少有二十部。就在例行检查,即将暴露的前两天,一把火把军火库烧了。这个婊子养的肯定要上军事法庭,把牢底坐穿了,我们这么多人得给他擦屁股。”

       “核电池马力强劲,是那些小作 坊的大路货不能比的。作为昂贵的联邦财产不用说了,潜在危害极大,驱动非法机甲、脉冲武器什么的,扫荡几个社区不是问题......”史密斯边说边用力挥手,示意两边的房子。“你知道的,黑市上都会破解电池出厂设 置,打磨掉联邦标识,操作不当,这玩意就是一颗烈性炸弹,把几个社区夷为平地不是问题......”他又要挥手,陈微微抬手,制止了他。

       史密斯粗鲁地伸手指着陈:“我们得到可靠的情报,这批电池落到你朋友的手里。还有别的势力也惦记这 批货。他也觉得不妙,带着东西躲了起来。我们也不想招惹你们这些少数族裔社区,但是如果这些电池藏在这 里,你们现在就坐在火山口上。”

       陈陷入沉默,如果他说的前提成立,倒是合情合理,难以拒绝。史密斯觉得有戏,再加把劲:“我们各退 一步,看得出你很关心你的朋友,这是你的专长,又地头熟,就当接个案子, 把这批电池找出来,人可以先不管。 你们这些少数族裔社区从心理上总排斥我们,觉得我们是白人精英机构,其实我们多元化做得很到位......只要你接下来,我们就把队伍撤走。”

       陈想了一会,“这么多电池,是很大一堆,如果,我是说如果,找到了,怎么和你们交接?”算是答应了。史密斯得意地咧嘴笑了。“好说,稍等......”他回头跟穿西服的嘀咕了一 会,那人拿出一个小盒子。史密斯转给陈,“这是个追踪器,不用你亲自动手截下货,只需要把它贴在电池上,发射距离开到最大,我们出动来取。”

       他猜到陈心中的怀疑:“放心,这是手动启动的,我们不会用它凝视你。里面配了接收器,发射距离可调,你也可以用它跟踪你想跟踪的人或物 体。当然,你的所有行为,我们都不会负责......”

       正在这时,空中响起一阵无人机的嗡嗡声,大部分人都司空见惯,陈和史密斯都抬头看上去,却不是物流机群。这队无人机在街上投下数百个人影,举着横幅,呼喊口号,“关注 全球变暖,熄灯一小时”什么的。

       史密斯悠悠地说:“身边都乱成 这样了,还关心全人类......以前还上 街走走,现在宅在家里就能云游行, 这些键盘侠也太好当了。他们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们却得出现场,真刀真枪地干。我们这个社会有病,病得厉害......”陈流露出赞成的神情,在这 个问题上,两个人达成完全一致。

       陈感受到穿西装的凝视,忽然心中一动,问史密斯:“这个像是坐办公室的,是你们的长官?”史密斯意味深长地说:“不是我们的人,来自某个神秘部门......”他大声招呼属下 撤退,又转过来:“陈先生,等你的消息,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哦......”

       乔治·陈安抚福山的母亲,询问最近什么时候联系,透露什么,是否往家里放过东西。福山寄过一些钱,简单地问候,听起来没什么有价值的信息。福山父亲死得早,之后他就变得沉默了,母亲一个人把他养大,但是福山和母亲的交流也不多。

       陈告辞,百感交集地回家。先研究了一会那个装备,一个能够吸附光滑表面的微型圆锥体,只比米粒大一点,项端嵌着一块晶体,底部有一个旋纽。侦探也得懂一些信息技术,是 这个行业的灰色地带。陈从工具箱里翻出一个仪器,用来检查窃听器的, 对着圆锥体扫描一圈,没有电磁波释放。

       方方正正的接收器上,有两个旋纽,一个小屏幕,陈试着拧开第一个,屏幕上出现一个箭头,指向圆锥体。 陈拿着接收器走几步,又走到屋外, 箭头弯曲,呈现刚才的相对移对轨迹。又用仪器扫描,还是检测不到信号。 陈啧啧称叹,国家机器的能量真是深不可测。

       拧开第二个,屏幕上转换为屋里的影像,自己正在看接收器。陈走近圆锥体,自己的大脸占满了屏幕,于是做个鬼脸。

       陈搞清楚基本功能,作为学渣, 也只能研究到这个地步。找出一个锡纸袋,小心翼翼地把两个部件封起来, 开始考虑如何找人。他努力回忆每次和福山见面,去过的地方,见过的人,只有廖廖几条线索。

       自然地也回忆起两个人友谊的点滴,乔治·陈颓然倒在长椅上。楼宇太阳能电板市场早已饱和,以前他就猜福山有灰色的生意,现在得到证实,但是没想到他陷得这么深。当年大学刚毕业,福山在几十个竞争者中脱颖而出,加入知名能源公司时,又是多么意气风发。

       陈有些自责,对兄弟关心不够,他盼着早点找到福山,把一切问清楚。 但是这世道,能走的路就这么几条, 就算了解兄弟的处境,又能帮上什么呢,自己也不过是个小侦探,整天挣点家庭主妇的碎银子。陈在黑暗中长叹一声,辗转反侧,昏昏睡去。

       陈决定还是先去一趟福山的公 司。在旧金山市里的一间 SOHO 住宅, 开业的时候陈去过,后来又路过拜访过两次。福山还住在那里,正如陈预料,已经被警察查封。他们肯定已 经仔细搜过一遍,陈希望还能留下一些线索。

       陈看看四周无人,戴上手套,用福山留在母亲家里的芯片钥匙划开门, 小心地迈过激光封条,屋里一片狼藉。 陈带上门,扫视房间,回忆福山的生 活习惯。卧室有个架子上面放着很多 手办,看起来没人动过,陈一一检视, 拧开进击的巨人主角的脑袋,里面有个摄像头,取出储存芯片。

       陈想了想,走到一个墙角,防蟑螂激光栅栏仍然开着。他手动关闭, 打开发射器,没有他想要的东西。走到对角,再到另一个房间,直到第三个栅栏,在里面找到一张芯片。这是他们小时候躲避母亲游戏禁令的手段。

       又试着找了一些地方,就这么多收获,陈迅速离开了。回到家,试着读取摄像,还好没有加密。只有两周的存档,看来是定期自动覆盖。房间一直没有人,点快进,陈忽然停住, 五天前的夜里,还有另一个不速之客 光临,屋里的混乱一多半是他造成的, 看起来什么也没找到。房间恢复宁静, 再快进,警察闯进来搜查,史密斯探员和那个穿西装的都有出镜。

       陈倒回去,神秘的闯入者戴了面具,但还是露出一部分面部,他穿着半袖,胳膊上还有刺青。陈一帧一帧慢放,截了几张比较清楚的。再打开在栅栏里找到的存储芯片,看起来是福山的账目,记录了每笔交易的信息, 客户、品类、数量等等,密密麻麻有几百条。草草翻翻,没什么头绪。

       不管怎么说,这趟收获很大。陈做了两份备份,把芯片原件藏起来, 带着其中一份,去找他的数据合作伙伴阮,分析里面的人和公司。

       关系人中第一个找金,他是陈知道的最近与福山有往来的客户。金在纳帕县经营着一家机器人维修厂。半年前,福山和他顺道经过金的工厂,帮他调试电源。那是一台强壮的机器 人,外壳到处是伤,金说这是地下机器人格斗赛的种子选手。史密斯探员提到非法机甲,让陈把机器人格斗赛和核电池联系起来。

       陈凭着记忆,在地图引擎上搜索了一会,找到那家维修厂,按下通信键,马上接通了。陈简单说明事由,“线上不方便说,我去找你吧。”

       陈驱车来到金指示的仓库,小小地吃了一惊,本以为是个僻静的所在,没想到聚了很多人,从仓库里传出重金属音乐,此起彼伏人群的咆哮,机器人格斗赛就在这里。金把陈领进去, 看起来跟所有人都很熟。

       里面挤满人,都举着手张大嘴, 狂热地一张一合。擂台上一个机器人一记迅猛的勾拳,将它的对手击倒在护栏上,激起一阵喝彩。一个零件飞出来,在空中划过优美的弧度,观众 纷纷躲避,但还是一声惨叫,打中一 个人的头。其他人都欢快地笑起来。

       人们喜欢观看搏斗,这是人性中不可救药的一部分。罗马斗兽场的奴隶大多是外邦人,机器人对人类也是外邦人。随着 AI 的进步,有一天他们也会起来反抗吧。乔治·陈这样想。

       金带着陈爬上墙角的一排大箱子。 “这里视野好,方便说话。”场上的战局发生逆转,刚才出拳的机器人现在被踩在脚下。“我和福山合作三年多了,电池都是从他这拿货......”

       “那个探员在唬你,电池发展到现在,工艺的复杂,不是作坊能做的, 哪怕用现成的零件拼装,都是大工厂出的。水货和行货的质量一样,只是从海上运进来,不让国税的老爷们抽 一手罢了......唉,我们的制造业不行了,没有竞争力,只能靠关税挡一挡。”

       “以前进来货,还要把标识什么的打掉,后来有好些工厂干脆出白牌,省了这道工序。但和应用环境适配, 需要改装,还是省不了,就是靠我们 这些小厂。要是技术不行,不小心, 弄不好会爆,不过自然选择嘛,并且技术越来越成熟,这种事越来越少了。”

       一阵喝彩打断他的话,场上又反杀了,把对方一条胳膊卸下来,这场 格斗看来要见分晓。“小型设备都用常规电池,核电池有安全下限,不能做太小。但是涉及到军队,除非是报废的,我们一般不碰,怕惹麻烦。”

       金又想了想:“倒是有这么一种可能,客户购买电池,大多是装在移动设备里,机器人什么的,那肯定不能给他来路不明的军备,很容易被发现,整个上线都要吃不了兜着走。但有的需求给固定设备供电,并且用电量大。核电池就正合适。能够藏得深,价钱合适的话,说不定会用军备。”

       “我知道福山给一家大麻农场供货......”金说了个地址,陈知道那里, “离他的母校很近......”“福山上过大学啊,怪不得,我就觉得跟我们这 些自学成长的不一样......你还可以了 解一下矿场,挖币也是用电大户......”

       机器人把同类的头拧下来,高高举起,赛场内的声浪达到最大。但是突然,从断裂的头里射出一根钢刺, 下面完好的头猝不及防,被插了个对穿。陈想起这是模仿一部古典科幻惊悚片的情节。机器人的核心系统显然被破坏了,所有声光关闭,直挺挺地倒在擂台上。观众们不满地叫嚷起来,金也押错了,一脸沮丧。

       工作人员上台收拾两台机器人的残骸,最终胜利者的主人看上去不太高兴,他的奖金应该能补偿损失还有盈余,那应该是对自己亲手调试的机器有感情。金骂骂咧咧地跟着人群往 外走,陈问出了想要的信息,但他还 要拜托工程师检查一下那个神秘的追踪器。

       维修厂有各种设备,金盯着大屏幕惊奇地叫道:“这东西居然不能通 过 X 光!”他又试着从追踪器表面敲一点碎屑下来化验,但是它的硬度也超出了想象。“那帮愚蠢的官僚,居然能搞出这么高级的黑科技?”金最 终无计可施,陈脑子里的问号更大了。

       陈回去翻账本,找到了那家大麻农场,两个月前有一笔交易。陈想了想, 还是正式预约,对方很快回复,痛快地答应了,第二天早上见。

       说是农场,并不在郊外,而是一 座废弃的工厂。陈在大堂等了一会, 这里也是体验店,用屏风分开很多隔间,有一两个年轻人,一看是学生, 这么早就来了,正躺在里面嗨。老板 娘出来,是个高大的红发女人,“进来参观一下吧”。走到车间门口,老 板递过来一副墨镜。隔着黑镜,也能看见一片绿色的海洋。无土培养皿一 层又一层,排得密密麻麻,白天也灯火通明,强光照射,刺激植株加速生长。 乔治·陈一时被震憾了。

       边走边说,看得出老板娘很信任福山,但也只限于生意上的来往,这两个月没有联系。陈走出车间,这一 阵工夫,外面多了很多学生,在吞云 吐雾。陈想起 18 岁的暑假,福山考上 了著名大学,他们在野外露营喝酒, 福山在酒精作用下,难得讲了很多话, 憧憬校园生活,努力学习,有朝一日出人头地。陈至今还清楚记得他认真的神情。

       陈陷在回忆中,愣了一下,看见两个年轻人一边嗨,一边在录投影, 正是那天和史密斯交涉时看到的云游行。福山是最后一批靠努力考上大学 的人。《全面教育平权法案》通过以后,入学考试就变成形式,各少数族裔抽 签入学,之后的考核也很宽松。免费得到的东西不会珍惜,就变成现在这 个样子。实际上在平权法案之前很久,很多事情就变坏了。史密斯探员说得 对,这个社会病了。陈感慨着走出昔日的工厂。

       调查眼看着陷入死胡同,名单上几百个客户,一个人要跑到猴年马月。这时阮解救了他。“那个刺青是老虎, 就好找了。这人绰号老虎比利,原来是个黑帮分子。三年前退出,之后一 直也没交过税,不知道在为谁干活。 但他挺有钱,年初刚换了辆好车。”

       乔治·陈找到比利的时候,他正带着三四个人去解决麻烦。陈远远跟着,不敢太靠近,对方不是一般人,很警觉,心狠手辣。陈也带上了枪。跟着他们驱车几百公里,出了州界,进了 内华达州。这回道路两边都是真正的农场。陈放出无人机,远远地在高空监视他们。

       比利带着人到了终点。一排工程机器人处在怠机状态,对着标志地界的护拦,护栏后面七八个红脖子端着长短枪,气氛非常紧张。

       比利过去和红脖子谈判,无人机太远,收不到口型,无法用 AI 辨认。 红脖子挥舞枪支,看起来很生气,显然没谈拢。比利开始往回走,但是突然转身开火,打倒了对方领头的。他 的人少,但是火力更猛,压制了红脖子的古董武器。

       红脖子又倒下了两个,其余一哄而散。比利上前,跟第一个被他打倒的说些什么,过了一会,把地上的人扶起来。陈把无人机拉近一点,应该是让他签署电子文件。那人签了,又倒下,比利招来一个医疗机器人,给他救治,又挥挥手,工程机器人隆隆地开动起来,辗倒护栏,开进已经易主的土地,开始施工。

       陈又观察了一会,看出它们在建设输电线路,连通相邻的土地已经建好的部分。陈悄悄地驱车离开,他现在知道比利的雇主是谁了。但电力公司又怎么伸手到核电池呢?

       陈耐心地抓住这条线索,断断续续地跟了比利一个星期。他刚干票大的,一直在享乐。这天他见了一个穿西装的,谈了半个小时。他们分开, 陈放开比利,跟着穿西装的,他不如比利警觉。陈一直跟到他的巢穴,但出乎陈意料的是,却不是电力公司, 或者他们的代理人,而是一家名叫盖亚伙伴的基金会。

       陈不相信,又上网查了一下,这 家机构确实以环保为宗旨。他被搞糊涂了,这不合规矩。比利有钱就赚, 同时接了两个雇主,他们不知道他还 服务对手,只能这么解释。可是环保组织又给黑帮分子派什么任务呢。

       陈忽然警醒,调出福山的账目。 阮用 AI 跑了所有客户的公开信息,提炼出关系网。最近确实有一笔交易是和这家基金的关联企业,后面的品类和数量都是空白。陈颓然放下终端, 这事比他想的复杂多了。

       又跟两天,比利提了一个大包出 门,看起来又要行动。突然终端有个陌生 ID 呼叫,陈想了想,接通,终于听到福山的声音:“听说你在找我。” 陈惊喜又担心地问:“你还好吧?”“我在我们第一次看日食的地方,很安全。”这是只有他们两个知道的秘密,那是初一的夏令营,在海上渡过。

       “我在这边再呆一阵,等风声过去就回去......”陈嘱咐他照顾好自己。 联系上兄弟,知道他平安,陈倍感欣慰, 放松下来。

       尾随比利走着走着,陈忽然意识到,这是去海边的路。他的心又沉 下去,比利很可能是去对付福山。果然他最后停在码头,租了条快艇。陈迅速做出决定,下车向比利走去。天色已晚,他还在等,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陈绕个圈,从他身后慢慢接近,一边向四面张望,还好现在是旅游淡季,没什么人。

       比利的目光被远处冲浪的比基尼辣妹吸引,忽然感到异样,猛地转过身, 陈已经站在他身后,眼前一花,甩棍猛击在比利颈部,翻起白眼昏了过去。 陈招来一辆共享汽车,把黑帮分子塞进车,想了想,设定醉酒自动模式, 目标那个内州的农场。如果老虎比利中途没醒,遇到红脖子老朋友,一定会好好招待他的。

       陈跳进快艇,比利的包里有长短枪和潜水衣。他已经在驾驶 AI 中输入了目的地坐标,陈下达了开船指令。天全黑了,星光照耀下,浪花在舷边 跳跃,陈心潮澎湃,马上就要见到好 兄弟,他很想问问,这些年他都经历 了什么。陈想起福山从能源公司辞职以后,回家呆了几个月。看得出他很不开心,但自始至终什么都没说。

       驶近目标,只见十多艘快艇横七竖八靠在一起。几条枪伸出来,喝问道:“什么人?”陈停下船,报上福山的名字。一个熟悉的面容从其中一艘露出来,陈跨过几条船,和福山抱在一起。

       陈有很多话想说,但是所有快艇发动起来,“我们先去进货。”这支 小小的舰队向深海驶去。他们先到了一会,几艘渔船钻出夜幕。他们穿越大洋,带来全球最新的电子产品。

       船头的机械臂,全体船员,还有两个机器人,全力开动搬运。渔船过来一个人交接,福山管他叫老王。陈第一次见外面世界来的人,好奇地上下打量老王,老王也回报以打量,哈哈笑道:“长得是不是和你们一样。 小心了,我要发动你们官宣的克苏鲁的精神控制力了。”他又看看陈,“你是唐人?”得到肯定的答复,老王洋洋得意地说:“五百年前是一家。”

       货物一扫而空,渔船和快艇分头驶入夜幕。陈正要开口,福山突然紧张地看向海面,话头又一次被打断。 海中涌起两道波迹,水下有物体快速接近。福山扑到驾驶台,手动提速到最大,陈也意识到那时什么,战斗机甲。

       两人卧倒在船舱,抬头盯着驾驶屏。这艘船专门作这个用途,经过改装,速度极快,一时拉开距离。但是机甲开火了,第一轮扫射就把船顶掀掉,然后可能轮机中枪,船慢了下来。

       “这样不是办法”,福山掏出一个奇形怪状的设备,贴着船舷缓缓起身,对外面按下,一道刺眼的蓝光转瞬即逝,外面响起猛烈的爆炸,扫射声小了很多,他干掉一个。陈正要庆幸,身边福山重重倒在甲板上,血从胸口涌出来。陈大叫一声,扑上去查看他的伤势,福山看了陈一眼,里面有很多情绪,但说不出一个字,脑袋歪向一边,死了。

       陈顾不上悲伤,先要活命。他摸到那把“枪”,但被猛烈的扫射压得抬不起头。病急乱投医,拉开后舱门,他找到了那些电池。福山就是为这些东西送命的。

       只能搏一把。陈从背包里取出无人机,把一块电池塞进货兜,简单设定程序,从船舱上的大洞扔出去。马上要进水,旋翼转动起来,贴着海面向机甲飞去。

       与这次爆炸相比,刚才那次就不算什么了,几乎把快艇掀翻,扫射停止了。陈等了好一会,才坐起向外张望,船的上部建筑完全不在了,世界恢复了平静。陈瘫倒在甲板,泪流满面。

       快艇还残存一点动力,缓缓驶向陆地,陈恢复了理智,计算下一步的行动。靠岸以后,陈取出追踪器,启动最大信号,吸在一块电池下面。陈收好那件威力巨大的武器,跳下船, 找一个隐蔽的地方监视,他想看看还 会来什么妖魔鬼怪,也怀疑史密斯那帮人,他现在谁也不相信。

       很快来了一辆车,下来两个人,径直走向千疮百孔的船,不是穿制服 的,把电池运上车,迅速离去。陈打开接收器,显示目标在移动,工作正常。跟了两个小时,和一辆拖挂集 装箱的重型卡车会合,把电池装上大车。

       切换到影像模式,集装箱里密密麻麻陈列同一规格的电池,至少有五百块。乔治·陈被吓到了,但事已至此,只能继续跟下去。卡车启动,驶向最终目标。再次进入内华达,拐入 93 号高速公路,向南行驶,进入与亚利桑那交界的 黑峡,前方就是著名的胡佛水坝,横亘于科罗拉多河上。

       但是目标到这里就不动了。陈弃车登上山顶,大坝一览无遗, 那辆卡车就孤零零地停在大坝的中间。乔治·陈惊恐地闪过很多 念头,他们试图炸毁大坝,制造大洪水?但为什么要用电池,而不 是更直接的材料。他们又在等什么,陈扭头看向大坝两头,一辆车也没有。陈忽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大坝应该有警卫。

       时间仿佛停止,其实只过去几分钟。突然高速公路两边的路 灯,峡口有个服务区的所有灯光,同时熄灭了。陈奇怪了一下, 忽然想到,是那个环保项目。只有水坝还亮着,并且在全功率发电, 整个国家的能量都在向这里输送。陈突然感到空间扰动,抬起头, 一艘巨大的飞船遮挡了天空。

       飞船缓缓下降,悬停在大坝上空。中间腾起一道蓝色的脉冲,摇摆不定。飞船发着光,规则地一闪一闪。陈发出梦呓的 声音:“它在充电......”所有碎片在他脑海中,拼成一个完整的答案。 大坝上集装箱打开了,一道光束开始搬运电池。

       一个小时后,脉冲消失了,飞船开始升空。陈恢复理智,不对, 还有一块拼图没有归位。那个追踪器是哪来的?留在飞船上,陈心 中浮起不祥的预感,掏出接收器,屏幕上正在倒计时,惊恐地抬起 头,飞船已经变成了一个小黑点,但是突然,变成了一朵烟花。

       无数灼热的碎片坠落,引燃了山林,将乔治·陈驱赶到公路上。 一个完整的气泡降落在不远处,里面似乎有个人形。陈举起那件武 器,一个少女从气泡里爬出来。

       陈看清少女,是人类的脸,但只觉得毛骨悚然。他记起这张脸,想通了自己恐惧的根源,这是自己七八岁时的环保偶像,自己已经过了不惑的年纪,那“她”也应该年近五十了,却仍然是少女的样子。

       少女向陈走来,恨恨地说:“是你在捣鬼,是那个虚弱的信息文明在捣鬼,没有能力跨越太空,飞到地球,只能通过虫洞发送一些小东西,在这个星球低级的网络上招揽几个废物。”

       陈吓得连连后退:“你不要过来。”少女向他扑过来,“How dare you......”陈的手一抖,一道蓝光闪过,将少女烧成尘埃。

       陈精疲力尽地在大坝上坐下,路灯重新亮起。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