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司晓:经济增长的信任基础

|《互联网前沿》杂志 作者:司晓 2020-05-06

作者 | 司晓 腾讯研究院院长

本文摘自中信出版社2020年5月新书《产业区块链:中国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为司晓为本书所作跋,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

信任在社会财富创造和经济稳健增长中扮演重要角色。如肯尼斯・阿罗所说,“几乎所有商业交易[的达成]都包含信任元素,有时间跨度的交易肯定如此。可以合理推论,世上大部分经济落后可用缺乏互信来解释。”

货物和服务的交易走出封闭的小圈子、走向跨地区的现代市场体系,是经济增长的必要前提。而风俗、社交网络等非正式制度(informal institutions)与法律、产权、监管等正式制度(formal institutions)都是降低交易成本的关键因素。道格拉斯・诺斯在1991年发表在经济透视期刊的《制度》一文讲到,如果是村庄经济,社交网络中的个人信誉、人际关系压力等非正式机制就可以保障合同/承诺的执行。而当交易的边界扩展,进入劳动分工细致、交易频繁且时间和空间跨度更大的现代市场,单纯的社交网络就不足够可靠,需要法律法规和专业机构这些正式制度来保障交易的公平进行。硬币的另一面,正式制度的建立和执行成本比非正式制度高很多,只有当经济交换超过规模和集中度的门槛之后正式制度才是必要的。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正式制度也无法完全替代非正式制度的作用,特别是社会成员之间的一般性信任(generalized trust)。

自1981年以来,WVSA连续多年发布对不同经济体的价值观调查。其中一个问题直接指向社会的一般性信任水平:“一般说来,你是否同意大部分人是可以信赖的?”基于这一持续发布的调查结果,产生出大量国别比较的实证研究。综合这些研究结果,一般性信任水平与一个经济体的增长速度、金融市场发展、国际贸易和投资、甚至企业规模显著正相关,而与其正式制度的监管强度显著负相关。换句话说,一般性信任水平较低的经济体更可能会陷入所谓诺斯型低信任贫困陷阱(low trust poverty trap)——“无法让合同有效、低成本的执行是历史上发展停滞和当今第三世界国家不发达的最重要原因”,而这样的经济体也倾向用更严格的正式制度来弥补这样非正式制度的缺陷。

在新制度经济学当中,科技进步往往是与正式制度的变革放在一起讨论的。法律、监管、产权等正式制度安排需要与科技和生产力匹配,以便发挥出全部的生产效率,两者共同决定了市场的交易成本以及企业和市场的边界。但关于科技如何影响非正式制度的讨论要少得多。非正式制度如风俗习惯、伦理、社交规范,更多与历史、人文、宗教等社会因素结合在一起,长期趋势较为稳定。现有的关于技术与信任等非正式制度之间关系的研究,大都集中在特定的场景之中。比如在线支付平台的第三方付款模式,在陌生的商家和消费者之间用质押-担保的方式,用平台本身的信用替换特定商家与单个消费者之间的一般性信任,通过互联网产品的设计巧妙实现增信。搭配退换货保障、争端解决机制、留言评价体系,构建平台范围内的行为规范、惯例等非正式制度,降低交易成本,增强交易意愿。再如社交媒体平台对原创内容的保护,利用大数据等技术手段,结合有一定公信力的信息源和投诉机制来对洗稿、不真实信息等消极内容进行甄别,搭配以惩罚机制,保护原创者的合理利益。在这些例子中,科技与非正式制度的结合局限在具体的特定场景中。现实生活中已有的信任、关系、习惯等非正式制度借助新的技术手段,被引入科技创造的新的互动空间内,互相补充、加强,降低整体的交易成本形成可以被信任的新环境。

区块链技术之所以引发关注,可能是因为这一技术在一定程得上脱离这一轨道,与现有非正式制度甚至是正式制度形成一定程度的竞争关系,而且有可能脱离特定场景的束缚,成为泛在的约束条件之一。区块链是一项天才的设计:链条的每一次延伸,都是对以往所有历史记录的再次确认;数据大量备份、分散存储;非对称加密的环境保障隐私和匿名;设计者甚至搭建了比特币这样的共识机制来激励参与者确认记录、分散备份。在初始的设计中,每一条面向所有人的区块链都是一个独立存在数字乌托邦,数据即事实,代码即制度,并不断扩展。匿名,所以无所谓社交关系、无所谓一般性信任;计算,就是规则的执行和规则本身。在现实世界维护社会正常运转、推动经济健康增长的正式和非正式制度,被一行行的代码替代,变得无关紧要了。

但也因为这样极端的理想性,按照初始思路设计出来的比特币被证明应用场景非常有限。用代码跳过人际交往、跳过信任建立的过程,也就无法享受到一般性信任带来的好处,用代码替代现实世界的法律和规则,也意味着没有现实世界中的正式制度的背书和承认。这很可能是比特币和其他很多初代加密数字币高度争议的主要原因。当科技把人简化为一个密钥,那密钥的丢失几乎可以与人的消失对等。我们至今无法把中本聪对应到现实社会中的个人。这听上去很像是一集《黑镜》的脚本。

链上保真,其余不管。脱离现实世界,也必然被现实世界所排斥。从这个角度看,Libra是对比特币的修正,是对社会现实中非正式和正式制度的回归。由有公信力的机构组建Libra联盟,打造现实世界的朋友圈;主动靠近监管,承诺遵守货币监管规则;与主流主权货币挂钩,针对真实的交易场景。这些举措都致力于打破数字乌托邦与现实世界的壁垒,成为有意义的货币和交易的价值中介。本书中的很多应用案例,可以看作是区块链技术应用“脱虚向实”趋势的进一步延展。电子发票、供应链金融、司法存证,每一个鲜活的案例,都是从现实需求出发,利用区块链天才设计当中的某个特性或特性组合解决实际的困难。创新技术与现实世界的社会风俗、社交网络等非正式制度以及法律、产权、监管等正式制度协作,帮助局限在某个场景内的交易出圈,走向更多的交易对手和机会、更广阔的天地。在这里,区块链与非正式制度的关系,与上面提到的支付平台和社交媒体的并无本质不同。

这正是我们对区块链技术的基本价值判断:这一特点鲜明、优势和劣势同样明显的创新技术,需要在遵守显性的正式制度之外,与非显性的社会风俗互为表里,用科技增强信任,而不是用科技代替信任。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才是区块链应用的更为健康和可持续的方向。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