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云量贷”,设想“用云券”

|研究员专栏 作者:吴朋阳 2020-04-27

作者 | 吴朋阳 腾讯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2020年4月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1](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其中首次提出了“云量贷”的新概念,以强化数字化转型金融供给。“云量贷”创造性地将数字技术与金融服务结合,通过“政-金-产-数”(政府、金融、产业、数字技术)四方联动的新模式,为产业企业加快数字化提供了新的获助便捷通道。但“云量贷”也存在局限性,难覆盖那些数字化水平还比较低但转型意愿强的企业。未来可考虑在“云量贷”基础上设计更多针对性帮扶政策产品如“用云券”等形成组合,同步解决广大中小微企业“没钱转”、“不会转”乃至“不敢转”的三大难题,系统化加快各产业数字化的整体跃升。

 

什么是“云量贷”?

“云量贷”即以企业用云等情况为依据提供的金融贷款。《实施方案》指出,“云量贷”服务是“结合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鼓励试验区联合金融机构,探索根据云服务使用量、智能化设备和数字化改造的投入,认定为可抵押资产和研发投入,对经营稳定、信誉良好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低息或贴息贷款,鼓励探索税收减免和返还措施。”“云量贷”创造性的将数字技术与金融服务结合,突破了传统以资金和固定资产抵押贷款为主的“重”模式,提供结合数字化使用情况为信用参考的无抵押贷款,“轻”模式为广大资金和资产有限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了便利。

 

“云量贷”的意义?

“云量贷”将保护和鼓励企业数字化发展。马化腾早在2017年,就提出了“用云量”的概念[2]。他认为和工业时代的“用电量”相似,“用云量”将成为数字时代经济发展的重要指标。用云量的高低,能够显示出数字经济的规模与活跃情况。但由于很多数字应用免费,其大量的数字经营活动可能不直接产生资金往来,使得相应的经营效果不能体现在财务报表上。这导致有些数字化经营做得好、但还未充分变现的企业,难以获得传统金融贷款等支持。而基于“用云量”提供的“云量贷”,则能为这些企业、尤其是中小微企业,增加一个金融获助的便利通道,同时还能鼓励企业继续增加数字化转型投入以获得资金支持。

 

“云量贷”怎么做?

“云量贷”开启了“政-金-数-产”四方联动的新模式。第一个“云量贷”案例发生在今年3月的上海,西井科技成功快速获批上海银行的1000万贷款。这一创新服务的成功落地,是政府、金融机构、数字服务商和产业企业四方有效联动的结果。一是政府为金融信贷创新提供政策保障。上海市政府2月份就发布了《上海市全力防控疫情支持服务企业平稳健康发展的若干政策措施》,允许和鼓励多途径为企业提供资金、流动性和融资担保等支持;二是金融机构勇于开展金融服务创新。上海银行积极实施灵活的信贷政策,主动联合数字服务商研究推出全程线上化的“云量贷”服务;三是数字服务商贡献技术资源能力合作。优刻得将其云平台上客户的用云情况等数据和分析能力提供给上海银行,作为客户贷款的信用依据,并将优质客户推荐给银行;四是企业授权数据服务商可对外使用其特定数据。西井科技授权优刻得用云情况等数据的使用权,才使得上海银行能够利用“云量贷”服务完成信用评估和贷款实施。

 

“云量贷”的局限性?

仅靠“云量贷”难以覆盖所有企业的情况。从目前市场响应看,“云量贷”还没涌现出更多案例,可能反映出其落地上存在一定局限。“云量贷”目前还局限在国家划定的试验区内,能开展的企业还不多。再加上“云量贷”基于数字化的投入和使用情况,真正能惠及的企业就更少了。数字化水平中低的企业,可能很难通过这项服务获得足够的资金。实际上在我们前不久刚完成的企业调查中发现[3],正是数字化水平偏中低(20%-40%工作环节实现数字化)的企业,预计需要增加IT投入的比例最高(超过50%),同时这些企业也大部分(61%)反映现金流紧张是主要的经营困难之一。“云量贷”服务目前的设计逻辑,较难覆盖这类数字化水平低、投入意愿高但缺资金的企业。

 

“云量贷”之外的扩展空间?

企业数字化转型扶持需要体系化的“组合包”。《实施方案》指出我国企业数字化目前面临的三大困难,分别是“不会转”、“没钱转”和“不敢转”。“云量贷”能解决其中部分企业“没钱转”的问题,但要全面扫除企业转型障碍,需要针对性设计更多帮扶政策产品与“云量贷”形成组合。例如:

一是针对“没钱转”,可考虑推出类似C端“消费券”的B端“用云券”或“数字券”。政府可设置产业数字化扶持专项补助转化为用云券发放给企业,企业可用券进行云等数字化软硬件及服务的支付。这一方面可以覆盖那些数字化水平低但有需求的企业,填补“云量贷”的局限;另一方面可以让企业从自身需求出发,更灵活的选择合适的数字化服务商,不局限在试点示范的范围内。数字化服务商收到数字券后,可向政府主管部门兑换为相应的专项资金补助而获得收入,实现商业闭环。与直接补助提供免费数字化服务相比,这种方式更容易帮助企业建立数字化的“成本”概念,有利于市场长远健康发展。

二是针对“不会转”,可扩展“数字券”用于购买企业数字化培训等软服务。中小微企业普遍面临数字化基础和能力有限的问题,相应帮助企业数字化的培训服务就成为必须。这些服务的成本对很多中小微企业而言是不小的负担,他们往往不愿意为此支付,这也就成为它们迈不进数字化的首要障碍。通过扩展“数字券”可用于购买兑换企业数字化培训,一方面企业的资金障碍消除了,将更愿意进行学习提升;另一方面数字化服务商可以通过收取“数字券”获得相应收入,也有利于其招募建设更专业的师资团队,更高质量、更大范围地开展培训,帮助企业更好更快地数字化。典型如“小程序·云开发”在疫情期间普遍受欢迎,就在于快速培训辅导就能帮助企业掌握上云开展应用的便捷方法。

三是针对“不敢转”,可采用“数字券”合用优惠等方式激励多企业联合开展数字化。企业数字化不仅考虑自身需要,更要考虑产业链上下游的协同。很多企业不敢加快数字化转型,是因为缺乏借鉴经验和同行伙伴,尤其是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投入大、不确定性高的新技术应用。针对这类问题,可推出多企业合用“数字券”的优惠政策。企业联合其上下游、合作伙伴等可同时使用多份“数字券”,购买同一项、或不同项的数字化服务,可获得“数字券”反赠、折扣及其他增值服务。除此之外,政府还可联合数字化服务商,通过联合用券挖掘归纳集群企业所体现出的产业共性需求特征,为建设产业数字化公共服务平台等做输入,进而能从更普惠的范围上帮助加快各产业数字化的整体跃升。

 

总而言之,无论是当前的“云量贷”、还是畅想的“用云券”或“数字券”,都只是提供了一种加速产业数字化转型的可能性。产业数字化转型的真正实现,还需要“政-金-产-数”四方有效联动,在足够包容的环境下勇于创新、不断突破。从远期发展来看,短期的帮扶应同步考虑如何牵引整体数字化市场机制的建立健全,使得产业数字化具备持久的价值创造力和生命力。

参考资料

[1]国家发展改革委 中央网信办印发《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的通知,2020年4月7日. https://www.ndrc.gov.cn/xxgk/zcfb/tz/202004/t20200410_1225542.html

[2]马化腾:工业时代看“用电量” 数字经济更看重“用云量”,腾讯科技,2017年5月28日. https://tech.qq.com/a/20170528/022068.htm

[3]腾讯研究院,《疫后企业数字化生存调查报告》,2020年4月17日. https://tisi.org/14122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