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ephen Balkam:科技与童年,数字世界的儿童保护

|科技向善 作者:Stephen Balkam 2020-01-19

2020111日,由腾讯研究院主办的第三届" 科技向善 " 年度论坛在北京举办,本届论坛以「千里之行·Action Now」为主题,聚焦科技向善的行动路径,分享国内外先进案例和最新研究成果。

Family online safety institute(国际家庭在线安全协会)创始人兼CEOStephen Balkam在会上发表了名为《科技与童年:数字世界的儿童保护》的主题分享。 

演讲中,Stephen Balkam分享了对在线安全数字公民等重要概念的理解以及我们怎样去看待儿童和青少年所面临的在线问题和挑战。

他指出,我们需要建立的是一种负责任的在线文化,社会的各方主体都应该积极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除了管控、限制等,还需要关注年轻人和青少年发展过程的韧性

以下为演讲全文:

感谢腾讯研究院的邀请。一年前,我参加了腾讯公司举办的关于互联网政策的会议,非常高兴今天又受邀来到这里。这次我将代表我们的研究机构Family Online Safety InstituteFOSI)发表讲话。

Max的演讲让我受益良多,他和我们做的事情其实很相似,也就是提高每个人改变自身行为的意识。Max的讲话主题和整个会议的主题都非常好——科技向善,这个理念让我产生很深的共鸣。我曾在2002年来过北京,而现在这里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中很大一部分是技术发展所带来的。

我想首先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对在线安全数字公民这些重要概念的理解。在今天,数字技术带来的挑战和机会,不止影响到我们,也影响了这个时代的所有个体,特别是对于儿童和青少年。

FOSINGO,一家国际性的非盈利组织,总部设立在华盛顿,它设立的愿景是实现一个安全的家庭网络环境。多年来,我们与政府、行业还有学术界进行合作,共同制定新的解决方案和政策,以促进互联网安全。我们所采用的方式是开展研究项目以及举办活动,以帮助所有人了解数字公民这样一个概念。而我们的原则是要保持包容、透明,努力保证公平、不偏颇,所有的研究都要赋能大众,同时要基于实证与科学原理。

FOSI是一个成员式的组织,我们目前有30多个处于行业领先地位的合作伙伴,包括苹果、谷歌、微软、腾讯,还有其他全球领先的技术公司。

我们奉行“3P”原则,包括政策(Policy)、实践(Practice)和家长管教(Parenting)我们把所有的实践案例和经验汇总起来,在全世界不同的地方进行推广,最后制定出一些原则和工具,能够为大家所用,尤其是可以给家长建立起一些非常清晰实用的指导原则,用以帮助他们的孩子正确使用数字资源。

面对新技术的威胁与风险,我觉得最重要的就是保持平衡的观念。我们在使用网络的时候获得了巨大的益处,但如果你不冒险就不可能获得这些回报,因此我们不能简单粗暴的禁止上网、禁止电子产品的使用,所以平衡非常重要。

数字公民到底指的是什么?我们把它看作是一个金字塔模型,安全和隐私是其基础,这两个因素涉及到我们的行为,如果这两点都不能够保证的话,就很难再继续向前进一步发展;再往上一层是数字媒体的基本素养,也就是数字技术使用的一些基础知识,比如怎样去安装软件,怎样下载、使用数字服务和媒体内容等等。

[caption id="attachment_13089" align="alignnone" width="864"] 数字公民的金字塔模型[/caption]

最上面一层,就是作为数字公民所拥有的权利和责任。对我们来说,自由表达非常重要,但与此同时也应该承担许多责任,比如不能作恶,不能煽动或者去滋扰别人,不能散布谣言等等,我们应该举报这些不当行为,而不能视而不见。

在这里,我还想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怎样去看待儿童和青少年所面临的在线问题和挑战。我们需要建立的是一种负责任的在线文化,社会的各方主体都应该积极参与到这个过程中来。

我们首先需要政府的合理监管和支持,譬如出台相关管理条例来确保儿童的在线安全。我们同样需要严格的执法,如果一些不法分子在线违反法律规定的时候,应当受到严格的惩罚。

当然,我们也需要企业的支持,整个行业必须要建立起有力的工具,确保家长能够控制儿童的网络使用,一旦发现不当内容,能够快速、有效的进行举报。我们还需要教育老师如何维护学生的在线安全,比如设置一些教育课程等等。

赋能家长同样重要,应给予他们帮助和工具,让他们能够更好的跟孩子沟通。最后,我们不能忘记孩子本身也要参与进来,他们需要对一些在线体验和经历有更好的理解,这要求我们改进技术手段,帮助孩子们应对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在线问题和挑战。

在这个层面,我们必须要帮助青少年明智选择“3C”。第一个是内容(content),第二个是联系(connect),包括联系什么、跟谁联系、怎么联系,必须要向网络霸凌说No。除此之外,我们还需要参考研究结果(consult)。我们会与成员们共同开展一些研究,比如最近的研究报告就提供了跨代际的在线安全、家长的隐私以及技术使用方面的一些数据。

在这里,我想要分享一下关于在线安全方面的具体数据。

在我们的代际研究当中,家长实际上更加认同技术让家庭沟通变得更顺畅——57%的家长认为是更好,30%多的家长觉得更差。儿童平均获得智能手机的年龄是10.4岁,95%的青少年说他们拥有智能手机或者可以使用智能手机,其中45%的青少年表示他们经常会上网,比如我的女儿,她经常把手机藏在枕头底下睡觉。

根据报告可以看到,家长认为新技术带来了很多益处,比如可以提升孩子们的技术使用能力,帮助他们获得未来工作和生活当中所需的技能。但是我们也发现,很多家长认为技术带来了很多弊端,包括对孩子的健康、注意力以及真实生活中的互动能力等方面的不良影响。家长们非常关心在线内容,有64%的家长担心网上的内容会对孩子产生负面作用。

最后,我们发现实际上家长们并不认为技术让他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而在提升家长管控的方面,实际上是有所改善。

在美国,不管是电脑、平板、智能手机还是游戏机、WIFI路由器,以及所有的操作系统、浏览器、搜索引擎、社交媒体以及网游平台、第三方网站上,都提供了极好的家长控制功能,有的是每月收费,有的是单次购买。这些工具有很多功效,比如控制使用时间、保护隐私,以及可以禁止低年龄的孩子去访问某些内容等等。但与此同时,有些工具做的过于复杂,这也取决于家长是否对这些工具有所充分认知。

下一个问题是,当家长熟悉了控制手段之后,青少年能不能通过一些旁门左道,跳过家长所设置的规则。在我们设计这些应用的时候,即便是连接WIFI的平板电脑也能够实现这样的管控。

给大家举个美国的案例,美国通讯公司想为那些繁忙的家长提供非常便利的控制机制,可以追踪孩子的位置,进行内容过滤、屏保管理,甚至还可以断开网络,比如孩子想要吃饭的时候,在餐桌上就可以禁止网络的使用,它实际上需要家里的路由器和整个网络进行连接,同时具备权限控制功能。在使用这些功能的时候,我们需要先跟孩子们进行沟通并得到理解,比如跟孩子开诚布公地说,我们会设置一些管控措施,对于你的使用有一些限制,但不会去偷窥你的上网内容。

另一个问题是,是否应该给孩子们买智能手机呢?

根据我们早期的研究发现,智能手机的获取时间是10岁左右,很多家长希望等到孩子13岁才给买智能手机。现在美国有很多技术,可以不给孩子买智能手机的同时实现相关的沟通,比如像智能手表,它可以让孩子们联系家长,可以看时间,还可以打10个电话,这是家长预先设定的固定电话号码,还有GPS追踪器,可以去检查孩子们的位置。

与此同时,智能手表还具备主题设置的功能,孩子们可以设置自己喜欢的功能和主题。与其给一个8-9岁的孩子一台智能手机,还不如给他一个智能手表,它也可以让孩子在安全环境下进行上网。

在中国,有很多家长长时间离开孩子工作,我们也去研究了这些家长的困惑、担心和技术使用情况。家长是否能够通过远程的技术保护到孩子呢?现有的技术手段足够吗?其实不然,技术工具是非常重要的,但是它必须要结合人性化以及井然有序的安全在线使用的家庭措施。我们为这种数字化的管教制定了七步法则

第一步是先跟孩子沟通,要在孩子很小的时候,与他进行非常开放和坦诚的对话,之后随着他的成长历程实现进一步沟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要表达作为家长的价值观,告诉孩子们哪些内容与行为是可接受的,哪些是不可接受的。这样就可以鼓励孩子们跟你沟通,当他看到一些不该看到的内容的时候,就会跟你坦承。

另外,我们还要教育孩子们,他们不仅可以在网上查询不能理解的问题,而且也可以尝试使用一些合适的应用程序。鼓励孩子们告诉家长,他们想看哪些内容,喜欢什么内容,从而使你们之间有更多数字化的沟通和互动。其实在家长表现出兴趣的时候,孩子们是更会乐在其中的。

我们同样建议家长成为数字化榜样,什么意思呢?孩子们往往在得不到关注的时候就会任性而为,比如说妈妈天天刷Twitter,爸爸一直看Facebook,孩子们就会觉得得到的关注不够,所以我们需要给孩子们足够的关注以及身心关爱。如果家长在上网的时候都有非常好的行为习惯,会发挥以身作则的作用,孩子们也都会有样学样。所以,不要仅仅告诉他怎么做,而是要作为榜样,用行动告诉孩子。我们也需要在设定一些规则的时候,让孩子们去参与,孩子们愿意知道什么样的时间控制是合适的,如果他们在规则设定中有一些发言权的话,他们会更愿意去遵守这些规则。

刚刚我提了很多的管控、限制等等,但是我还想强调年轻人和青少年发展过程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层面,叫做韧性

我们肯定要保护孩子们避免看到色情以及暴力的内容,与此同时,又要提供一定的自由度,让孩子们能够有一定的韧性来应对这些内容和周遭环境,这意味着我们要在孩子们从小到大的过程中,教他们如何做好自我保护,帮助他们独立自主,而且我们要教他们哪些内容是需要警示的,哪些内容是违法违规的。我们需要赋能年轻人们,让他们能从不愉快的上网经历当中快速恢复,并且能够有所成长,这是非常重要的。

墨尔本的一个机构就是专注于这样的项目——火箭项目由露西和她的妹妹创立,鼓励人们成为数字化的代言人和大使,鼓励学校去抗击校园霸凌和网上霸凌。

她们进行的项目都是领导年轻人参与的,我深受此类活动的鼓舞,当年轻人和儿童得到了鼓励和支持的时候,他们就会表达自身所面临的挑战和问题,而且很多这些问题往往是成年人无法理解和认知的。

另外,与其我们非常被动的管未成年人、困住未成年人,还不如让他们能够主动参与,提升自己的韧性去抗击霸凌以及不良内容的滥用,从而可以自己主动采取一些措施。

刚刚Max Tegmark提到了关于AI方面的技术发展,我们在几个月前发布了一份AI时代的数字安全白皮书,白皮书中明确提到,当AI和互联网相结合的时候,会深度改变我们的工作、生活和娱乐的方式,儿童实际上是被推到了这些挑战的风口浪尖当中。我们在设计技术、创建技术的时候,不能坐以待毙,也不能等到问题出现再去解决。

所以,我在惊讶于中国AI技术的进展同时,同时也略有担心在指数型发展下,我们没有足够的时间和能力来为孩子、为家庭的网络安全保驾护航,当然也是许多国家面临的共同问题。我们应当要建立一种责任制度,保证社会的各方主体,无论是政府、立法机构、科技公司,还是家长、孩子、老师,都需要了解每个人所扮演的角色和责任所在,大家拧成一股绳,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真正做到科技向善,谢谢。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