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科技向善,究竟什么是「善」?

|产业经济 作者:腾讯研究院 2019-11-12

【科技向善大咖说·第十期】

吴晓波,中国著名财经作家,《腾讯传》作者,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系,哈佛大学访问学者,“杭州巴九灵”、“蓝狮子”财经图书出版创始人。常年从事中国企业史和公司案例研究。

 

作为财经作家,吴晓波总能准确抓住社会跳动的脉搏与变革的节奏,对中国互联网的彼时今日都有着深刻的洞见。在与腾讯研究院的对谈中,吴晓波从互联网行业发展与平台关系的角度,分享了他对「科技向善」与人类未来的看法。以下是访谈内容精选:

腾讯研究院:如果20年算一个节点的话,您觉得互联网给中国带来最大的成就和问题分别是什么?

吴晓波:互联网带来最大的改变就是行业迁移,具体而言是信息产业的迁移。我学的是新闻,我们系(注:复旦大学新闻系)今年建系90周年,但到今天,我们当年学的所有教材都已经过时,甚至整个业态都已经发生了转变,从新闻行业到制造业、服务业、金融业都在发生向数字世界的大规模迁移。

就像工业革命一样,大量变化在迁移过程中发生。经历爆发性增长之后,第一,是游戏规则发生变化,第二,是人本身对欲望的控制已远非原来的状态。比如,农耕文明时期的「善」和工业革命的「善」就不太一样,农耕文明是熟人之善,五千里之外做坏事没关系,但在家乡是要善的,因为死后还要进祠堂;工业革命时期,城市里就不存在熟人之善了;而到了信息时代,变化速度更快,善的定义又发生很大的变化。 关键在于,法治和公共评判标准在这种变化中都滞后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没有建立起规范,或者来不及建立;也没有回馈机制,对「善」的褒扬以及对「恶」的惩戒都尚不完善。互联网以成绩论英雄,成功本身最重要。就像美国女星伊丽莎白·泰勒讲过的,成功是最好的除臭剂,这是当年好莱坞的法则,也适用于当下中国互联网。过去40年,中国企业家积累财富的速度是罕见的。富裕导致了两个结果,第一,企业家影响力大增;第二,专业知识由原来的知识分子,向企业家或科学家进行了转移。工业革命时期,学科和生产不如今日般高度细分,知识分子还能高度理解生产方式。到了信息化时代,知识分子对生产的理解已经非常有限,他们身为反馈机制的一部分,不再能有效推动社会前进。因此,企业家变成了社会的推动力量,同时又能够为自己代言。财富与话语权发生重叠,这在历史上是第一次。

 

腾讯研究院:您怎么理解科技向善?

吴晓波:我觉得现在提科技向善正当时。互联网已经渗透到所有的领域,需要建立规范和回馈机制。告别野蛮、告别动物性、进入到“人”的阶段以后,就该建立规范;规范本身又能促成回馈机制,二者是社会秩序的重构。一些人脸识别技术进课堂之所以会引起争议,就是由于规范缺失,有些事大家不知道该不该做,做的边界又在哪里?

善是一种体系,是规范和反馈机制。规范建立不是很难,提出问题才能有答案。但问题是现在反馈机制不健全,自媒体时代看似传播的门槛降低,人人都有传播的话语权,但人为制造的反馈也可以快速覆盖全网,而公众缺乏反馈的机会。

当然,现在的「向善」还是利益驱动为主——企业做任何善事,最终还是出于商业利益。当商业利益和向善发生冲突时,企业解决问题时的思考和行动如果还能是正面的,才能被定义为「科技向善」。善是公共性的,科技向善短期内可能没有回报,也不应该先考虑回报,而要考虑公共责任。管理学大师德鲁克说,做企业就几件事情:生产好的产品、合法纳税、善待员工、维护企业跟社区的关系,科技向善就属于第四个维度。企业应该自我约束,正如人要有教养,第一步就是克制。 

 

腾讯研究院:您能不能举个例子,关于科技向善,有哪些好例子?

吴晓波:人类进步是科技推动的,科技本身有大善的一面:节约时间,提高效率,增进我们对世界的理解,提高我们的生活质量。从这个角度上说,所有的科技产品,本质上都是一种善。 

但利益本身带有动物性,当善和利益产生冲突时,科技就会被利益驱动。工业革命时期,烟囱越多越好,因为可以赚钱;后来发现烟囱多了造成空气污染,但企业还是想赚钱。最终环保之善,是通过法治和技术进步来达成的。过去20年没有提「科技向善」,而到现在才开始思考,客观上是因为互联网野蛮时代结束,企业如果还仅仅只是靠利益驱动,就不能再高速增长了。 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说,人虽然自私,但最终也会贡献于社会。比如,一个人做鞋子并不一定是想做好鞋子,而是想养活家庭;但想养活家庭,鞋子就要做得好一些,最终还是做好了鞋子。所以向善肯定是对的,是一件好事。

 

腾讯研究院:你认为互联网在当今社会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吴晓波:今天我们的生活被深度数字化了。在这种前提下,互联网平台间的关系就与每个人息息相关。平台间会基于各种考虑而相互封闭,这在前几年是讨论比较多的话题,但现在已经较少讨论了,因为大家都已经明白:没有绝对的“平台开放”。 

过去曾有人倡导世界主义,认为国界不应该存在,现在看来已经不太可能,国家之间一定会有边界。如今一个大公司的用户和增长完全自成体系,也需要一个边界。平台之间的关系应该是「开放式」的,但平台间的开放需要规范,有规范才能管理。现在规范之所以没形成,问题在于各方还没有达成共识。

 

腾讯研究院:您觉得科技向善会成为科技界的共识吗?

吴晓波:现在很多公司都在用这个口号,没有企业会说自己不向善。关键还是在于有无规范和回馈机制:到底什么是「善」?一家企业带头向善,其他企业的向善和他一样吗?违反规范,要受到什么惩罚?如果没有建立起回馈机制,就不要空喊口号——毕竟大家都想当善人。

在治理角度上,企业内部可以考虑设立伦理委员会——提出问题、在公司里讨论、由委员会决定。再之上,互联网行业或者整个信息行业也可以有伦理委员会,来建立秩序,形成反馈机制。向善或向恶,应有相应的鼓励或惩罚。

 

腾讯研究院:您对科技领域有什么期待?

吴晓波:科技是工具,它能不断满足人类的需求,但是人类的需求列表还很长。过去20年,我认为传统意义上的移动互联网对人们生活改变最大,之后可能是人工智能、制造业的进化或者生物医学来扮演这一角色。就像传感器的发明带来了物联网,物联网又带来更多新的转变……信息革命本身变成了新的基础设施,它在不断推动着技术变革。 

在这种推动下,人类的需求也发生变化。生产产品是为了满足人的物质需求和精神需求,但如果需求不变,满足需求的成本会越来越低。随着技术发展,我甚至认为任何东西都会冗余——物质会冗余,精神供给会冗余,甚至人也会成为冗余。我们应当想办法解决由此带来的问题。

 

(以上内容为【科技向善 · 大咖说】精简版,完整版本请期待《科技向善白皮书2020》)

科技向善大咖说 · 认知升级
2019年9月,腾讯研究院开始陆续深入访谈全球业界与学界大咖,围绕「何为科技向善」、「如何理解科技向善」的问题,广而寻求见解与共识。包括最著名的网络社会学家卡斯特教授、斯坦福和平科技实验室创始人玛格丽塔教授、创业者/硅谷投资人邵亦波先生、搜狗创始人兼CEO王小川先生、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女士、北大社会学系邱泽奇教授、清华传播学系金兼斌教授、北师大系统科学系张江教授、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教授费俊等等,从不同的背景与专业出发,分享了各自的思考。「科技向善」这场大型社会实验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而且没有终点,而且每个人的行为都会影响它的实验结果。每一个数字公民,都无法置身事外。若你有更多关于科技向善的好想法,请联系我们。
联系邮箱:
tencentresearch@tencent.com

--END--

前沿杂志
互联网前沿42

无人驾驶汽车正从科幻变成现实。作为第二次机器革命(即如今的人工智能变革)的重要产物和标志,无论从未来5年、10年抑或20年来看,无人驾驶汽车都可能产生巨大影响,这些影响牵扯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需要政策制定者现在就开始绸缪无人驾驶汽车的未来并应对其潜在影响。

2018-07-11

全站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