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尔奇过时了吗?┃书评
第34期  作者: 浏览次数:2009次


  文|程明霞  腾讯研究院院长助理

  杰克·韦尔奇已经越来越像个老怪物。他没有因年事渐高而减少行程,也从不因非议如潮而收敛言行。81岁的韦尔奇现在仍然满世界飞:演讲、咨询、接受媒体采访、参加电视辩论、辅导陷入困境的CEO、指点职场迷茫的年轻人——俨然无所不知的商业教父,似乎永远真理在握。对了,身边还有小他24岁的第三任太太苏西(Suzy Welch)如影随形。57岁的苏西同样精力充沛、头脑敏锐、伶牙俐齿,风头盖过大把年轻女孩。
  两人所到之处总是风景,常有争议:无论宣称CEO就是应该支取巨额薪酬;还是直言董事会里女性太少,是因为女人生孩子耽误了工作,——这些都没少被知名博主与普通网民大肆吐槽。
  然而,知无不言且语出惊人,大概不是韦尔奇被嫌弃的关键,不少人厌倦他的面孔与声音,大约是因为他的时代已经过去。虽然身为20世纪货真价实、当之无愧的最伟大的CEO之一,他所代表的是工业时代的规则与秩序,是大公司与流水线所散发的刻板、压抑的气氛。
  而今天的时代是技术极客的时代,是创业者的时代,是年纪轻轻凭借几行代码就可能一夜暴富的年代。美国高中生或大学生随手开发的软件,被硅谷巨头巨资买下的故事越来越多。前FT美国版主编、商业作家弗里兰(Christia Freeland)对此有一句精彩的概括,“If you are very very smart and very very lucky, you can get very very rich very very quikly.”
  年轻一代的偶像是睥睨世界、打破规则的乔布斯、马云、扎克伯格和马斯克。像韦尔奇那样从青春到古稀在一家巨无霸公司耐心攀爬、鞠躬尽瘁的经历与经验,在如今的年轻人眼里既愚蠢又乏味,没有人想要成为他。他是职业经理人的黄金时代的胜利者。而更年轻的一代,甚至对苹果、谷歌、Facebook都缺乏兴趣,他们渴望亲手创造一只独角兽,或者至少加入一家独角兽公司。
  所以,看到韦尔奇在80岁之际再出新书《商业的本质》,我也以为这不过是迟暮英雄的老生常谈。
  书中的确有一些老生常谈:不惜一切实现公司增长,是韦尔奇商业理念中不灭的主线;五张幻灯片的战略制定法、卓越商业领袖核心素质的“4E+P”,都基本是《赢》中内容的重复。这本书里也看不到充斥商业媒体的各种时髦词汇。相较市面上各种新概念横飞的商业读物,《商业的本质》中的概念与理念一眼望去如此陈旧而沉闷。
  如果就此止步于这本书,我只能说,你错过了太多。如果留意到韦尔奇这本书相比之前去除、新增与反复强调的内容,就会发现这本书真正的价值:这是一本传承了管理的基本常识与商业的不变本质,同时加入了信息时代新生变量的一部指导手册,它务实、朴实、普适,几乎适合商业世界的所有人,无论你现在是何种身份、何种处境。
  韦尔奇夫妇显然没有停留在上个世纪,他们对这个新时代有丰富的观察和准确的理解。对于曾经无比痴迷的“六西格玛”,韦尔奇已经绝口不提;这本书也几乎没有任何互联网时代的术语与热词,什么大数据啦、人工智能、VR、分享经济或者物联网。互联网给整个商业世界刷上了一层新的油漆,而韦尔奇夫妇在这本书中剥掉了表面涂层,告诉你真实的商业世界到底变了没有,变在哪里。
  让我们随便看几条他的洞察和建议吧:
  “科技”和“人”对商业产生的驱动作用非常显著。——这句话说得实在是太平淡了。然而,那么多深陷增长与转型泥潭的焦虑的传统企业主,可听懂了这句话?
  要消除公司里单调乏味、愚蠢压抑的官僚主义风气和等级制度,不要让员工把大量精力耗费在琐碎繁重、没有意义的工作上。——嗯,这是讲给老板的话,却是对所有职场人的良心之举:机器人很快会取代人类去做所有琐碎而缺乏创意的工作。如果你的老板还在让你做此类工作,你最好在他买回机器人之前,先炒掉老板。
  在太多公司里,我们仍然看到它们的组织结构图并不符合现实需要。风险管理经理被置于重要决策圈之外。……相似地,在太多公司里,领导者都不愿让首席信息官参与关于公司战略的对话。……如果风险管理部门和首席信息官被边缘化,可能会造成严重的后果,你认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公司可能已经遭到了重创。……也就是说,在现代社会里,任何一个公司都应该重视IT部门和风险管理部门,要招聘这些方面的优秀人才。很难想象哪个公司不需要这类部门。——随便问一位CTO或者CRO,他都会告诉你韦尔奇说出了他的心声。随便问一位CEO,他可曾让CTO与CRO参与公司战略制定与重大事项的决策?不要等公司因技术薄弱与风险失控而遭遇毁灭性打击时才追悔莫及。
  对于硅谷的许多企业而言,灾难性的、突如其来的“颠覆”都是家常便饭了。对于这种情况,还有个专用缩略词WFIO(We’re fucked, it’s over的缩写:“我们玩完了,结束了”)。——WFIO差不多是韦尔奇整本书中唯一的新鲜词。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梦想着成为企业家,像企业家那样去思考问题,并付诸行动。——连韦尔奇都感受到了中国的“双创”热潮。
  缺乏国际知名品牌是中国在今后10年里面临的最大挑战之一。——这里有必要提一句韦尔奇十年前的预言,在《赢》中,他说中国市场会成为决定未来商业世界的重要力量,建议美国的企业高管要努力学习关于中国的一切知识。
  曾几何时,做一位企业家并不是人人所愿。本书的一些读者可能记不得那个时代了,但那个时代的确存在过。那时,一群群西装革履的人争先恐后地涌向摩天大楼或者其他类似的建筑,希望找到一份工作,而不是创业。——韦尔奇提起20世纪的旧时光,并没有留恋的语气。
  事实上,自2001年以来,有数百上千人,尤其是学生,兴奋地告诉我们他们渴望成为企业家,当我们接着问:“那么你独一无二的产品或服务是什么,”他们就陷入了犹豫之中。——不要等投资人问这个令人尴尬的问题,所有激情澎湃的创业者先自问一下吧。
  如果你希望成为企业家,却没有好创意,那么你不妨先加入一个创业团队。在过去30年里,有无数企业家在其职业生涯刚刚开始之际,都是供职于这种充满企业家精神的科技公司。——相比中国政府的“双创”号召,这才是良心建议。
  信息技术迅速渗透的商业世界,眼下无非三个主题:1.传统企业如何适应变化,获得重生;2.互联网创业企业如何长大、成功,成就辉煌;3.个人如何在这新旧切换与角力中获得发展;——韦尔奇对这些主题都有他的见解和建议。
  但是,这本书最大的亮点和唯一的惊喜,在我看来是韦尔奇新提出的一个无比简洁而强大的领导力模型:Truth and Trust——我把它简称为T2。它的完整版本是:
  1.真相与信任。
  2.不断地探求真相,不懈地建立信任。
  早在GE担任CEO时期,韦尔奇曾被回到,“作为一名CEO你最大的恐惧是什么?”——“我最害怕自己是全公司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韦尔奇答。
  这个经典的回答可以让我们一窥韦尔奇T2模型的久远根源。从上世纪身为一家巨无霸跨国公司的CEO,到新世纪初退休后自己创办在线商学院,再到十多年来环球旅行,见识传统企业转型的艰难与互联网创业公司的崛起,韦尔奇最终提炼出了这个切中要害、大道至简,又知易行难的T2模型:真相与信任。说这是韦尔奇终生经验与思考的智慧结晶大概并不为过。
  所以韦尔奇在书中用了整整一章去阐述T2的意义与做法,这里不做剧透。如果对于“T2:真相与信任”一头雾水或者不以为然,不妨在阅读之前与阅读之后,自问两个问题:
  1.我会对我的老板和下属,说出我所知的全部信息和全部想法吗?
  2.我的老板和下属,会对我说出他们所知的全部信息和全部想法吗?
  如果是的,恭喜你!你是商业世界的珍稀动物。如果不是,恭喜你!你是商业世界的大多数。
  焦虑感的弥漫与挥之不去,大概是这个时代所有人共享的唯一的东西:大公司恐惧于被不知名的创业公司颠覆;小公司恐惧于活不过明天;个人恐惧于被别人或者机器人替代。
  韦尔奇2015年接受LinkedIn主编专访时,将T2作为送给大公司和小公司的同一条锦囊妙计:如果从最高老板到一线员工都进入T2的循环模式,一家公司就可以同时拥有大公司的肌肉与小公司的灵魂,变得既强壮又灵敏,足以抵御各种巨变与威胁。
  讲真,韦尔奇的T2模型在中国能有多少知己我深表怀疑。很难想象中国恶劣甚至恶毒的商业环境会开出T2之花。T2之花要盛开,需要所有人的正直与勇气。
  2015年8月,我在北京见到韦尔奇亲密的好友与导师、管理大师拉姆·查兰先生。当时我问他:“韦尔奇作为20世纪最伟大的CEO,你觉得他在21世纪还能成功吗?”查兰先生认真地回答:“如果现在韦尔奇25岁,刚开始他的职业生涯,我认为他还是会成为一名伟大的CEO。”直到半年后读完《商业的本质》,我才信了:查兰先生是对的。
  至于韦尔奇为什么能在21世纪同样成功?——答案就藏在书中。
相关推荐

关于我们

腾讯研究院是腾讯公司设立的社会科学研究机构,旨在依托腾讯公司多元的产品、丰富的案例和海量的数据,围绕互联网法律、公共政策、互联网经济、大数据等研究方向,与国内外研究机构、智库开展多元化的合作,不断推出面向互联网产业的数据和报告,为学术研究、产业发展和政策制定提供有力的研究支持。我们坚守开放、包容、前..

友情链接

   

     

        更多链接

权利声明:本站系非营利性学术网站,所有文章均为学术研究用途,如有任何权利问题,请直接与我们联系。

Copyright © 1998-2016 Tencent All Rights Reserved 腾讯权利所有 粤B2-20090059-128